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審判的日子極其慘烈:以色列男丁倒在刀下、猶大勇士死在陣中(3:25);在戰爭中失去父親、丈夫、兒子的婦女們難以找到棲身之所(4:1)。但神審判的日子卻又無比榮耀:真正屬神的子民得到拯救(4:3-4);他們將會糧食豐足,生活安定穩妥(4:2-6)。 神要審判祂的百姓,不是興之所至、隨意而行。祂藉著先知以賽亞的「葡萄園之歌」,說出審判的因由。以色列原是神的葡萄園(5:7),被建造在肥美的山崗上(5:1)。神用心栽植、經營,期望能收成好葡萄(5:2),不料卻結出野葡萄(5:2-4);因此也就撤去籬笆、不再修整(5:5-6)。神揀選了以色列人成為列國的榜樣,又藉先知頒佈律法、傳遞訊息,期待能按神的心意建造成為公義、公平的社會;然而「誰知倒有寃聲」(5:7)。 其實,神的心意並非暗晦不明,就是「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6:8)。然而,罪的本性卻使人遠離神。無論什麼社會、何種制度,都不能讓神的公義真正彰顯。人或許有一時的憐憫,卻為了在罪的環境中保護自己,往往不得不學習成為硬心腸的人。不少人的所謂謙卑,更是如同法利賽人般沽名釣譽的造作。如果人的未來只能寄托在人(包括自己)的身上,帶來的不過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葡萄園能結出好葡萄,在於所栽植的葡萄樹。主耶穌對門徒們說:「我是葡萄樹…你們要常在我裡面,我也常在你們裡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你們若不常在我裡面,也是這樣。」(約15:1-4)枝子離開了葡萄樹就不可能結出好葡萄;我們若離開基督,就不能結出生命的果子。 回應: 「主啊!我是祢葡萄樹上的枝子,願意常連結在祢身上,使我能成就祢的心意,結出生命的果子。阿們!」

人沒能按神的心意生活,在於堅持以自我為中心,以為得福,反卻招禍。先知以賽亞以「六禍」警告當時的以色列人,也提醒著今天的我們。 「禍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只顧自己獨居境內。」(8節)他們的心在財富積累的過程中迷失了,看不見其他人的艱難,也看不見審判的主。其實明天如何人尚不知道,地上的財寶又怎能帶到天上? 「禍哉!那些清早起來,追求濃酒,留連到夜深,甚至因酒發燒的人。」(11節)只追求眼前享樂,不思念將來的同樣是迷失的人。神把恩賜按祂心意分給各人,如果隨意濫用誤用,將來又怎到基督審判台前交賬? 「禍哉!那些以虛假之細繩牽罪孽的人。」(18節)人常有僥倖的心理,以為縱有惡言惡行,審判卻未必臨到自己的身上。但神已明說必按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在末後時刻,山羊綿羊、麥子稗子總要被分開。 「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20節)謊言重覆多次,也許連自己也信以為真。但人縱能自欺、又能欺人,卻怎能矇騙明察秋毫的神? 「禍哉!那些自以為有智慧、自看為通達的人。」(21節)人貴自知,但如果自以為是,那結局是可悲。古往今來,不少哲人都在思想:我是誰、從那裡來、往那裡去。但如果脫離認識神,單論認識人,那只如銅鏡照人,模糊不清。 「禍哉!那些勇於飲酒、以能力調濃酒的人。」(22節)不少人空有「賊心」,卻沒有「賊膽」,也就做不出太多傷天害理的事。這其實是神的保守。但那些刻意說服自己,「勇敢地」故意犯罪的人,卻更是自己和社會的悲劇。 整個社會若滿是「禍哉」的人,又怎能逃脫悲慘的結局? 回應: 「主啊!感謝祢藉著以色列人勝利的提醒。願在祢的引導中忠心服事,又與同工彼此搭配,無論得時不得時,總以祢的福音讓一些人得救。阿們!」

建議討論: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1:1, 和合本) 思想:在日常生活中,我可以怎樣藉「從」、「站」、「坐」,與世人有所分別呢?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1:2, 和合本) 思想:我可以訂立怎樣的計劃,更多誦讀、聆聽、和黙想神的話? 「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1:3, 和合本) 思想:什麼樣的生命果子(如忍耐、恩慈等)是我最渴望結出來的?

