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苦難中常抱怨神的不公,雖然承認自己有不是處,卻把矛頭指向那些似乎更不義的人。神藉先知以賽亞宣告了對以色列和猶大的信息以後,又預言周邊民族的命運,好讓他們知道神公平的對待所有人。 在以賽亞的時代,巴比倫不過是強大的亞述帝國轄下的屬國。甚至由於他們的再三叛亂,亞述王西拿基立曾一度摧毁巴比倫城。然而,迦勒底人從廢墟中迅速崛起,不但重建了巴比倫城,更取代亞述帝國的霸主地位;以後又成為南國猶大的終結者。神藉瑪代人對巴比倫施行審判(17節),無疑顯明「我必因邪惡刑罰世界,因罪孽刑罰惡人;使驕傲人的狂妄止息,制伏強暴人的狂傲」(11節)並不是一句空話。 為管教祂所愛的子民,神有時會使用不信者成為祂的棍和杖。但不信者若不悔改,終會由於他們的不信而被神所審判。很多時候,我們的眼目只注視著地上有限的年日。但儘管數十年、數百年、甚至上千年,都不過是悠悠歷史長河中的瞬間片段。因為「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彼後3:8),祂既然說:「惟有結黨不順從真理,反順從不義的,就以忿怒惱恨報應他們;將患難、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羅2:8-9)事就將會這樣成就。而在最後時刻到來以前,「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3:9) 對一些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苦難,並不見得都能完全明白和解釋背後的原因。但既然祂是我們所信靠的神,就深信祂的賞善罰惡並不背離祂聖潔公義的性情。若我們稍有追尋彰顯公義的心,那不是憑空而來,而是源於祂自己的形象和樣式。 回應: 「神啊!祢是公義的主,又是和平之君。願祢萬人得救的心意得以成就,列邦列國都歸向祢,使祢得著最大的榮耀。阿們!」

我們所相信的神,不是一位高高在上、虛無飄渺的聖者。相反,祂就在屬祂的子民中間(6節),與他們同喜樂、同哀痛。這位聖潔的神對祂子民恨鐵不成鋼的怒氣不過轉眼之間,祂的恩典卻是存於永恆;「因為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詩歌、祂也成了我的拯救。」(2節)先知以賽亞以超越時代、人人能懂的語言,稱謝那位值得信靠的真神。 無論從哪方面來看,我們都非常有限。然而,「祂是我的力量」。在困惑中賜與我們聰明智慧,能認識祂的黙示;在危難中賜我們勇氣和幫助,能面對重重挑戰;而在苦難中更賜與我們承擔和忍耐,能繼續負重前行。祂曾藉使徒保羅宣告:「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對世人來說,一生的年日,「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90:10)然而,對信靠祂的人來說,「祂是我的詩歌」,是歡樂的泉源。縱有流淚的時候,但卻是歡笑多於唏噓。藉著信靠基督耶穌,我們罪得赦免;「不但如此,我們既藉着我主耶穌基督,得與神和好,也就藉着祂,以神為樂。」(羅5:11)我們的一切好處都不在祂以外。 對我們來說,這一切都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正如大衛在禱告中說:「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51:5)有罪的人與聖潔的神完全隔絕,沒有什麼干涉。但祂既是公義,卻也是慈愛。罪價在道成肉身的基督捨身流血在十字架上清償,新生命在祂復活大能中顯現。「祂是我的拯救」。 回應: 「主啊!祢是我的力量、我的詩歌、我的拯救;除祢以外,我還能倚靠誰呢?願我一生都跟隨著祢,直到永遠。阿們!」

