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討論: 「耶和華我的神阿!我投靠你;求你救我脫離一切追趕我的人,將我救拔出來;恐怕他們像獅子撕裂我,甚至撕碎,無人搭救。」(7:1-2, 和合本) 思想:你與別人相處有困難嗎?你怎樣求神的帶領? 「耶和華向眾民施行審判;耶和華阿!求祢按我的公義,和我心中的純正,判斷我。」(7:8, 和合本) 思想:你公義和純正嗎?你認為神會怎樣判斷你? 「我要照着耶和華的公義稱謝祂,歌頌耶和華至高者的名。」(7:17, 和合本) 思想:你會怎樣照著神的公義來稱謝和歌頌祂?

沒有人喜歡被審判、受刑罰。但末後審判卻在聖經中反覆提及,因為這是不可逃避、必要觸及的課題。神的審判並不是哲學上的思辯,而是具體對人的「滅盡」、「殺戮」、「抛棄」、「臭氣上騰」(2-3節);甚至宇宙和地球翻天覆地的變動:「天上的萬象都要消沒,天被捲起,好像書卷;其上的萬象要殘敗,像葡萄樹的葉子殘敗,又像無花果樹的葉子殘敗一樣。」(4節)。我們無法想象那真實景況會是如何可怕,但卻終會臨到。 審判者是神,因為祂是王,全地都屬於祂。而被審判的是以東(5-6節),代表著是一切與神的百姓為敵的人。在歷史上以東人與以色列人相爭,可以一直追溯到以掃和雅各這對雙胞胎兄弟的恩怨。兩個民族之間的宿怨、領土糾紛、爾虞我詐、互相報復,在整個舊約歷史中纏鬥不停。然而末後審判的預言應驗,卻不是兩個民族之間的爭鬥;而是神為祂的百姓伸寃的時候,「因耶和華有報仇之日;為錫安的爭辯,有報應之年。」(8節)與神的子民為敵,就是與神為敵;而神必追討與祂為敵之罪。 不但以東人被審判,連地也受到牽連。整片土地成為火海、焦土、荒漠,只有野獸、荊棘、蒺藜在其上(9-15節)。以賽亞呼召:「你們要查考宣讀耶和華的書」(14:16)。神藉先知以賽亞所宣告的末世審判,是為要人側耳而聽,知道那是何等可怕的事,就積極主動尋求出路。 主耶穌宣告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太7:7-8)神不以審判刑罰為樂,相反祂喜見人回轉歸向於祂,就厚厚的賜福他們。 回應: 「主啊!願祢的靈感動我側耳而聽,也感動我所愛、所關心在乎的人側耳而聽,好讓他們的心柔軟,回轉過來,就成為祢的子民。阿們!」

如果把先知論述的情況放在歷史的背景中思想,那對當時猶大百姓的意義就更清楚了。亞述西拿基立大軍兵臨耶路撒冷城下,希西家王最終帶領百姓悔改歸向神。西拿基立是「毁滅人的」、「行事詭詐的」(1節)。他詭詐地以強盜的兩手對付猶大:他收取了希西家的求和貢物,同時卻圍城進攻。「大路荒涼、行人止息;敵人背約、藐視城邑、不顧人民。」(8節)。因此,「求和的使臣」只得「痛痛哭泣」(7節)。西拿基立以詭詐待人,人亦以詭詐待之。當他回到亞述首都尼尼微後,被自己的兒子亞得米勒用計刺殺(37:38)。 以誠待人是信徒們待人處事該有的原則。主耶穌吩咐門徒們說:「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路6:31),就是這個道理。 在戰爭中,敵人往往在清晨時分發動進攻。所以先知呼求:「耶和華阿!求你施恩於我們;我們等候你;求你每早晨作我們的膀臂,遭難的時候,為我們的拯救。」(2節)仰望等候神的救恩,這是猶大所作的正確選擇。神的拯救發出,就「眾民奔逃」、「列國四散」(3節)。耶路撒冷百姓甚至就把侵略者的掠物一掃而空(4節)。 沒有人是完美的,只要是人就會有些弱點。但當我們呼求神,祂的恩典總夠用,又在人的軟弱上顯出祂的剛強,成為祂美好的見證。 當神的名被高舉,真正的公平、公義、安穩、救恩、智慧、知識就賜給耶路撒冷的百姓(5節),也賜給凡尊崇祂的人。「敬畏耶和華為至寶」是人能得福的根源與關鍵(6節)。 回應: 「主啊!是的,凡敬畏祢的都是有福的。因祢的信實廣大,祢的智慧奇妙;只要信靠祢,就有無人能奪去的平安在心。感謝祢。阿們!」