開車時偶然聽到電台的節目主持人提起一件小事,就是他的鄰居從不把聖誕裝飾收起來;特別那錄得有點假的聖誕花環,長年掛在大門上。鄰居的理由是時間過得很快,才收好不久又要拿出來,所以乾脆掛在那裡。 當然,節目主持人是在開他朋友的玩笑,但「時間若飛」確實是我們大多數人的共同經驗,包括聖經記述三千多年前的摩西,他說:「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篇90:10) 當看到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的時候,我們或會想起年輕時的自己。那曾是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歲月,是笑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的日子。但紅顏易老,華髮早生,青春少年的理想夢想,已全然實現也好、留下些許遺憾也好,終是「相逢不必忙歸去,明日黃花蝶也愁」。轉瞬即逝的年日,又有誰可真的留住? 神卻早已「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裏」(傳道書3:11),叫人在短暫的生命中有著尋溯永遠的冀盼;而那永遠,卻是指向神自己——惟有祂才是從亙古到永遠、超然於時間空間。短暫的我們在祂面前,所度盡的年歳,不過好像一聲嘆息。我們實在需要祂賜智慧的心,好數算自己的年日,又按著祂該受的敬畏曉得祂的忿怒,以知道怎樣「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8) 誠然,主耶穌是這豐盛生命的關鍵。當有限而短暫的我們,以信靠基督為紐帶,與無垠的永恆連通起來,尋索永遠的心才得到真正的滿足。這真實的滿足讓我們「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我們的敬拜讚美、詩歌禱告,都是對神所賜救恩之樂溢於言辭、現於行為,成為基督耶穌的見證。 我們既若已懷抱著有福的生命,何不容讓這恩福溢流而出,與身邊仍在如飛而去的日子中覓尋永生的朋友,同享滿足的喜樂和永遠的福樂?

聖經說:「落在永生神手裡,真是可怕的。」(來10:31)先知以賽亞預言人所看重的兵精糧足、領袖謀略等(1-3節),在神的審判中都必將隨風而逝。猶大社會混亂,「百姓要彼此欺壓,各人受鄰舍的欺壓;少年人必侮慢老年人,卑賤人必侮慢尊貴人。」(4節)卻無人能重整應有的秩序(6-7節)。 「耶路撒冷敗落,猶大傾倒」(8節),皆因他們像當年所多瑪城一樣,整個社會各人任意而行;領袖卻像無知的孩童和軟弱的婦女,帶領百姓步向錯誤、毁壞的道路(12節)。上層婦女靠著丈夫巧取豪奪得來的財富,迷戀於外表裝扮(16-23節),卻必將迎來羞辱的下塲(24節)。 先知以賽亞震聾發聵的宣告沒能讓猶大百姓徹底回歸。在離開神以後,他們雖有希西家、約西亞等王試圖力挽狂瀾,仍無法擺脫從有序向無序演化。在以賽亞死後一個世紀,巴比倫人的鐵蹄踐踏了耶路撒冷的土地,傾覆了南國猶大。 歷史何其相似,我們今天生活的世界愈來愈遠離神。人們嚮往絕對的自由,漠視應有的道德倫理,社會也漸漸從有序走向無序。人們誤以為物質豐盈、享受生活是人生目標,卻不知道惟有遵從神所定下的原則生活,才是人安身立命的根本。錢財無定、人智有限,都不是有序社會的根基。 因此,使徒保羅提醒提摩太:「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提前2:1-2)誰可改變人心呢?惟有當神的靈感動,人們得以回歸真神,行合祂心意的事,社會才有著該有的秩序。 回應: 「主啊!求祢憐憫這世代的人,親自介入祢所允許掌權者的決策,好讓祢的子民在有秩序的社會環境中,完成祢的福音使命。阿們!」

