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人開玩笑說,二十一世紀的硅谷灣區基本上只有兩個行業:資訊科技和醫藥研製。在專職事奉以前,我曾在與資訊科技相關的公司工作超過二十年,而大學本科與研究院的學習也是計算機科學(電腦科學)。一般而言,計算機科學專業大都以數理邏輯為基礎,研究軟件系統的開發、管理與運作,資訊科技是其中分支;而與硬件結構相關的則被稱為計算機工程,與電子工程、物理和材料等專業密切關聯。   與物理、化學、生物等從事自然科學研究的專業不同,計算機科學被分類為「應用科學」。簡單來說,自然科學通過觀察、歸納、演繹和驗證等,把大自然的規律盡可能準確地描述出來;而應用科學則以人們已掌握的規律,在不同領域中以相同、類似、或模擬的方式呈現。例如,人工智能屬計算機科學範疇,模擬人類根據已知數據的邏輯推理過程及決策,而計算出結論。人工智能結合到汽車機械工程,便是今天方興未艾的無人駕駛汽車開發。   對於研發者來說,計算機軟件系統有兩個鮮明特點:創造性及目的性。在研發過程中,雖然程序員或許會使用一些算法已經成熟的公開代碼,但作為新系統整體,是一個從無到有、逐漸完備的創造過程。為了讓所創造的系統能正常運作,硬件環境(例如處理器速度和內存記憶等)要有一定的條件。另一方面,幾乎可以斷言,没有一個軟件系統的研發是漫無目的,不為完成任何工作而進行;即使是為學術實驗所架構的,亦是為了滿足特定任務。   作為計算機科學專業的人,在翻開聖經《創世記》第一章時,豈能不浮想聯翩?「起初,神創造天地。」在上帝的設計裡,「人」這奇妙的物種生存在時間(起初)、空間(天)和物質(地)中;而為了讓他們能健康生存及正常活動,更先預備了:光、空氣、陸地、日月星、動植物等環境;目的就是要他們「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今天我們在世上活着,不是偶然的碰撞或突變而成形,也不是虛無漫遊般的存在;而是上帝有目的的創造。因此,我們當常思想自己的屬靈生命,曾否「生」了(廣傳福音)?「養」了(生根建造)?遍滿了(直到地極)?也治理了(彰顯神的榮耀)?

  斯坦福大學教授 Nicholas A.Bloom 在《經濟學季刋》2015年2月號發表了一篇學術文章,報告關於在家工作(WFH)有效性研究的一些有趣結果。研究團隊把携程(CTrip)上海總部電話服務中心的員工隨機分為兩對照組:一組在家工作,另一組則在辦公室上班。試驗持續九個月,結論是在家工作員工的效率比在辦公室工作的提升了13%。隨後携程將在家工作推廣為公司政策,讓員工可自由選擇在家或在辦公室工作,工作效率更進一步提升至22%,並且員工辭職率減少50%,辦公室支出平均每人節省2000元。   研究指出效率的提升源於兩個方面:一是實質工作時間變長,例如午餐時間較短、遲到早退現象減少等;一是工作時精神更為集中,受到其他人互相干擾較少。   當然,這樣的研究有一些前設上的局限,如工作性質、群體協作需求等。而且,携程員工的在家工作與我們疫症期間「被迫」在家工作有所不同。因為研究中的那些員工只是在家上班,平常的社交生活没有任何改變。而我們現在則是星期日到星期六,每天都長時間留在家裡。   但無論如何,這樣的研究卻可以作為我們屬靈生命操練的反思和提醒。當我們長時間留在家裡的時候,假設我們仍保持向來的靈修禱告,那我們起碼可以思想兩個問題:一是我們與主親近的實質時間有没有長些?一是我們不受干擾,與弟兄姊妹和朋友的生活與福音見證分享有没有多些?   我們知道,屬靈生命操練的果效無法像工作效率研究般量化。但如果藉靈修禱告親近主的時間長些,通過電話和網上會議分享生活及見證多些,總會讓我們的屬靈生命更成熟些。不能出門好像不自由了,其實這不自由卻帶來更大的自由:以前因各種原因不能參加週三晚7:30教會禱告會,現在只要在家把事情排開,就可以直接用手機或電腦上網參與;以前週末有各樣安排,特別是接送孩子;現在卻不必這樣做了,就可以通過網絡參加週五、週六晚的團契小組,以及主日學培訓課程。不同的人對在家工作的適應有所不同,但只要我們願意,在家的屬靈生活卻可以同樣、甚至比以前更精彩。

