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在向先知以賽亞黙示祂對列國的心意時提到:「我要安靜,在我的居所觀看,如同日光中的清熱,又如露水的雲霧在收割的熱天。」(4節)祂在列國中安靜地觀察、等候,猶如收割前助長莊稼成熟的清熱和雲霧;時機到了,就按計劃以智慧和公義對待他們。 祂藉先知呼籲世人要見證祂的作為(3節),強盛的帝國不過如同收割時砍下的枝子,讓鷙鳥和野獸般的閒雜人築窩而已(5-6節)。 至於人們渴望與「高大光滑的民」建立正常關係,就「差遣使者在水面上,坐蒲草船過海」(2節)。雖然他們「極其可畏」、是「分地界踐踏人」(1節,7節),但「他們必將禮物奉給萬軍之耶和華,就是奉到錫安山,耶和華安置祂名的地方。」(7節)有人認為這些可畏的人指亞述,也有認為是埃及,甚至以後興起的瑪代。無論哪種可能,結論都是他們要回歸真神。 曾有人誤以為基督教信仰不過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鴉片」,好讓百姓成為統治階級的順民;所以信仰是事業或家庭的「失敗者」、「意志薄弱者」的恩物,而「成功者」或「堅強者」則絕不需要。然而,正是由於這樣,「高大光滑的民」才是建立友誼的對象。 事實上,每個人,不管堅定的、軟弱的、成功的、失敗的,都需要耶穌。而神也看有需要的人極為寶貴。我們常看到、聽到教會內弟兄姊妹說自己「一無所能」、「乏善足陳」等等。這是當世人真正認識到有限的人和無限的神,就不得不謙卑下來,承認自己需要主;即使是世人的眼中的最成功的人、和最堅強的人也是這樣,沒有分別。 回應: 「主啊!願祢的旨意成全;無論是高大光滑的人,或是矮小粗糙的受造,都需要祢的救恩。我願意既與權貴做良朋,也願意與窮苦人作友人。阿們!」

在亞哈斯作猶大王的時候,亞蘭(大馬色)聯合北國以色列(以法蓮),以武力威脅猶大加入對抗亞述的同盟。他們的命運會如何呢?「『以法蓮不再有保障,大馬色不再有國權,亞蘭所剩下的,必像以色列人的榮耀消滅一樣。』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3節) 大馬色固然被廢棄,變成亂石堆(1節);以色列人也像遺落的禾稼和剩下的果子,只餘有限的少數(5-6節)。以色列忘記神,就使自己的勞碌徒然無功。他們所建的堅固城池變成廢墟(9節)、栽種收割的莊稼被搶奪(10-11節)。然而,雖大部份以色列人都背離神,但也有仰望真神、不拜偶像的人(7-8節)。 至於猶大,卻因神的保守,敵人雖來勢洶洶,卻被迫離去(12-13節)。「到晚上有驚嚇,未到早晨,他們就沒有了;這是擄掠我們之人所得的分,是搶奪我們之人的報應。」(14節) 亞蘭和以色列所依靠對抗亞述強大軍隊的,是自己的力量。他們聯合起來,希望能勝過亞述。這是他們所選擇的自強之路。猶大卻選擇了另外一條信心的路,就是依靠萬軍之耶和華。歷史已為這兩個不同的抉擇寫下了結論——亞述大軍橫掃亞蘭以色列聯盟,北國滅亡;他們卻在圍困耶路撒冷後撤兵,南國得以保存。 今天人們也常在抉擇。所以有人把時間精力全花在事業上,卻故意忽略與神建立親密關係。因為他們以為只有財富才能為個人和家庭建立保障,面對一切可能的經濟、政治、和人生危機;卻不知道我們真正的倚靠是神,惟有仰望祂才得到真平安,能承載環境和人生的各樣挑戰。 回應: 「主啊!當我的眼目轉向環境,忘記仰望祢的時候,求祢親自把我帶回祢身邊,好讓我得著真正的保守與看顧。阿們!」

