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每個人心中都有著一個「武俠夢」。不是發洩精力的打殺,而是懷揣著夢想,追尋心中的俠之大者,有所為、有所不為。「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者也。」(孟子《告子上》) 然而,夢想和現實的距離不會少於十萬八千里。兄弟情、手足義,都無可避免的滲進盲目和利益;只有在矇矓中稍存純粹。雖「羞惡之心,人皆有之」(孟子《告子章句上》),且「羞惡之心,義之端也」(孟子《公孫丑上》)。但又誰能定下羞恥與憎惡的絕對,使人知所行止,既有公義、又存正義? 當年日過去,剩下的不是仍在名利塲中追逐,就是心志早已消磨殆盡。愛慕公義的心只在閒聊中偶爾露崢嶸,或成為夢回青河的囈語。捨生取義和羞惡之心,或許不過是孟夫子理想中的論文札記。 直到有天,知道有這麼一個人,居然真的捨生取義,以自己的無罪代替敵對者的有罪;又為羞惡之心賦與更深層次的意義:懇求天父赦免逼迫他的,只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他配被稱為義人。他,本就是義。因為他的名字叫耶穌,要把他的百姓從罪惡中救出來。 然而,他的義令人欣羡,卻又與我何干。縱使上窮碧落下黃泉,他仍是他,我仍是我。間距不算太長、卻也不短,不過是地球上的二千年。但他的書上卻留下這樣的一句話:「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信」是兩造間的橋樑,天塹頓成通途。 但什麼是「信」?是相信歷史中曾經有他?是相信他是神的兒子?是相信他死而復活?信,不是只有口頭的承諾,更是身體力行的踐約,承認他是從此掌管我人生的主。 「饑渴慕義」的人真能飽足?誠然如斯,因為他就是終極答案。

除了直接在聖殿事奉神,做「人前」的工作,利未人還被安排做一些「人後」的事情,如守門(1-19節)、看守和管理庫府和聖物(20-28節)、以及分派在約但河西和約但河東處理神和王的事務(29-32節)。他們所做的事情,我們大可稱為「行政事務」。 我們容易有意無意之間,把行政和總務的事情看為「屬世的」。因此,負責的弟兄姊妹只要有行政方面的才能,其他並不重要。但這觀念卻是錯誤的!處理行政方面的才能固然要有,但負責的弟兄姊妹更要有比其他人成熟的屬靈生命,因為他們會面對更多的試探;惟有處理得當,才能在弟兄姊妹中和世人面前成為美好的見證。使徒行傳中記錄初期教會被分別出來,處理「吃飯」問題的執事,就是「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人」(徒6:3)。 如果把當日這些利未人,與今天教會同工類比,或許可以認為看門的就是處理堂務的和辦公室同工;庫府的是財務同工;而外派的則是與社區聯絡的。這些事奉,不會在主日崇拜、團契聚會中顯山露水,但卻對教會運作有極大的影響。堂務和辦公室人員沒有盡心竭力,聚會環境一定出問題,甚至崇拜過程也受到干擾;財務同工沒有理好教會的賬,會造成被攻擊的破口,弟兄姊妹也失去藉奉獻而親近神的福份;與社區聯絡的同工如果能做好協調工作,使教會與鄰居有著和睦關係,不但能彼此守望相助,更能在地區發揮屬靈影響力。 當十二使徒向大家宣告,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由七位執事管理行政事務時(徒6:3-4),不是說明誰比誰地位高,而是神家的每樣事情,都需要大家同心合意、分工配搭,各人的恩賜在不同的崗位上充分發揮,以榮耀神的名。 回應: 「主啊!為教會的行政同工向祢感謝,因祢賜他們智慧以處大小事情;更懇求祢保守他們的屬靈生命,在祢的愛中不斷成長成熟,高舉祢的名。阿們!」