在以賽亞的心中,理想國的王憑公義執掌政權,眾領袖按公平治理、人民在需要時能得到幫助(1節)。在這理想國裡,人們的能力得到發揮,存心不良的人得到懲處。(2-7節)然而,這樣的國度在人類社會的歷史中從未出現過,也不會出現。無論私有制社會、抑或公有制社會,只要罪的問題沒有解決,理想國就不會出現。人的貪念和本性,自然地侵蝕著任何社會。從亞當到挪亞的世代,從伊甸豐榮演變成洪水滅世,就已說明一切。 因此,為暫時的安逸而無慮的婦女,將會戰兢、哀慟、痛哭。「荊棘蒺藜必長在我百姓的地上,又長在歡樂的城中,和一切快樂的房屋上;因為宮殿必被撇下,多民的城必被離棄;山岡望樓永為洞穴,作野驢所喜樂的、為羊群的草場。」(13-14節)這是審判的到來,也是實現理想國的必要過程。 以賽亞為屬神子民勾勒出理想國實現的未來。「我的百姓,必住在平安的居所、安穩的住處、平靜的安歇所。」(18節)而這一切的實現,都要等到聖靈從上澆灌下來才會發生(15節)。 聖靈已然降臨。在復活的耶穌升天後的五旬節,聚集一處的門徒同被聖靈充滿。使徒彼得對眾人宣告:「你們各人要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叫你們的罪得赦,就必領受所賜的聖靈;因為這應許是給你們,和你們的兒女,並一切在遠方的人,就是主我們神所召來的。」(徒2:38-39) 理想國已然存在信靠基督耶穌的人心中,但卻仍未完全的普及萬邦。我們生活在這「已經但仍未」的時期,儆醒等候著主基督耶穌復臨,「仍未的」應許也必要在祂再來時完全實現。 回應: 「主啊!今天我看到的仍模糊不清,但到祢再來時都清楚了。祢是應許的彌賽亞,是國度的掌權者。主耶穌阿,我願祢來!阿們。」

先知以賽亞對猶大信息的中心思想就是:「以色列人哪!你們深深的悖逆耶和華,現今要歸向祂。」(6節) 猶大要歸向真神的原因之一是審判將至。到埃及求幫助的,能看見馬匹、車輛、馬兵的,卻看不見神「卻要興起攻擊那作惡之家,又攻擊那作孽幫助人的」(2節)。無論是猶大或是埃及,都要面臨神的刑罰,除非他們徹底回轉。猶大要歸向真神的原因之二是神的保護。「雀鳥怎樣搧翅覆雛,萬軍之耶和華也要照樣保護耶路撒冷,祂必保護拯救,要越門保守。」(5節)惟有耶和華神才是耶路撒冷的救主。 其實古今中外都一樣,人們容易倚仗看得見的東西、金錢財富的力量、人的智慧能力,卻忽略了敬畏和信靠這世界真正的主。烽火連天的歳月時是這樣,硝煙暫歇的年代也沒有不同。然而到了今天,末後審判已到門前,惟有在基督裡的才能得救。誠然,人們有選擇的自由,但他們是否已完全瞭解?跟從耶穌基督的人有責任向那些仍把眼目定睛在「埃及」的朋友發出先知以賽亞式的呼籲,「現今要歸向祂。」 歸向祂意味著放棄對金偶像、銀偶像的倚靠(7節)。對當時的猶大而言,救恩就是脫離亞述的攻擊。但「亞述人必倒在刀下,並非人的刀。」(8節)猶大不必頭痛對抗亞述的事,神會親自為祂的百姓爭戰!這是祂的應許。而對包括我們在內的歷世歷代所有屬神子民而言,神的兒子耶穌基督已在十字架上以自己的性命清償了人的罪債,又以復活的大能戰勝了死權。我們不必為自己爭戰,只要憑著信與基督聯合,就可免去末後審判的刑罰。何等恩典,何等奇妙。 回應: 「主啊!感謝祢為人親自設立救恩,悔改歸向祢的就得著了。兵馬、車輛都算不了什麼,因為祢為我爭戰。阿們!」

