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慟是形容人悲哀傷痛至極,這種情感在今天大概只有傷逝至親離去才會發生。正如在《禮記》「三年問」中論及服喪的禮儀時提到:「三年之喪,二十五月而畢。哀痛未盡,思慕未忘。」 正是由於人有感情,才會哀痛悲慟。當然,每個人的哀慟表現不盡相同:有人痛哭哽咽不成聲音、有人黙然無語卻錐心刺骨;但共通的是都散發著濃烈的情感。 然而,與祖輩相比,我們的情感正在不斷的稀釋淡化中,或者吝嗇於付出給自己以外的人、事、物。因為我們懼怕受到欺騙、傷害,所以把內在的情感放在保護區,留在舒適圈。所以,我們願意以温柔的手輕觸慢掃方寸薄屏,隱身在通信平台的幕後殷勤對話;對「不甚親近」的人,卻簡單直接採取了無視。 走過柏克萊加州大學的校門,總能看到有人在不斷疾呼,提醒人們要注意社會不公義的事、關心受影響的人。我們容或有不同的觀點、不同意這樣的做法,但稚子的初心仍然值得欽佩——他們為「不甚親近」的人而「哀慟」。 南加州Santa Monica的步行街上,我也曾見過神學生們大聲呼籲:「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也許那是教授佈置的作業,卻訓練著這些未來傳道人關懷人的靈魂。我們,又可曾關心過身邊熙來攘往、認識或不認識的人,以後在基督審判台前的結局,為此向神哀慟悲鳴? 或許我們稍有的一些感觸,已然失落在忙碌的日程,散佚在酬酢的宴樂中。要更新起初的愛心,再拾起內心的哀慟,我們需要離開安逸,在相對「落後」的地方,為那裡的人、卻更為自己,體驗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的艱難——在看見水中蜉蝣時,思想到聖潔的主卻甘願進入被罪污穢的地方;在沒有電燈可用的時候,黙念到光明卻要流浪在黑暗之境。美其名為「短宣」,卻是不折不扣的學習。 在基督裡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必得到來自耶穌的安慰。如兄長、若好友,似嚴父,仿慈母。 初心不改,哀慟仍存。

合神心意的人也有疑惑躊躇的時候。大衛迎約櫃、建宮室、立后妃、生兒女、迎戰非利士人。從歷史宏觀的角度,他已做到了所能做的最好,甚至沒法更好了。然而,從每件事情的過程來看,卻仍有許多可堪斟酌的地方。 大衛與首領們商議後,決定將約櫃從基列耶琳,運送到耶路撒冷,眾人都認為這是好事。然而,在執行的過程中卻出了差錯。半路上拉車的牛失前蹄。神卻擊殺了伸身扶住約櫃的烏撒。大衛因此愁煩,甚至懼怕起來。在那個時刻,或許他甚至懷疑,自己勞師動眾的迎接約櫃,是不是錯了。他將約櫃轉而放在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家,本能地做出逃避事實的決定。 在事奉過程中,大衛尚且會産生挫敗感和懷疑;不如他那麼認識神的我們,又豈會永遠信心十足。有時雖然我們明明知道所行的合乎祂的心意,又有各樣來自人和環境的印證,但偏偏過程中有著這樣那樣的不順;我們就難免懷疑當初決定是否正確,甚至産生焦慮和憂鬱。有人簡單地把這些負面情緒歸結為撒旦的攻擊;但可能冷靜地回顧整個事工計劃會更有好處。顯然,如果不是祭司利未人失職、沒有給出正確的約櫃運送方案(烏撒本身是利未人),就是大衛決定執行方案時,堅持自己的意見。如果約櫃以正確的方式搬運,根本就不會出現牛失前蹄的意外——約櫃只能由利未人抬,約櫃上的金環和包金的槓,正是為此而製造。 神本是施恩賜憐憫的神,但若不順服祂的規定,就只能付上悖逆的代價。神是輕慢不得的至聖者,但遵照祂的吩咐事奉祂卻又是有福的。我們不單在事奉前尋求祂的心意,事奉中也要遵從祂的定規,事奉後更要獻上感恩的禱告。「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羅11:36) 回應: 「主阿!在一切事工中,求祢顯露計劃,願祢啟示方案;好叫事奉的人得以跟隨,使祢的心意得到完全的滿足。阿們!」