大衛的詩班足以令今天許多中小型教會羡慕。他們人數眾多,排在班次裡的就有288人,分為24班(7-31節)。他們還會各種樂器:彈琴、鼓瑟、敲鈸、吹角、唱歌。(1節,3節,5-6節) 基督徒在聚會的時候,總少不了詩歌敬拜。這是從以色列人的聖殿獻祭或會堂聚會遺留下來的傳統。或許正是「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具體而真實的寫照。 對喜好傳統敬拜的弟兄姊妹來說,安安靜靜的坐著、聆聽詩班經過排練的柔揚樂韻,是心靈得以淨化、預備好接受神話語啟迪的良方。 而對於喜歡較為現代敬拜方式的弟兄姊妹,投入到讚美小組帶領的詩歌敬拜,或舉起雙手、或跟隨拍子鼓掌,是身心靈得以完全親近神的途徑。 至於學生少年人,他們喜歡嘗試更多不同的音樂風格,明快節奏對他們來說不是問題。精力消耗一半以後可能讓他們坐得更安穩。 曾幾何時,鼓可不可以放在台上,結他是不是允許作為敬拜的樂器,都曾經成為不少教會教牧同工會的討論項目;個別極保守的信仰團體甚至堅決拒絕使用任何樂器,而只是以人的聲音來讚美神。當然,正反雙方都可能指出不同的聖經根據和神學基礎,但關鍵仍是教會本身的傳統。 我們生活在多元文化的社會裡,合一並不等於相同。在堅持福音真理,保守聖潔生活的前提下,以自己最舒適的方式敬拜神,也尊重別人的不同,是在基督的愛中彼此接納的實踐。 回應: 「主啊!祢已為信徒賜下合而為一的心,願祢在多元的敬拜中得著祢配得的榮耀。聲音的美妙是祢所創造,也理當完全歸屬於祢。阿們!」

《歷代志》記錄了大衛在以色列的領袖高峰會議上,宣告聖殿事工的執行單位,是由亞倫兒子以利亞撒後代十六個族長,和以他瑪子孫八個族長,合共二十四人帶領祭司小組。他們掣籤分班,每班次的祭司們每年在耶路撒冷聖殿輪值事奉約兩週,然後回到各自的家鄉。(4-6節)這樣的安排到了耶穌時代也是一樣:施洗約翰的父親撒迦利亞就是屬亞比雅班次的祭司(10節,路1:5)。其他的利未子孫也分班次掣籤,以配合祭司的事奉。(20-31節) 雖然祭司們每年只在耶路撒冷聖殿值班一段相對較短的時間,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一年只需要工作兩週。其實,他們的主要職任是在家鄉教導鄉里鄰舍藉著摩西律法認識神,以及在《利未記》中規定除聖殿外的其他工作。 我們今天不在耶路撒冷聖殿敬拜神。平日從事各行各業的弟兄姊妹,在主日的時候聚集起來,一同敬拜神。有人傳講信息、有人帶領唱詩、有人禱告、有人司會、有人看顧兒童、也有人接待新朋友。專職傳道人在教會裡永遠只屬少數,弟兄姊妹才是教會的重要組成部分。 然而,信徒的事奉並不僅限於教會。「人人皆祭司」的身分在主日崇拜拜結束以後仍然在繼續,只是在教會裡藉此而事奉神的「人」不同了。對大部分人來說,除了專職傳道人,在教會活動的時間相對而言都比較短,更常參與的事奉其實是在家裡、在單位裡。 無論我們在教會參與什麼事奉,回到家裡都是百分百牧者——牧養自己的兒女、配偶、父母。孩子長大了不住在一起的,或者父母不在身邊的,都需要關懷代禱。到了公司單位,我們又都是宣教士,以活出基督的生命為見證,並且在朋友間傳揚救恩的福音。 回應: 「主啊!願祢的靈提醒我要成為事奉的人,不僅在教會事奉,也要在家中、工作的地方,活動的塲所,榮耀祢的名。阿們!」

人總有年老的時候,一切事業也有傳承的時刻。大衛把他王國最寶貴的資産數點交接給兒子所羅門,就是敬拜事奉神的利未人:「利未人從三十歲以外的都被數點;他們男丁的數目,共有三萬八千。其中有二萬四千人,管理耶和華殿的事;有六千人作官長和士師;有四千人作守門的;又有四千人用大衛所作的樂器頌讚耶和華。」(3-5節) 天下總有定時,萬物都會變更,但神仍是那位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神。所以,我們才可以從前人的經驗中學習怎樣敬拜事奉親近神;才可以從聖經中認識主動啟示的祂自己。 祭司和利未人數目眾多,他們的家譜必須清楚明白,因為那是事奉資格的憑證。其中亞倫和他的子孫從利未支派的家譜中分出來,自成一族,專職負責「分別至聖的物,在耶和華面前燒香、事奉祂、奉祂的名祝福,直到永遠。」(13節)其他的利未人,即使是摩西的子孫,也都是祭司們的助手。他們要處理的事務繁雜,但都與聖殿有關(28-32節)。 隨著時代的變遷,今天的地方教會與當日耶路撒冷聖殿大不相同。雖是在非以色列人的國度,也沒有祭司利未人;「信徒皆祭司」,真心信靠基督耶穌的人都有事奉的資格。但為了治理的清楚方便、事務的運作正常,稍大一些的教會都會訂立規章制度。不是為了轄制敬拜事奉的自由,而是讓參與的人都能各按各職,同心合意的建立基督身體。所以,不是所有人都能站講台、教主日學,也不是信徒非信徒都可以參加詩班或讚美小組。這也是為了會眾的好處,畢竟神是烈火,是輕慢不得的聖潔主。 回應: 「主啊!能事奉祢是莫大的恩典;我不是祭司利未人,在祢與以色列人的諸約中無份,卻在祢奇妙的救恩中得以能事奉。感謝讚美祢!阿們。」

