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拜金牛犢、又隨從迦南人拜巴力、亞舍拉,在很大的程度上是為得著今世的福樂,祈求所拜的神明,能賜下物質的豐足和心靈的安慰。動機無可厚非,敬拜對象卻搞錯了。因為真正能供應人身心靈需要的惟有三一真神。 以利亞時代的先知門徒是學習事奉、傳講神話語的人。一位先知門徒早死,遺下妻兒和債項。債主要兩個兒子抵債。迫不得已,這寡婦豋門向以利沙求救。如果她丈夫事奉的神又真又活,憐憫恩慈、公義聖潔,定會藉著祂所重用的僕人以利沙伸出援手,使她度過一時的難關。果然,她按照以利沙所吩咐去做,得到很多油;然後又按先知的吩咐將油賣掉還債(1-7節)。 這寡婦求就得到神藉先知賜給她的話語,她照著遵行就領受了福分。神賜我們的福,今天都記錄在聖經上;我們若遵行祂的旨意,就必得著屬天的福氣。 即使無所求,主動親近、事奉神的也必蒙福;書念的婦人就是極佳例子。她全力支持神僕人以利沙的工作,積極留他吃飯歇息(8節)、甚至為他建造小房間、預備安排休息的地方(9-10節)。她不是為著從以利沙身上得到些什麼(13節),只因她看出他是神聖潔的僕人(9節)。她既記念神僕人的需用,神豈不也記念她的需要?當以利沙要瞭解有什麼可以回報這位愛神的婦人,僕人基哈西提出她沒有兒子。以利沙就為她祝福。書念婦人果然懷孕,時候到了就生下兒子,成為當時人們眼中有福之人(16-17節)。 書念婦人的經歷提醒我們:往往我們越計較、越吝嗇,也就越難經歷神的豐富。既然她心無所求,沒有期望報答,也就不計較什麼。但感謝神,我們各人不同的需要,即使我們沒意識到,或者不抱盼望,神是知道的。我們若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那一切的需要,都如恩雨賜下,叫我們意想不到。

「神蹟」是神的工作,卻往往透過人的配合來實現。 北國約蘭接續他的兄弟亞哈謝成為以色列王,聯合南國猶大的約沙法王、以及份屬猶大附庸的以東,組成聯合軍隊,攻擊要脫離以色列控制、不再朝貢的摩押(5-7節)。聯軍為著避開亞捫人,經行以東曠野從背後襲擊摩押(8節)。但七天路程卻使他們陷在缺水的山谷中。面對困局,約蘭王膽氣盡失,約沙法王卻定意尋求耶和華的幫助(9-11節)。 以色列王的一位臣子知道先知以利沙住在那裡,於是建議前往求問。約蘭雖除去父親亞哈所築的巴力柱像,卻仍積極敬拜耶羅波安所位的金牛犢(2-3節)。先知以利沙不願與拜偶像的約蘭王有什麼干涉;但出於對約沙法王的尊重,答應求問神,然後指示他們在山谷中遍地挖溝(11-16節)。 神蹟需要聽者有著沛然的信心,不打折扣地執行神的命令來實現。疲憊缺水的聯軍在乾涸的河床上挖掘壕溝,彷彿洪水已決瀉而至。他們不見風、不見雨,不知水從何來,卻要憑信心作好準備,以迎接神蹟的發生。 人盡心預備,就能承受神的厚恩,並且恩上加恩,超過人所思所想。第二天早上,「有水從以東而來,遍地就滿了水」(20節)。以東在南、摩押在北,水從從以東曠野流入摩押山區,與地勢走向相反。然而,只要神在其中,人配合神的計劃,即使更難的事亦顯為容易。神不但供應水,更使他們戰勝敵人。日光照在水面,摩押人誤以為聯軍內閧,輕率用兵而招致大敗(22-25節)。約蘭約沙法求問的是水,神卻賜給他們勝利,在外邦中顯明祂是大能的神。 在困境中我們能仰望誰?惟有主耶穌基督,我們的神。願我們按祂的吩咐,行當行的路、做當做的事,好讓祂的名在我們身上彰顯為大,在外邦中被高舉。