各方勇士歸順大衛,除了他的領導才華和個人魅力,顯然神的靈在感動這些人;正如三十勇士的首領所說:「大衛阿!我們是歸於你的。耶西的兒子阿!我們是幫助你的。願你平平安安!願幫助你的,也都平安!因為你的神幫助你。」(18節)即使大衛仍在艱難歲月,投靠他的仍絡繹不絕(22節),因為大家都看得出神與他同在。 十二支派能守行伍的戰士,「他們都誠心來到希伯崙,要立大衛作以色列的王。」(38節)各支派軍隊的支持十分重要,他們願意順服於大衛的君王統治,避免了掃羅死後因政權轉移引起的以色列內戰。 教會紛爭從使徒保羅時代一直到我們今天都時有所聞。除了個別情況例外,分黨結派爭論的往往不是福音真理的神學問題,而是事務處理的方式方法,特別是教會領袖個性的不同所引起的爭端。既不是要固守是非黑白的立塲,誰又比誰更重要?「讓他三尺又何妨」。 來到希伯崙大衛大本營的談判代表,與大衛一起吃喝三天,「因為以色列人甚是歡樂。」(40節)弟兄在主裡和睦同居,本就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惟有斤斤計較於個人是非得失,把自己凌駕在神所招聚的屬靈團體之上,才難以領會享受這和諧之美。 勇士們組成軍隊的戰鬥力,需要同心合意才能充分發揮;同心合意的氛圍,需要捨己的付出;而惟有在基督完全的愛裡,我們才能甘心樂意的放下自己,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回應: 「主啊!我願學習怎樣放下自己,在愛中完全的依靠祢;好叫我成為同心合意的建造者,而不是破壞的人。阿們!」

大衛的跟隨者來自四面八方。有散居不同地方的以色列各支派勇士,甚至包括亞捫人、摩押人、赫人等外邦人;其中特別提到當年大衛為逃避掃羅的追殺,躲在洗革拉的時候,有掃羅的同族弟兄前來幫助他(12:1-2);從側面反映出大衛成為全以色列王不但是神的揀選,也是民心所向。 這些勇士們各有所長,來自便雅憫支派的「他們善於拉弓,能用左右兩手甩石射箭」(12:2);而來自迦得支派的「他們的面貌好像獅子,快跑如同山上的鹿」(12:8)。有著這些能征慣戰的勇士,大衛的王朝穩固了。 每當教會新人介紹的時候,我們都訝異於神怎會把五湖四海的人帶到這裡來了。從從東沿海到西內陸、從北草原到南港灣,幾乎每個地區都有「代表」。主的救恩實在奇妙,祂不僅呼召一地一隅的人信靠祂,而且要從普天下召出屬祂的百姓。難怪啟示錄中使徒約翰在異象中「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啟7:9),他們「大聲喊着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也歸與羔羊!』」(啟7:10)今天的教會,正是將來天家相聚敬拜讚美的預嘗。 神把散居在不同地方的人召聚一起,為要建造祂的教會。因此,祂也按自己的意思把不同恩賜賜給人。沒有人能得到全部,也沒有人完全沒有,關鍵在於怎樣認識和運用。我們常誤以為弟兄姊妹處於協從的地位,不過是傳道人忙不過來時的幫手;但使徒保羅卻告訴我們,「祂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弗4:11-12)。傳道人固然有責任帶領事奉,但更重要的是裝備、鼓勵聖徒們發揮所長、忠心事奉。 回應: 「主啊!祢願人人得救,又為賜與得救的人知識和才能,好建造祢的身體,就是基督的教會,以彰顯祢的榮耀;感謝祢讓人參與到祢永世的計劃中。阿們!」

《歷代志》的重點在「王的傳承」,因此作者故意略過大衛的少年時期和逃亡階段,直接以他得到眾民擁戴,接替掃羅成為全以色列王(1-3節),來作為敍述的開始;又記錄了他手下元帥約押攻取耶路撒冷(4-6節)、以及戰士們的英勇事蹟(11-25節),以顯出大衛王朝初創時已顯露的崢嶸。 在這些勇士們所行的事蹟中,或許最讓二十一世紀的我們不容易接受、甚至認為盲目的,是三位勇士為了口渴的主帥區區一句:「甚願有人將伯利恆城門旁,井裡的水,打來給我喝」(17節),就甘願冒著生命危險,闖過非利士人嚴密的防營,從伯利恆城門旁井裡打水回來給大衛(19節)。這三位勇士沒有考慮這樣做到底值或者不值,他們對大衛的委身完全、沒有保留。 但大衛卻不忍心喝他們冒險打來的水,他將水澆奠在耶和華面前(19節)。也許這就是大衛最與別不同的地方:他沒有隨意輕看跟隨者的生命價值,並且公開宣告惟有神才配得這樣的奉獻。他把從人而來的榮耀全然歸給神,也引導跟隨者們要完全委身於神。 值得我們每個深思的是,自己對基督、對教會的委身又如何?我們或許會為教會的不完美、對教牧的失望而只願意有所保留的擺上,認為已盡了自己的責任。但三位勇士在冒險打水的時候,沒有太多的考慮,只想讓他們追隨的領袖不再渴。他們藉著事奉人而事奉神,沒有附加條件。 對於教會領袖來說,更需要一方面反躬自問對基督的跟隨,是否毫無保留,甘願成為祂手中的泥,被陶造成器皿?而另一方面,也需要反思是否珍惜寶貴弟兄姊妹的擺上,引導他們忠心委身主基督。 回應: 「主啊!祢是天地間惟一的王,惟有祢配得全然委身的奉獻。又願祢親自引導我藉事奉人來事奉祢,使我的委身不是一句空談。阿們!」