常有人抱怨神怎麼對自己的景況袖手旁觀,但有些時候其實是神在等候著我們:真正認識自己的過犯和有限,回歸到祂面前呼求幫助。對南國猶大的君臣百姓,與及今天的我們:「耶和華必然等候,要施恩給你們;必然興起,好憐憫你們;因為耶和華是公平的神;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18節) 然而,祂不是被動的等待,而是像父母、又像教師,在鼓勵蹣跚學步的孩子走到祂的面前來。雖是跌跌碰碰,但祂的手不離左右,且帶著慈愛、鼓勵和期許的目光。因此祂應許:「百姓必在錫安在耶路撒冷居住;你不再哭泣;主必因你哀求的聲音施恩給你;祂聽見的時候,就必應允你。」(19節) 神的應許具體而細微,對以農耕為主的古猶大,當百姓與神重新建立和好的關係(19-22節),土地就恢復以往的肥沃、多産(23-24節)。神是「纏裹祂百姓的損處,醫治祂民鞭傷」的醫治者(26節);祂也是掄起命定的杖,為祂百姓與敵人對抗的戰士(32節)。 主耶穌曾應許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10:10)信靠祂的人不但得永遠的生命,更過著枝繁葉茂、佳果纍纍的人生。當我們與主關係密切,就能成為好土;祂的話語就如種子在我們的生命中結實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 我們生活在罪的世界裡,待人處事上難免有著避不開的矛盾和意外,會使自己、也使他人受傷;但主卻是我們的生命大夫,祂包紥裹纏,使受傷處得以癒合、重現生機。在我們身心俱疲、力不能勝的時候,祂更為我們親自爭戰。「萬軍之耶和華阿,倚靠祢的人便為有福!」(詩84:12) 回應: 「主啊!祢是有耐心的神,等候著人的成長,全然歸向於祢。祢又願厚賜與人以豐盛的生命。我願投靠祢,一生倚靠祢。阿們!」

面對亞述的強權脅迫,南國猶大看來只有兩個選擇:臣服亞述的管治,或是與另一大國埃及結成同盟。他們選擇了聯埃抗亞(1-2節)。然而,與埃及聯盟的決策,並不是他們再三推敲的謹慎決策。他們沒有求問神、聽候祂的吩咐(1-2節);而是馬上派人到埃及去(4節)。為此,神藉先知以賽亞斷言:「所以法老的力量,必作你們的羞辱,投在埃及的蔭下,要為你們的慚愧。」(3節) 有時我們未免為猶大的領袖們抱不平:「他們豈不是努力維護猶大的獨立自主嗎?在兩大強權的夾縫中求生存又豈是容易的事!」這樣的掙扎與壓力,在我們的生活、甚至在事奉中亦絶不陌生。 我們常以為只有地上的「成功」,方能彰顯神的榮耀。然而事實上,神既可藉祂百姓在地上國的強大,來顯出祂的大能大力;也可藉祂百姓在地上國的傾頹,來顯明祂的聖潔與威嚴。作為屬神的人,目標不在於成為怎樣的顯赫,也不要隨便故意放棄,而在於對祂的完全忠心與順服。因此,神期待南國猶大的領袖,選擇在投降與對抗以外的第三條路,就是放下自己的執著與成見,順服等候神的引導。祂告訴南國猶大的領袖:「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15節)。也許神會啟示他們順服亞述,正如日後神藉先知耶利米所說要投降巴比倫的話;也許神在他們單獨對抗亞述中以大能的手保守耶路撒冷,正如後來亞述西拿基立大軍圍城時發生的事。 然而,要真正忠心與順服,不是偶一為之的事,而是在不斷的操練實踐中,信心成長的結果。南國猶大的領袖,顯然沒有這樣的屬靈習慣。他們不肯聽先知以賽亞的話,而是往來奔跑,尋找出路。遺憾的是再多的努力也不過盡付東流。 回應: 「主啊!祢要的是人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祢同行。願祢校正我依賴自己努力的惡習,而是凡事忠心聽候祢的吩咐。阿們!」