建議討論題目: 「惡人雖無人追趕也逃跑,義人卻膽壯像獅子。」(28:1, 和合本) 思想:我的安全感在哪?自己?還是主耶穌身上?   「謹守律法的是智慧之子;與貪食人作伴的,卻羞辱其父。」(28:7, 和合本) 思想:我敬虔地尋求神的指引?或只是人的建議?   「常存敬畏的,便為有福;心存剛硬的,必陷在禍患裏。」(28:14, 和合本) 思想:我可以敬畏神,卻仍然喜樂嗎?

當以利亞快要離開他的事奉崗位,被神接去的時候,他和以利沙在吉甲(1節)。吉甲不是大城市,卻有著以色列人太多的回憶。那是他們曠野漂流四十年後,渡過約但河,進入迦南的第一站。多麼好的地方,却不是該停留的地方。 我們許多的弟兄姊妹,在信主的經歷上,都有非常美好的見證。但希伯來書却告訴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來6:1)生命不容我們停留。 以利沙跟隨以利亞,到了伯特利(2節)、到了耶利哥(4節)、到了約但河(6節)。每個地方都有著以色列人美好的回憶。與先知門徒一起,每天輕談淺唱、針砭時弊,多麼自在。這是夢想家園,却不是以利沙要停留的地方。 屬靈路上,我們曾經藉著禱告,藉著順服,而勝過試探,取得屬靈的勝利。神的恩典要數算,可是却不能夠停留在這裡。在神的帶領下,我們正在書寫著信仰的歷史。生命,不容我們停留。 當以利亞真的要離開,他問這位跟隨他到最後一刻的門徒以利沙:你要什麼。以利沙的回答是:「願感動你的靈加倍的感動我。」(9節)雙倍,是長子的祝福。以利沙清清楚楚地表明他的願望,就是要繼承以利亞的事工,今生不變。 約但河是出發的地方,却不是停留的地方。以色列人從約但河出發,進入迦南,施洗約翰從約但河出發,宣佈天國近了、人應當悔改。耶穌基督從約但河出發,到加利利、到耶路撒冷、到客西馬尼、到各各他、到十字架。祂沒有停留。約但河是見證神蹪的地方,是人回應神呼召的地方,却不是停留的地方。 我們呢?神呼召我們的使命是什麼?我們的回應是什麼?當我們說跟隨耶穌的時候,我們有沒有與祂一起,從約但河出發,到加利利、到耶路撒冷、到客西馬尼、到各各他、到十字架呢?生命,不容我們停留!

七月 7/1 家庭靈修–箴26 7/2 王上16:15-34 7/3 王上17:1-24 7/4 王上18:1-24 7/5 王上18:25-46 7/6 王上19:1-21 7/7 王上20:1-25 7/8 家庭靈修–箴27 7/9 王上20:26-43 7/10 王上21:1-29 7/11 王上22:1-23 7/12 王上22:24-53 7/13 王下1:1-18 7/14 王下2:1-25 7/15 家庭靈修–箴28 7/16 王下3:1-27 7/17 王下4:1-17 7/18 王下4:18-44 7/19 王下5:1-14 7/20 王下5:15-27 7/21 王下6:1-23 7/22 家庭靈修–箴29 7/23 王下6:24-7:2 7/24 王下7:3-20 7/25 王下8:1-15 7/26 王下8:16-9:10 7/27 王下9:11-37 7/28 王下10:1-17 7/29 家庭靈修–箴30 7/30 王下10:18-36 7/31 王下11:1-21