  1908年,在安娜賈維斯的積極推動下,美國人第一次慶祝母親節。到了1913年,國會更把五月份第二個星期日正式定為感謝母親的節日。時至今天,隨着美國文化的普及,世界大部分地區都在這天慶祝母親節。   華人文化是「民以食為先」。因此每逢母親節,除了子女送禮物給母親外,還會一家人外出用膳,以答謝媽媽們長年為家庭所擺上的辛勞。不少酒樓食肆,從早上的點心飲茶,到午飯晚宴,都人滿為患、一桌難求。只是今年卻大不相同,在嚴峻的疫情和居家令的限制下,人們只能乖乖地留在家裡;子女們需要花更多的心思為母親慶祝,以表孝道。   基督教信仰倡導人應孝敬父母:舊約以律法形式成為必須牢記遵守的十誡之一;而在新約時代更與其他神的話語一道,要銘刻在信徒的心版上。不過,什麼禮物才最能表達出對母親的愛呢?   對生長在基督化家庭的「信二代」、「信三代」們,把母親按照聖經對自己的教導不折不扣地生活出來,以她的神為自己的神,就是對母親最大的安慰。使徒保羅在寫信給他「屬靈的兒子」提摩太時,提及「想到你心裡無偽之信: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羅以,和你母親友尼基心裡的;我深信也在你的心裡。」(提摩太後書1:5)提摩太的信仰根基並非源自保羅,而是從他的母親,以及他母親的母親,代代相傳而來。既然這信心没有絲毫的虛偽,保羅就提醒他要將神所給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為的是在人前給主作見證,甚至與保羅同受福音的苦難。   而對於「信一代」來說,真孝敬是樂於把自己所得到的最大福分——就是永遠的生命,盡一切努力想方設法,務要與包括母親在內的家人分享,又恆切懇求聖靈在他們心裡動工;因為這是最珍貴的禮物。從未聽信福音的母親,未必會馬上明白什麼神學理論或者得救之道,但我們因信基督耶穌而改變的生命卻是實實在在、一目了然、没有絲毫偽裝的見證。能夠說服家人,特別是父母,順從聖靈的呼召而信主的,不是人間的口才,而是從自我中心到以基督為中心的生命改變。當然,我們也要裝備自己,「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書3:15)   我們怎樣對待父母,就成為我們子女的榜樣。今年的母親節,你會送給媽媽一份什麼禮物呢?或者你會告訴兒女,要送給媽媽什麼禮物呢?

  新冠疫情開始後,常看到有人引用二戰末期英國首相邱吉爾所說:「不要浪費危機」(Never let a good crisis go to waste),來勉勵人們積極看待這次共同面對的挑戰。然而,怎樣才算是不浪費呢?   翻開聖經歷史,人類社會曾面對過一次又一次的挑戰,或為全球性的,或為局部性的。但每次的「危」,因着神的恩典和憐憫,總是帶來了「機」。當亞當夏娃在伊甸園中伸手摘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面對「吃的日子必定死」的危,神卻宣告了「女人後裔」必定勝過「蛇後裔」的機。當人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即將受到洪水審判的時候,神卻預備了方舟拯救的機。當人要建造通天之塔、宣告人定勝天之際,神卻變亂人的口音,促成人「遍滿全地」的機。當然,世界最大的危機,要算是人的膽大妄為,居然控告、審判,和刑罰神的獨生子,但神卻藉着基督的受死、埋葬、復活,讓信靠祂的人有從聖靈重生之機。今天,當我們面對新冠病毒的挑戰,身體健康受到威脅、被迫留在家裡,工作、生活、收入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時,神又帶給我們人什麼樣的「機」呢?   上星期一,我有機會與一位奉獻傳道超過40年的牧師面對面閒聊(當然是隔着安全的社交距離)。他提到疫情的影響至為巨大,教會也不例外。他預測疫情過後五個月內,恐怕有一批教會因為人數減少和財務緊絀而不得不關門。他說的應是事實,即使在硅谷灣區這個科技重鎮,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居家期間,透過新科技維持聚會。一些以長者為主的教會,一些租用公眾地方如學校、社區中心等地方的教會,還有一些面對特殊需要人群的教會,在這個期間,會友凝聚不易,財務也陷入困難。因此,當我們仍然能夠通過電子媒體一起敬拜,又藉社交平台一起禱告、一起參與主日學、一起團契分享時,我們知道這是神所賜的恩——祂關了我們面對面交談的窗,卻為我們打開了學習如何藉社交平台與人彼此關懷、分享福音的大門。互相問候、團購幫忙、食譜交流,都成為我們與鄰居建立友誼的好機會。   古人云:「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但無論任何人間禍福,只要藉信心仰望依靠神,都能成為我們在基督耶穌裡,蒙主恩、得天福的良機。