英國作家奧威爾的著名小說《動物莊園》(Animal Farm)以寓言手法,寫下「所有動物都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的諷刺式「理想國」。在以賽亞的預言中,同樣有以動物為喻,對理想國的素描:「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犢、並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他們。牛必與熊同食;牛犢必與小熊同臥;獅子必喫草與牛一樣。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斷奶的嬰兒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6-8節)往昔敵對的、互相傷害的在理想國中實現真正的和平相處。而這一切的實現,不在於人為的主義和制度,而在於彌賽亞的治理下,受造之物與神之間關係的完全恢復:「因為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9節)。 彌賽亞屬猶大支派、大衛家族(1節);有神的靈同在(2節)、敬畏神(3節)、公義正直又滿有能力(4節);並且在末後成為萬民歸向、大有榮耀的真正安息之所(10節)。因此,千百年來猶太人一直等待著他們的彌賽亞,並認為他的臨在能完全改變以色列人的命運,成為傲視全世界的超級民族。 彌賽亞誠然來了,祂確實從「耶西的本」(1節),就是被砍下僅餘的樹墩中發出的枝子——生於卑微的家庭、長於外邦人的加利利。祂呼召普天下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祂那裡得安息,被擄的可以在祂那裡得釋放。祂是神與人同在的基督,是要把祂的百姓從罪惡中拯救出來的耶穌。 祂第一次到來帶著恩典與憐憫,但再來時的「那日」卻是帶著審判的權柄。抗拒的「非利士」、「以東」、「摩押」、「亞捫」,必臣服在祂腳下(14節),而屬祂的子民,都必從祂預備的「大道」歸回(16節)。 回應: 「主啊!在罪的環境裡,人沒有真正的盼望;惟有在祢裡面在能找到真正的安息。我願祢來!願祢快來。阿們!」

亞述大軍雖然可怕,滅絕的事雖成定局(22-23節);神仍然為自己在以色列人中預留「剩下的」;他們誠實的依靠神、歸回神(20-22節)。亞述軍隊雖然勢如破竹的攻佔以色列,又向猶大耀武揚威,但神保守了耶路撒冷,不致落入亞述手中(28-32節)。在先知以賽亞的宣告裡,忠心聆聽神話語的子民,總算得到了一些安慰。 北國以色列敗落,並不在於亞述軍隊的強大;而在於他們依靠與亞蘭的攻守同盟,仰望國中虛無的偶像,卻不忠誠的事奉引導他們的神。當神撤回祂保護的手,他們就只得滅亡。同樣面對亞述的軍事攻擊,南國猶大最終卻能虎口餘生;也不在於他們的軍事實力,而在於神的護衛。他們雖然被敵軍圍困,但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24-25節)。 儘管在相對和平的日子,沒有直接面對著戰爭威脅的我們,未必能夠完全想像當年的撒瑪利亞和耶路撒冷居民,在強大的亞述軍隊兵臨城下時的徬徨無助和恐懼;但無論什麼時代和社會,能夠平安無事的度日,不在於我們的規劃有多完美、能力有多強、思慮有多周全;而都在於依靠神的憐憫和實在的保守。也許有人會以為良好的社會制度、法治精神等架構,能保障人民有一定程度的安穩生活;然而,即使外部環境很好,能過安穩日子的關鍵仍完全在於神。為此使徒保羅向提摩太強調:「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這是好的,在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提前2:1-3)我們既求神賜智慧和管束領導者們的決策,更懇求主賜他們歸向基督的機會和勇氣。 回應: 「主啊!我願為各級政府領袖們向祢禱告;求祢開他們的眼,得看見祢的榮耀;清潔他們的耳朵,得聽到祢的福音;忠誠地俯伏在祢恩典的權柄中。阿們!」