神明明的對大衛說:「你不可建造殿宇給我居住」(17:4),但大衛仍是預備了許多鐵、許多銅、許多香柏木(2-4節)、以及許多金子、銀子、木頭、石頭(13節)。不是為了他自己,而是為了所羅門將來建造聖殿的需要。他還為所羅門預備了人,包括石匠、木匠,還有幫助建殿的領袖(14-18節)。 大衛想要建造聖殿的目的,是出於對神的敬愛(17:1)。他願意把這份敬愛,也隨著王位傳承給兒子所羅門。他願意自己的兒子有神的同在、有神賜的智慧,謹守遵行神藉摩西所賜的律例典章,治理以色列國(10-12節)。這是王對接班人的期許,也是父親對兒子的盼望。 我們人在地上只有短暫的年月,日子滿了就要回到天家那裡。只是在地上我們能為家人、為子孫後代留下些什麼?大衛給所羅門留下不少金銀財寶,卻不是給他消費享受,而是用來建造聖殿,以親近神。 無論兒女多大,甚至已有了他們的兒孫,父母眼中看來卻仍是不懂得照顧自己的小兒,恨不得為他們預備好生活的一切:房子、車子。物質生活的需用,無疑非常實在。但是不是最重要呢?又有人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因此我們拼盡全力,協助孩子贏在起跑線上,送最好的學校、學最多的技能。但這一切,又是否真的能保證他們一生無憂呢?不過是父母親的鄉願。 也許我們最需要留給孩子、也是最重要的,是我們敬虔的榜樣。如果我們真的認為與主同行是那麼好,就要教導孩子也要祈求神的同在同行;如果我們真的認為基督復活的生命那麼美,就應教導孩子把握相信接受主救恩的良機。 大衛給所羅門留下了金銀、留下了人脈,但最寶貴的,是他敬虔事主的榜樣。 回應: 「主啊!願祢以自己的寶貴,吸引我的孩子跟隨,正如祢吸引了我,緊緊地跟從祢一樣。祢是一切的源頭,也是一切的答案;配得一切讚美。阿們!」

建議討論: 「名譽強如美好的膏油;人死的日子,勝過人生的日子。」(7:1, 和合本) 思想:生前和身後的名譽,哪個你更為看重?為什麼? 「不要行義過分,也不要過於自逞智慧;何必自取敗亡呢?不要行惡過分,也不要為人愚昧;何必不到期而死呢?」(7:16-17, 和合本) 思想:什麼是「行義過分」,什麼是「行惡過分」?怎樣才能避免? 「時常行善而不犯罪的義人,世上實在沒有。」(7:20, 和合本) 思想:你認為自己在過去一星期內,能做到行善而不犯罪嗎?例子?

大衛數點人數,其實是兵役豋記,藉此整編以色列軍、特別是嫡系猶大部隊(2-5節)。顯然,在幾乎連戰皆捷的背景下,大衛內心開始更多的認為軍事實力是克敵致勝之道,卻不再單純的依靠神。這樣的認定,與今天我們世人錢財決定一切的價值觀異曲同工,也是把別神代替耶和華。 誠然,瞭解自己的實力是必須的。《民數記》中記錄以色列人進迦南前,摩西就曾兩次進行人口普查,本質上也是進行軍隊整編。然而那是為他們作好戰爭準備,而不是成為支取應許之地的倚靠。迦南是神因當地七族的「惡」而應許在日子滿足的時候給以色列人的(創15:16)。單靠他們的實力,約但河水已是過不去的天險。無論什麼人和物,過度倚靠就成了心中偶像。 然而,我們或有疑問,大衛的錯為什麼要其他人來承擔?三樣災,無論選哪樣百姓都會遭殃(9-12節)。《歷代志》交代大衛點算人數的原因是「撒但起來攻擊以色列人」(1節),而在《撒母耳記》則是「耶和華又向以色列人發怒」(撒下24:1)。兩種說法都是論及全以色列人。顯然,他們普遍驕矜自恃,大衛不過是其中的典型,而點算人數是具體表現。撒旦要敗壞神的選民,神卻藉此而煉淨祂的百姓。 大衛智慧的選擇使以色列人受到的損害減至最小(9-15節),「因為祂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詩30:5)當大衛與長老們認罪悔改、願意承擔責任的時候(16-17節),神就差使者讓大衛在阿珥楠的禾塲上築壇獻祭,修復以色列人與神的關係(18-28節)。這裡以後就成了所羅門王修建聖殿的地方。神的殿,正是人認罪悔改、神施恩赦免、人神關係得以恢復之處。 回應: 「主啊!慈悲憐憫的神!一宿雖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人雖有罪,祢卻赦免悔罪改過的人,又與他們和好,並且以祢為樂;這是何等恩典!阿們。」