建議討論: 「耶和華阿!求你可憐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阿!求你醫治我;因為我的骨頭發戰。」(6:2, 和合本) 思想:你認為神會怎樣可憐和醫治犯罪的人? 「耶和華阿!求你轉回,搭救我;因你的慈愛拯救我。」(6:4, 和合本) 思想:神因你犯罪而遠離時,你怎樣向祂呼求? 「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收納我的禱告。」(6:9, 和合本) 思想:你有把握神會收納你的認罪禱告嗎?為什麼?

從媒體新聞中知道,一些來自印度的年輕人,因聯邦政府的「釣魚」執法,在不存在的學校豋記註冊為學生,被控告以不誠實方法居留美國。其實,印度人通過留學、就業,然後移居美國的很多,這些誤蹈法網的年輕人只佔其中一小部分。 在全美國,特別是硅谷灣區,我們常見面的除了「老墨」,就要算「老印」了。這些印度朋友最多出現在高科技行業,在醫療、教育相關的行業裡也常見他們的蹤影。他們不但在專業領域上有所建樹,在高階管理層中也佔一定比重。然而,我們對這些鄰居們的宗教信仰又瞭解多少呢? 他們的本國與我們祖國相鄰,人口達十三億以上。有人預測到2022年,他們將成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雖然傳說使徒多馬曾抵達印度傳道,但他們主要的信仰仍是印度教。其次是伊斯蘭教,在印度的穆斯林人口比整個中東地區還要多。 印度教信徒們認為只有獨一至高無上的存在,所有男神女神都是這位神的不同版本,而只有少數被記錄下來。其中最為人熟知的是三大主神:創造神梵天(Brahma)、保護神毘濕奴(Vishnu)和毁滅神濕婆(Siva);還有邪惡的迦利女神(Kali);愛好玩樂的黑天(Krishna),以及象頭人身的幸運之神(Ganesa)。 雖然法律上印度人享有信仰自由,但基督徒在印度一些地方受到迫害。一些印度教團體認為身為印度人,應信印度教;並以武力強逼基督徒、穆斯林和佛教徒改信印度教。 印度貧富懸殊問題嚴重。當大城市裡有著昂貴的餐廳、奢侈品店、大房子時,數以百萬、千萬計的平民仍住在落後山區,在貧窮線上掙扎,與肺結核、痲瘋等傳染病搏鬥。當地教會在鄉鎮的醫院、學校和教會幫助這些有需要的人。而旅行佈道的宣教士則在各地以不同方法幫助孩子們讀書識字。 我們為那裡很多達利特人(賤民)信主而感恩。他們在基督耶穌裡尋得盼望和愛;下一代也得到新的機會。我們求神讓每個印度人看到他們都是神的孩子——不分男女、不分血統背景,都能夠接受關懷、教育和愛。我們也要求神賜智慧和愛心給政府官員和領袖,公平地保護、尊重所有人的權利。 (本文部分資料取材自 “Window on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