大衛在讚美神的時候這樣說:「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詩16:11)要讓空虛的人生得到滿足的喜樂,要讓短暫的生命承受永遠的福樂,信靠主基督耶穌是必由之路。 我們每個基督徒都有這樣的經驗:在人生中的某個時刻,神曾經差遣了那麼一位或者一群「天使」,把他們所知道、所認識的耶穌介紹給我們。也許他們的知道和他們的認識並不是那麼完全;也許他們回答不了我們當初的許多疑問。但沒有關係,因為他們已為我們指向了人生的另一扇門,一扇也許我們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要打開的門。透過門縫間隙,我們窺見了光。那真光吸引著我們不自覺地步上尋索之路,又漸次調整了我們看世界、看人生的角度,從扁平到立體、從模糊到清晰、從黑白到彩色,從短暫到永遠。在基督耶穌裡,我們成了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我們自己也願意成為別人的天使。主耶穌教導門徒們說:「…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1:8)不管哪是哪,對家人、親戚、好友、同學、同事、鄰居,甚至偶然遇上的朋友,我們都可以基督的愛關懷他們,成為他們的天使。 也許我們的內心,仍有著無形的障礙:人家會不會把我看成是宗教狂熱份子?會不會把我想成是思想狹隘的人?會不會我的不好成為他們信仰的絆腳石?千百個理由讓我們把與人分享福樂的話強吞下去。 但嘗試過傳福音的人都有這樣的體會:儘管福音朋友未必馬上接受所傳的好消息,但自己卻先得了好處;就是每次在見證主耶穌基督的過程中,不但重温救恩的滋味,更能發現信主後生命成長的新變化。 要「有福同享」,我們可以為自己設定2019年的可行目標:為主去一次短宣、在本地傳兩次福音、對同事鄰居做三回見證、結識四位新朋友、每天都為福音對象禱告五分鐘。 這不是又大又難的事,卻需要突破的決心。你願意嗎?

以賽亞在神的黙示中宣告:「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2節) 耶和華殿的山,是聖殿所在的錫安山。聖殿所代表的是神與人同在。萬民都要流歸這山,是神的心意是全人類──不分國籍、不分種族、不分階級、不分貧富、不分男女,都要在基督耶穌裡同歸於一。所以,神又藉先知以賽亞作出誠懇的邀請:「雅各家阿,來罷!我們在耶和華的光明中行走。」(5節)先是猶太人,後是外邦人;有先後次序,卻沒有高低之分。 先知所得的黙示在主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又在十架上完成救贖恩典的末世,已然成為事實。耶穌親自向世人呼召:「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8:12)因為祂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今天的世界各民各族,普遍都有基督的跟隨者,行走在光明中。 然而,以賽亞的宣告仍未完全成為現實。因為「那日」,就是主再來的日子,仍未到來。所以,眼目高傲的仍未降為卑、性情狂傲的仍未屈膝、耶和華神仍未被世人惟獨尊崇。 但正如使徒彼得所說:「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3:9)今天世界上仍有許多「福音未及之民」(就是沒有福音自傳能力的群體),人數高達21億6千萬,佔全球人口比例29%。這許多未曾聽聞福音的人,他們的靈魂在神的眼中同樣寶貴。當我們說要體察神心意的時候,又可以為他們做什麼呢? 「在那日,惟獨耶和華被尊崇!」(17節) 回應: 「主啊!惟獨祢的名配得尊崇。是的,萬民都要流歸祢的聖山。願祢開我的眼目,好讓我得看見如何配合祢救贖萬民的恩典計劃。阿們!」

1/1 賽1:1-15 1/2 賽1:16-31 1/3 賽2:1-22 1/4 賽3:1-26 1/5 賽4:1-5:7 1/6 詩1篇 1/7 賽5:8-30 1/8 賽6:1-13 1/9 賽7:1-9 1/10 賽7:10-25 1/11 賽8:1-22 1/12 賽9:1-21 1/13 詩2篇 1/14 賽10:1-19 1/15 賽10:20-34 1/16 賽11:1-16 1/17 賽12:1-6 1/18 賽13:1-22 1/19 賽14:1-21 1/20 詩3篇 1/21 賽14:22-32 1/22 賽15:1-9 1/23 賽16:1-14 1/24 賽17:1-14 1/25 賽18:1-7 1/26 賽19:1-25 1/27 詩4篇 1/28 賽20:1-6 1/29 賽21:1-17 1/30 賽22:1-14 1/31 賽22:15-25