摩押在危難中的出路是向猶大求援,「你們當將羊羔奉給那地掌權的,從西拉往曠野,送到錫安城的山。」(1節)驕傲的摩押民族,終必低下他們高貴的頭(5-6節)。曾經肥美的土地、豐富的田産,都在交戰吶喊聲化為烏有(8-9節)。他們向自己的假神竭力呼求,卻不蒙應允(12節)。 其實,神早對摩押宣告過這些預言(13節);只是現在有了明確的期限,三年以內,曾經榮耀的摩押必會衰亡,倖存的人少之又少(14節)。 摩押曾與神的子民為敵,也就是與神為敵;神卻向他們顯明未來的禍,也給他們指出歸向於祂的途徑。如果他們早早聽從,就可以逃避敗亡的結局。可惜他們卻是不聽。 除了福音未達的群體,今天大多數人都有機會聽到福音。然而,不少人卻緊抱著自己的「原則」,堅定地敬拜自己的「神」——或為假神偶像、或為自己的主義和信念。我們知道聖經明確地說:「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因為他不信神獨生子的名。」(約3:18) 這些不信的人也許包括我們的家人、同學、朋友,以人的標準看,他們可能是品格優秀的人,可能是道德高尚的人。然而,他們卻因為各種原因不信基督,而在末後在基督的審判台前被定罪,那是何等可惜的事。我們可以怎樣盡自己的本份呢?我們要為他們祈禱,求聖靈軟化他們的心;同時也要為自己祈禱,求神賜智慧和勇氣,向他們坦然傳遞基督的福音,與他們一起從聖經的話語得著得救的智慧;又求神賜順服的心,活出美好的見證,使他們明白真正的信仰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回應: 「主啊!求祢憐憫那些聽見福音仍未接受的人,好讓他們抓住悔改的機會,接受基督為他們的救主和生命救主,與我們同得復活的生命。阿們!」

摩押是亞伯拉罕姪兒羅得的後裔,立國在約但河東。雖然與以色列人有著遠房親戚的關係,卻常與他們為敵。 在神的黙示中,先知以賽亞宣告摩押人將「到高處去哭泣」(2節),向他們所拜的偶像祈求;又「頭上光禿」、「鬍鬚剃淨」、「腰束蔴布」、「眼淚汪汪」(2-3節),悲哀至極。雖然走了一程又一程,從亞珥、基珥、到底本、尼波、米底巴、希實本、以利亞利、雅雜、瑣珥、伊基拉、施利施亞、魯希、何羅念、寧林、以基蓮、比珥以琳、底們,他們卻又受到獅子的襲擊。 然而,他們到底是受到亞述軍隊的蹂躪、或是沙漠部落的襲擊,學者們至今仍眾說紛紜。無論如何,他們的城池被毁,百姓四出逃難,卻是不爭的事實。 先知以賽亞在宣告摩押人的結局時,也禁不住喊叫:「我心為摩押悲哀」(5節)。神的審判來到,誰又能抵擋得住呢? 如果我們認真的研習聖經,就會瞭解到主耶穌第一次臨在時以恩典和憐憫實現救恩,凡信靠祂的都歸屬於祂;但在末後再來的時候,那固然是屬祂的人得榮耀的日子;但對於拒絕信靠祂的人,何嘗不是受刑罰的日子?落在永生神手中,真是可怕呀!我們甚願所有人都能從這樣的審判中逃脫。因此,對於暫時不接受福音的人,特別是我們的家人、朋友,應當以愛心與他們建立友好關係,恆切地為他們禱告,祈求在神的時間裡,聖靈感動他們剛硬的心,願意接受耶穌基督為主。好讓我們末後的心不必悲哀。 回應: 「主啊!祢既願萬人得救,就懇求祢感動的靈大大的動工,使那些頑梗的人無法抵抗,甘願接受耶穌基督為主;我更為自己的家人祈求,願他們得聽救恩就順服下來,得著自祢而來的新生命。阿們!」

先知以賽亞宣告神對巴比倫的黙示,以一連串的「萬軍之耶和華」作結。祂是大能的神,「這是向全地所定的旨意,這是向萬國所伸出的手。」(26節)祂怎麼說,事情就怎麼成就。曾經睥睨世人、不可一世的巴比倫,終究歸於無有。結局已定,沒有人能改變。 神的大能超乎我們所能想像,當我們以有限的經驗測度神所能成就的事時,就難免以我們的有限為神的無限定下框框,以至不能相信框框以外已發生的事,更枉論將來的事。以賽亞時代的以色列人是這樣,今天的我們同樣如此。怎樣才能更深認識神?只能透過連於元首基督,在聖靈的感動裡,從聖經瞭解更多祂在歷史中怎樣實現祂的應許,又在禱告中經歷和記錄下祂在我們個人、家庭、教會、社會中的掌權和帶領。 狂傲如巴比倫的宿命在萬軍之耶和華手中,其他的邦國又怎樣呢?先知以賽亞記錄下他在亞哈斯王離世時所得神的黙示,警告非利士人不要以為舊王逝去,新王接位時有機可乘(29節);猶大社會依然安定,國權仍舊穩固(30-32節)。 我們生命中無可避免會有些重大時刻:親人重病或去世,孩子出生、離家升學或結婚,事業突破或遭受挫折,遷居搬家等。這些事情往往使我們身心疲乏,卻又必須及時作出一些重要決定。在壓力下我們容易單憑過往的個人經驗、知識、甚至感覺和情緒,為自己的益處而作出選擇,過後卻又患得患失、沒有平安。 然而,正如以賽亞所說:「耶和華建立了錫安」(32節)。既然我們新生命的根基是祂所確立,就深信只要「無論作什麼,都要從心裡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西3:23),就必能榮耀祂的名。 回應: 「主啊!求祢親自堅定我信靠的心,又讓我在思考決定的時候,學習為祢名的緣故,而不是單為自己的好處。阿們!」