以色列人的家譜,最後聚焦在掃羅家族(9:35-44),並掃羅和他兒子們的戰死沙塲(10:1-6)。《歷代志》作者把掃羅之死歸咎為「因為他干犯耶和華,沒有遵守耶和華的命;又因他求問交鬼的婦人,沒有求問耶和華,所以耶和華使他被殺,把國歸於耶西的兒子大衛。」(10:13-14)掃羅成為以色列王國的過渡君王,政權歸於大衛家族。 以色列君王的職責與外族的並不一樣,他其實是耶和華神委託牧養以色列民的代理人。因此,如何牧養、怎樣帶領,他都需要求問神;同時又受神命令的約束,不可輕舉妄動。 掃羅失敗,在於他並不真正明瞭這職份的意義,誤以為只要懂得穩定民心、作戰英勇、身先士卒,便是好王。所以,在作戰前面對民心開始散亂,他就要如外邦人一樣,藉獻祭來拉抬士氣,卻沒有等候撒母耳從神而來的指示(撒上13:8-12);所以,他又留下上好的牛羊和亞瑪力王亞甲的性命,以博取百姓中的好名聲,卻遺忘了神在戰爭以前的吩咐(撒上15:2-9)。只是,掃羅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也許他至死都不明白,為什麼他兢兢業業、鞠躬盡瘁、奮力抗敵,王位卻終究要落在耶西的兒子大衛手中。 我們也常以掃羅的眼光看世界,以世人投入産出的觀念看工作、甚至事奉,卻忘記了無論工作、事奉都不過是榮耀神的途徑。神的榮耀首先要在事奉祂的人身上彰顯,就是我們對祂的完全順服。如果號稱跟隨基督耶穌腳蹤的門徒們,尚且對祂的吩咐挑三揀四、以自我為本位的「順服」,又怎能叫別人「將身上獻上當作活祭」、「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從耶穌」呢? 回應: 「主啊!願祢叫我能在家庭、教會、工作單位等方方面面都能榮耀祢的名,又以順服祢的心意為樂。感謝讚美祢!阿們。」

建議討論: 「你到神的殿,要謹慎腳步;因為近前聽,勝過愚昧人獻祭,他們本不知道所作的是惡。」(5:1, 和合本) 思想:什麼是「聽」?你打算怎樣「聽」? 「貪愛銀子的,不因得銀子知足;貪愛豐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這也是虛空。」(5:10, 和合本) 思想:人怎樣才能「知足」?你知足嗎?為什麼? 「我所見為善為美的,就是人在神賜他一生的日子吃喝,享受日光之下勞碌得來的好處;因為這是他的分。」(5:18, 和合本) 思想:你能發現日光之下勞碌得來的好處嗎?怎樣享受它們?

以色列人從被擄之地回到荒涼的巴勒斯坦,不同支派的人分別回到自己的地業邑(2節)。「住在耶路撒冷的,有猶大人、便雅憫人、以法蓮人、瑪拿西人」(3節),其中猶大支派690人,便雅憫956人;但利未支派的人數比這兩個支派加起來的都要多(6節,9節,13節);也惟有他們人數眾多,各方面的人材都有,聖殿事奉才能安排過來。 利未支派是特別的,因為他們並沒有擁有産業,而是分散居住在各支派的城邑中。嚴格來說,他們也不從事生産勞動;而是分取以色列人所獻祭物的部分,用作生活開支。尼布甲尼撒王的護衛長尼布撒拉旦在巴比倫軍隊攻下耶路撒冷後烈火焚城、拆毁城牆、破壞聖殿(王下25:8-21);地,荒涼了。 回歸的以色列人面對的是荒原漠漠、野草萋萋,百廢待興。即使以色列人嚴格遵守律法上獻祭的規定,以回歸人口和當時的環境來算,專職專心事奉神的利未人,只能夠過著「信心生活」,完全依靠神供應生活所需用的一切。或許,正是在艱苦中才能淬煉出簡單純一的心志。 在破落的環境中,回歸的祭司和利未人仍然按照律法定規的程序,安排著敬拜的事宜。他們照著班次事奉,也認真維護保養與敬拜相關的器物,讓其他回歸的以色列民能專心敬拜神。人回歸了,心也得回歸。 我們不是以色列人,卻被主耶穌從世界牽引歸回,得以在神家中聚集敬拜。當辦公室預備了敬拜投影片,當音效同工控制著適當的音量,當詩班和讚美小組帶領大家以嘴唇為祭獻上詩歌讚美神,當司會和牧長在聖靈裡發出公眾的禱告,我們這些皆為祭司的信徒們,是否也準備好了專心一意的仰望神? 回應: 「主啊!感謝祢提醒我要看重對祢的敬拜,在唱詩禱告以至聆聽祢話語的時候,沒有旁鶩的全然傾注我的心思意念。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