08/23/2018 名字(代上1:1-34)- 吳牧師

從亞當到挪亞,從挪亞的兒子閃到亞伯蘭,是作者記述的家譜。每個世代各自有著激動人心的傳奇,卻都在宏觀中微縮成一個又一個的名字,以「生」和「兒子」連結起來。其中跳脫出一般模式的,有這樣的幾句話。

「古實生寧錄;他為世上英雄之首。」(10節)「從迦斐託出來的有非利士人。」(12節)「因為那時人就分地居住」(19節)。

我們都羡慕英雄。世上第一號英雄寧錄,「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創10:9)。但聖經記敍他的「功績」不在於他的獵殺,更在於他的建造城池;包括示拿地的巴別、以力、亞甲、甲尼;亞述的尼尼微、利河伯、迦拉、利鮮(創10:10-12)。身為領袖,他把人聚集在一城一隅,拒絕神吩咐的「遍滿地面」(創1:28)。人遷到示拿平原的時候,更建造起巴別塔(11:1-9)。寧錄所代表的,是我們內心「欲與天公試比高」的那種「我若為神」的罪性。

非利士人長期住在巴勒斯坦的沿地中海平原,迦薩、迦特、亞實基倫、亞實突、以革倫等五個非利士大城相互呼應。他們是以色列人的惡夢,從未停歇的侵擾,讓以色列人在軍事、經濟、文化上長期受到壓制。這也是我們的光景,世界從來沒有對回應神呼召、作主門徒的人真正友善,總是在生活中或強迫、或誘惑他們離棄真道,隨從世間的風俗。

有罪性的人生活在罪的環境中,彷彿罪中沉淪是惟一結局。然而,神卻進入了人的世界。當人要建造起自己的巴比塔,在宇宙間傳揚自己的豐功偉績時,神就變亂人的口音,使他們分散全地(創11:7-9)。希伯的兒子法勒,記念的是人分地而居(19節),也是記念神主動停止人繼續犯罪的奇妙恩典。

回應:

「主啊!從亘古到如今,祢都體察人的軟弱;當我在罪中力不能勝的時候,祢伸出大能的手扶持幫助,使我能在屬天的路上走下去。感謝讚美祢。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