神的偉大,在於祂永遠給誤犯惡事的人有回轉的機會。對猶大百姓,祂差遣先知以賽亞呼召他們——洗濯、自潔、除掉惡行、止住罪惡(16節);又要學習行善、尋求公平(17節);好使他們的罪「雖像硃紅,必變成雪白;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18節) 從舊約到新約,從以色列人到各邦各族,神拯救人的心意仍是如此堅定:回轉過來,就得醫治!福音所以為福音,更是基督已經為我們的罪死了、被理葬了、又復活了,因此「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1:9)我們藉著信,就在主基督耶穌的救恩上有份! 救恩是神對個人的恩典,但這救贖之福卻從不只停留在個人身上,而是要從個人流進家庭、社區、全民眾、全世界。先知以賽亞呼召個人回轉,更呼召聖城民眾集體回轉:「錫安必因公平得蒙救贖,其中歸正的人,必因公義得蒙救贖。但悖逆的和犯罪的,必一同敗亡,離棄耶和華的,必致消滅。」(27-28節)兩條路清楚地陳列在耶路撒冷眾人面前,他們有選擇的自由。無論人聽與不聽,以賽亞仍苦口婆心地勸告他們要選擇正確的路。 使徒約翰在憶述以色列拉比尼哥底母夜訪耶穌的時候,記錄了這樣的一段話:「信祂(耶穌)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因為他不信神獨生子的名。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約3:18-19)同樣是兩條路清楚地陳列在世人面前,人人都有選擇的自由。人們的聽與不聽,並不妨礙我們效法舊約先知的忠信,把我們所知道的救贖之福,分享給所認識的人,讓他們有選擇的機會。 回應: 「主啊!是的,我要與人有福同享。求祢讓我清楚看到祢的同在,就有勇氣傳揚祢的福音;又願祢賜我口才,忠信的見證祢在我身上的救恩。阿們!」

從烏西雅到希西家,時間跨度差不多一個世紀。以賽亞在這期間做神的先知,向南國猶大宣告神的話語。在異象中他描述猶大人是「犯罪的國民、擔着罪孽的百姓、行惡的種類、敗壞的兒女」(4節),又稱呼他們為「所多瑪的官長」、「蛾摩拉的百姓」(10節)。到底他們做了些什麼,讓神藉先知對他們有如此嚴厲的責備呢?就是他們「離棄耶和華、藐視以色列的聖者」(4節)。 然而,在猶大人的心目中,也許絶對不能同意先知這樣的批評。因為他們按時獻祭牲和肥畜的脂油,定期守安息日和召開敬拜聚會。這不都是神的律法所規定嗎?都遵守了,神還有什麼不滿意呢?是的,神不滿意,「主說:『因為這百姓親近我、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他們敬畏我,不過是領受人的吩咐。』」(29:13)他們只有外在的宗教行為,卻沒有內在的生命更新,假的真不了。 我們今天不是在舊約的律法之下,卻同樣需要活出生命的更新。有人誤以為做了決志禱告、接受了洗禮、又定期參與敬拜聚會、禱告,那就不管怎樣任意而行,總是得救的基督徒了。是的,決志、洗禮、敬拜、禱告等都是得救的基督徒所做、應做的事。然而,主耶穌清楚的告訴門徒:「凡稱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誰是真正得救,尊主為大;誰是假冒門徒,以己為主;「憑着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太7:20)因為「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太7:18) 一個真正得救的人,不見得馬上變為完全。然而,新生命會讓他對神親近、對罪敏銳。既完全把自己交託在神手中,一方面藉著讀經禱告親近神、了解神;另一方面又對生活中的微小過犯也感到不安,要回到神面前認罪悔改,決心靠著聖靈不再輕犯。屬靈生命就在這樣的過程中不斷成長、趨於成熟。真的假不了。 回應: 「主啊!我承認自己有限,不能靠做些什麼來親近祢;但我卻深信在祢的恩典中,能依靠祢更認識神、更認識自己,得以愛祢更深。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