使徒保羅在寫信給羅馬教會的弟兄姊妹的時候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羅13:1) 既然所有掌權的都是出於神,凡治理的就當知道所做的事都需要向神匯報。這無論是對於以色列、猶大,還是亞述、巴比倫等國的領袖,都是客觀事實,完全沒有分別。任何領袖都當存敬畏的心,尊重神所賜的職份。 神藉先知以賽亞警告猶大國中的瀆職官員,他們對百姓行不公平、不公正、不公義的事,神會以亞述為祂「怒氣的棍、惱恨的杖」刑罰他們,使他們無人可以依靠、沒有榮耀可以存留。同時,祂也預告了不認識神的亞述行惡過份,存心要以自己的軍事武力毁滅、吞併別國,所以神也「必罰亞述王自大的心,和他高傲眼目的榮耀。」(12節) 今天如果我們在事業、家庭、或者事奉上稍稍有些權柄,就應當格外謹慎,處事要秉公行義,絕不一口兩舌。因為人在做、神在看,濫權者將必受刑罰。若有時必須對犯錯的人作出懲處,也應要斟酌再三;因為知道權柄是從神而來,自己是神所用的棍和杖,就要知道適當的刑罰是要保護大多數人的權益,更讓犯錯者汲取教訓,回轉過來,從此不再犯;但卻不能因此而誤用權柄,內心高傲,自以為高高在上。 另一方面,有時我們被不合理對待、被打擊報復,雖然不高興,卻也不必太灰心失望;反要看為是神藉著人的管教,讓我們思想最近有沒有遠離神,生活上有不合祂心意的地方;「因為主所愛的祂必管教」(來12:6),為要叫我們這些跟從基督的人,在祂的恩典中屬靈生命能不斷長進。 回應: 「主啊!願祢保守我時刻儆醒,永遠伏在祢的權柄之下,沒有逾越過份的地方;又懇求在祢的管教中賜下恩典與憐憫。阿們!」

建議討論: 「外邦為甚麼爭鬧,萬民為甚麼謀算虛妄的事。」(2:1, 和合本) 思想:面對別人信仰上的挑戰,你會有些什麼反應? 「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2:4, 和合本) 思想:為什麼天上的主要發笑?你也會發笑嗎? 「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2:7, 和合本) 思想:這宣告對你實際生活上有什麼意義?

在硅谷灣區,我們最常見的少數族裔可算是操西班牙語的朋友了。雖然他們不一定來自墨西哥,但我們很多人都喜歡暱稱他們為「老墨」;大概是因為惟一與加州接壤的國家只有墨西哥吧! 墨西哥面積約76萬平方哩,首都是墨西哥城。除西班牙語外,人們使用的語言多達285種,其中包括68種土著部落語言。這個國家人口現約一億三千萬,有本土族裔,白人、黑人,以及來自亞洲和非洲的移民;大多數墨西哥人都是混血兒。 今天墨西哥最大的問題是非法藥物(毒品)——通常在南美洲製造,然後銷往美國。墨西哥位處兩地之間,成為天然的運輸通道。毒品帶來的巨大利益使幫派坐大,連警察和政府都控制不了,許多人因為毒品交易而丟掉性命。 La Bestia是從墨西牙通往美國邊境的貨運列車。來自中美洲如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等國家的非法移民(包括很多小孩子!)常常穿過附近農莊偷爬上火車。但因為實在太危險了,人們稱它為「死亡列車」。不過,其他通往邊境的方式也不見得安全。 雖然大多數墨西哥人自稱是天主教徒,但當地天主教信仰與民間傳統混合同化。原來土著部落所拜的偶像換了個新名字,就被立為教堂內的聖人。近年福音派基督教信仰在墨西哥迅速發展,特別是在貧民和土著部落中增長最快。 我們要為這個鄰國禱告,感謝神呼召那麼多不同背景的人跟從祂;並且隨著福音派教會的興旺和成長,人們有機會學習聖經真理;而神也興起祂的僕人將聖經翻譯成他們的母語。同時,我們也要懇求神結束當地害人不淺的毒品交易,改變那些人的心;並且憐憫那裡許多窮人和孤兒,得到所需要的幫助;又感動那些自稱天主教徒的心回轉,釋放他們所受錯誤傳統的束縛,能親身經歷主耶穌基督救恩的真實;也讓途經這個國家的合法和非法移民,都得知耶穌的救恩。 (本文部分資料取材自 “Window on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