北國眾王在一定程度上是我們的縮影,亞哈的兒子亞哈謝也不例外。他面對重病和死亡的態度,成為我們的鑒誡。 亞哈謝跌倒得病,差派僕人求問以革倫的巴力西卜(1-2節)。那是非利士人所敬拜的偶像,名字的意思是「房屋之主」,引申為「生命之主」;新約則稱為「別西卜」(太10:25)。看重生命、擔心病情、尋求醫治,那是人之常情;但亞哈謝卻忘記了那位帶領又拯救他們的耶和華,把希望寄託在外邦假神身上。身為帶領以色列百姓的王,卻不求真神問偶像,那整個國家的信仰走向也就可想而知。不過,亞哈謝式的心態甚至行為,在信徒當中也並不罕見。我們當常常提醒自己,惟有三一真神,才是真正掌管生命之主;而我們生命的意義,並不限於世上的年日,更在於永生中的榮耀。 以利亞奉神的差遣,向亞哈謝的使者宣告王必定要死(3-4節)。聽到使者的回報描述,亞哈謝王馬上醒悟,那是先知以利亞的預言(5-8節),就先後三次派人把他找來。對被燒死的兩位五十夫長和他們的手下(9-12節),我們固然寄予同情;但相對於第三位五十夫長對神僕人的態度(13-14節),他們的結局卻又幾乎可算為必然。聖經沒有說明亞哈謝為什麼要見以利亞,但從前兩位五十夫長的語氣,他們似奉命「逮捕」多於「邀請」。神僕人的權柄來自於神,為著神的話語而會面,又豈能不被尊重呢? 亞哈謝死了,先知的話應驗了(17節)。神曾三次重覆的說:「以色列中沒有神嗎?」(3節、6節、16節)我們正好以同樣的話認真思想:我的心中有神嗎?我有以祂為主、凡事求問祂嗎?

在美國,最受歡迎的運動不是英式足球,人們可能更在意詹姆斯(Lebron James)轉會到洛杉磯湖人,更甚於基斯坦奴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離開皇馬、加盟意大利尤文圖斯。但從世界性的範圍來說,俄羅斯世界杯足球賽卻是今夏絕大多數人的最愛,特別是中國人。所以有人說,「俄羅斯世界杯,中國除了足球隊没去,基本上其他都去了。」 今年的世界杯比賽頗為出人意表:荷蘭和意大利固然去不了俄羅斯,衛冕的德國小組賽已早早出局,葡萄牙、西班牙、阿根廷、巴西等備受關注的強隊也沒能走多遠。球塲新生力量如克羅地亞、比利時、冰島、日本等興起,使看熱鬧的人大為興奮。不過,對於基督徒來說,能讓人振奮的並不是這些,而是賽塲外的福音事工。 根據「今日基督教」7月12日的報導,過去三十年來一直在前蘇聯的廣袤土地上孜孜耕耘的「歐亞使命團」(Mission Eurasia),努力使這次世界杯比賽成為傳福音的平台;有約400間教會和超過一萬人的參與,分發了五十萬份以上的福音小冊和俄文聖經等。 俄羅斯只有鳥籠式的宗教自由,法律規定信徒不可以在政府允許的教會以外傳福音,外國宣教士當然也在被禁止之列。世界杯開始前,已至少有三支福音佈道隊被扣留,材料被沒收。不過,仍有來自哥倫比亞、烏克蘭、南非等地的佈道隊,在11個比賽城市展開福音工作。誠然,他們「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提摩太後書4:2)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的熱潮持續不過一個月,人們很快又被別的比賽所吸引。然而,乘著這熱潮而散播的福音種子,卻需要不斷跟進。相關機構已策劃和推動著聖經小組和營會等多樣事工。 我們灣區這裡不存在世界杯式的興奮,但傳福音的熱誠和堅持卻同樣是必須的。感謝神,我們教會大部分長執同工都很看重福音事工,團契小組都積極邀請慕道朋友參加。這是優良的傳統,需要我們繼承和發揚。 保羅曾把自己比喻為賽塲上較力爭勝的運動員,向著標竿直跑。我們信徒其實也奔跑在球塲上,有人注重福音純正,作後衛防守;有人致力為主得人,做前鋒進攻;有人精於盤帶、也有人善於傳射。我們是團隊配搭,聽從主教練基督的指令;卻不限於11人,且要邀請看台上的觀眾一同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