提起「温柔」,我們的腦海中很容易就浮現出說話低聲細氣、走路腰如楊柳的弱女子形象。然而,「温柔」說的更多是温和、柔軟;指的是人的個性。儒家經典《中庸》三十章中提到「寛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就是說為人包容寛厚,就足以容納天下的人和事。 然而,人本性中的温柔即使存在,也甚為有限。因為我們都是自我中心,習慣從自我的角度思考問題,又有意無意之間保護著自我。因此,如果別人的不同並不觸犯到自己的心理舒適區,我們欣然接納。但如果不經意挑戰了內心底線,那就首先設法說服、同化,若不成功則不是除之而後快,就是躲得遠遠的。這樣的生命,限制在劃地為牢的邊界裡,難以突破無形的桎梏。 能幹的人更是這樣。他們在生活的洗鍊中,形成自己獨特的眼光和看法;對人事物有著相當準確的認識和判斷;卻也容易養成封閉不易包容的個性,對新的挑戰和衝擊産生自我保護的本能反應,從而限制了再進一步的成長。 所以,父母也許難以認同與自己不同時代成長起來的兒女所做的抉擇,想不透他們為何陽關路不走,卻偏要過獨木橋。兒女也或者未能瞭解父母的苦心,誤把他們的好意理解為操控。夫妻也是這樣,婚姻輔導中不少個案的起因都是生活瑣事的矛盾。而教會內部衝突也大都不是信仰立塲的爭鋒,而是文化、思維方式、以及處事手法的差異造成。但這些都破壞了我們人與人的信任與情誼,甚至更因著對人的失望,進而破壞了與神的連結。 我們需要有更多的温柔、需要有更多的包容寛厚,但温柔卻不是人努力修行能得來。教育和文化修養,一切的學習與修練,或許能幫助人面對挑戰時外表的紋風不動,但叫人難受卻依舊是內在的翻江倒海。惟有願以基督的心為心、讓祂的温柔把自我融化的人,才得以承受土地的福分——就是地、地上的人和地所出産的一切,真正的「足以有容也」。 人有了神的兒子,就得著生命的豐盈。

大衛軍隊所向披靡。沒有亞蘭人幫助的亞捫,被約押的將士橫掃;(1-3節)非利士人、迦特人,也都被以色列人制伏。(4-8節)在這些戰爭中,大衛不再每戰都「御駕親征」。約押率領軍兵毀壞亞捫人的地、圍攻他們的拉巴時,「大衛仍住在耶路撒冷」(1節)。 《歷代志》在講論大衛的赫赫戰功時,完全沒有提到他任何過失,因為那不是這裡的重點。然而,人們卻不能忘記,前方戰情吃緊的時候,大衛卻在後方耶路撒冷「閒得發慌」,蓄意犯下了彌天大過:他先與拔示巴通姦,繼而召回正在前方打仗的丈夫烏利亞,撒謊、推卸責任、謀殺。大衛放縱自己的情慾,留下了畢生不能洗刷的污點。最合乎神心意的人,也有不忠不信的時候。人,無論是誰,都實在是不可靠。 然而,神卻是可靠的守約者。在人背信棄義的時候,在大衛不忠不信的時候,祂仍緊守著祂的約定,為所揀選的以色列人,保證應許疆土的安定,免除鄰邦的威脅。精明狡詐的亞捫人也好、配備精良武器的非利士人也好、高大健碩的迦特巨人也好,都不能阻擋神定意為祂的子民預備樂土的腳步。誰又能抵擋耶和華的進程呢? 我們絕不比大衛強,也不比歷世歷代任何屬神的子民強。我們會軟弱、會跌倒、會失敗,甚至神的名在我們的身上會被仇敵所羞辱。然而,那全知、全能、全權的永在者,祂的意念永遠高過我們的意念,祂的道路也非同我們的道路。祂勝利的腳步沒有任何人、事、物能稍加抵擋。仍在眷戀世界的我們,能見證的是在祂勝利的背後仍舊是勝利! 回應: 「主啊!大風起兮雲飛揚,祢是那已勝過世界的主,誰又能阻擋祢旨意的成全?祢的名配得世人永遠的稱頌。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