建議討論: 「耶和華阿!我的敵人何其加增;有許多人起來攻擊我。有許多人議論我說:『他得不着神的幫助。』」(3:1-2, 和合本) 思想:面對別人言語或行動的攻擊時,你會有什麼反應? 「我躺下睡覺、我醒着,耶和華都保佑我。」(3:5, 和合本) 思想:你會失眠嗎?在什麼情況下? 「救恩屬乎耶和華,願你賜福給你的百姓。」(3:8, 和合本) 思想:面對難處時,你通常怎樣解決?

在神的黙示中,先知以賽亞對巴比倫末後審判的宣告,固然對同時代的以色列人有著當時的歷史意義。但另一方面,這預言也必將在末世中完全應驗,為魔鬼撒但敲響了喪鐘。 巴比倫被稱為「明亮之星、早晨之子」(12節);本是閃爍耀目的金星,如冉冉旭日令人充滿期待。這也是撒但的名字(路西弗:明亮之星),卻由於野心和高傲被砍伐墜落(15節)。這位曾經的明亮之星,有著五重的「我要」,抒發出強烈地以自我為中心的「雄心壯志」。 它對身為受造者的「卑微」不甘心、不滿足,所以發出「我要昇到天上」的吶喊;又認為自己比同儕都優秀,爭取「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的超然地位。然而,只有地位上優越不足夠,它要爭取的是對全宇宙的控制權力:「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就是天國會議的裁決權。再進一步,「我要昇到高雲之上」,成為沒有任何受造之物可以與它比擬的至高者。最終達到的是「我要與至上者同等」,成為同尊同榮的「神」;完成受造之物對創造者徹底背離的全過程。(13-14節)。 從亞當夏娃伸手摘取伊甸園中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自以為可以「如神」,「我要與至上者同等」的罪性就從撒但複制到人身上,成為世代相傳的標記。我們也許不會強求「白日飛昇」,但卻要以自己的準則決定自己的一切,認為自己的準則即使不比神的準則強,卻也絕對不會差。從言語到行動,不斷實踐著「我要與至上者同等」的理念。 這叛逆之旅何時結束?惟有人俯伏在那「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反倒虛己,取了奴僕形象」的基督面前,才得到那真正謙卑的心。 回應: 「主啊!求祢賜我謙卑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在祢的恩典中俯伏下來,全心全意地順服敬拜祢——獨一的至高者。阿們!」

對大部分基督徒來說,最熟悉的經文可能是:「願主耶穌基督的恩惠、神的慈愛、聖靈的感動,常與你們眾人同在。」(哥林多後書13:14)因為那是很多牧長喜愛用作祝福的經文。 我們常說到主耶穌的愛。但這裡強調的是祂的恩惠,包括祂的救恩。新約聖經馬太福音第1章裡告訴我們,「耶穌」就是「要將祂的百姓從罪惡中拯救出來」的意思。基督道成肉身來到世界,就是要當替罪羊,為我們這些遠離神、不順服神的人,付上生命的代價。 可是我們卻常在心裡說:「我不需要,自己行善積德就好了。」我們真能行善、真能積德嗎?小時候聽過一句話:「一個人做點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不做壞事。」很多時候,我們不是不知道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只是立志為善由得我,行出來卻由不得我。《論語》記載:「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就是要戒色、戒鬥、戒得。美色、權力、財富,是人生三關卡。孔子是公元前五百多年的人,可見人早就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但現實却是兩樣。 最近網絡流傳一位本來形象甚佳的演員,深陷小三、小四風波,深情成熟的「人設」一下子垮了。其實他並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多年前籃球好手魔術強森、高爾夫名人老虎伍茲,都曾從健康、愛家的形象中墜落。喜歡他們的人都非常失望;我認識的一位美國朋友甚至掩面痛哭。 可是捫心自問,我們又比他們好多少呢?有罪性的人,又被罪的環境包圍,没做出罪的行為,也許是没他們的膽量,又或者没他們的條件;更可能是神的恩手在攔阻。可是人不做,不等於不想。聖經的標準是高的。耶穌說,看見婦人動了淫念,心裏就已經與她犯了姦淫。 感謝主,基督已為我們在十架付上生命的重價、實現了救恩。聖經這樣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在基督裡,就是接受祂是我們的救主、承認祂是我們生命之主。藉著相信祂,我們能夠從罪變成義;也能夠從絕望變成有盼望。 你接受這恩惠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