  週二(21日)收到通知,San Mateo County衛生部門要求所有在公眾塲合或離家工作的人必須「遮蓋面部」(face covering),簡單來說就是要戴口罩。違反的人最高可被罰款一千元或關押90天。這行政命令由22日早上8點開始生效。戴口罩從「不建議」到「推薦」再到「必須」,可見雖然按原來規定,居家令還有一星期(5月3日)便告結束,但疫情仍然嚴峻,不可掉以輕心。然而,除非「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成為個人生活習慣,家人朋友互相提醒;否則我們會很容易便會忘記,讓病毒有可乘之機。   疫情中的個人健康保護是這樣,我們的信仰之路亦是如此。信主的時候,教會慕道洗禮班早已提到基督徒靈修、讀經、常禱告的重要。以後的門徒訓練、查經團契或主日信息,也會常常提醒我們,要把這些親近主的事情成為不可或缺的生活習慣,免得受到如同病毒般的罪污染,滯礙屬靈生命的健康成長。我們常在基督裡,基督也常在我們裡面,保守我們平靜安穩地行走在天路上。   受新冠病毒感染的人中,有一類被稱為「無癥狀感染者」,意思是雖然没有咳嗽、發燒、或者呼吸困難等病癥,但病毒測試卻是陽性、是確診的受感染者。基督徒其實也有類似的「受感染者」,表面上常參與各樣教會活動,內在生命卻與基督漸行漸遠。他們的世界觀、價值觀被世界同化,變得與不信的人没有多大差別,人生目標也漸漸以自己為中心。惟一的出路是悔改,回歸到起初的信。   當我們在主的恩典中似乎能站立得穩時,其實更要謹慎自守。關心新聞的朋友,大概都知道:台灣在防疫中心的努力下,才剛慶幸連續數天疫症的新增個案為零,馬上就傳出「磐石艦」士兵得病的消息,而且被感染的人回家期間,行動軌跡遍及全島。   信主的人是屬天的國民,不屬於這世界,卻又暫時寄居在這世界。我們不知道這「暫居令」何時結束——或是主耶穌基督再來時,或是自己在地上的日子滿足。只要我們常常親近祂、倚靠祂,祂必保守我們到底;在見主面時,屬靈生命依然是健健康康、無可指摘。

  一塲疫症把所有大忙人都「趕」回家。對獨居者來說,家中没有其他人,或許只是稍嫌氣悶,分別可能不太大。但對或與朋友合租房屋、或與家人同住的人來說,現實是從未有過這麼多天(居家令已實施滿一個月了),與其他人二十四小時從日出到日落,生活工作起居飲食全都共處同一屋簷下。坦白說,除非家住豪門大宅,否則朝夕相處,好的壞的優點缺點再也没有收藏掩飾的餘地。如果是家庭,即使各居各室也逃避不了見面。倘若與人合租,同樣也比以往多了很多碰面的時候。這没有選擇的難得機會,讓我們把真實的生命和性情無偽地陳列在家人或合租夥伴的面前。   人們常說傳福音難,傳福音給家人,包括父母、丈夫、妻子、兒女,更是難上加難。往往不是怯於傳講,而是我們的真實生命和性情活畫在他們的眼中。不必說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如果福音真的像所傳講的那般美好,那傳講的人此時此刻的生命被改變了没有?人們看不見我們的舊人與主耶穌同死同埋葬同復活,只曉得我們待人處事的反應態度與過去有没有不一樣。   禁卒有。他是路加醫生寫《使徒行傳》時不曾記下名字的一個小人物,在腓立比看管監牢中的囚犯。他看到聽到關在監牢裡的保羅與西拉仍然喜樂地禱告唱詩讚美神。半夜地震使監門全開,他誤以為囚犯都跑光了,嚇得不想活了,制止他的又是保羅和西拉。所以當聽到保羅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他就讓家人一起聽保羅傳講主的道,全家都信了!他做了一件那個時代没有哪位禁卒會做的事,就是把保羅和西拉帶去照顧,洗他們的傷。信主的禁卒與家人同享福音的好處,也愛主內的弟兄如同自己。   信主的人若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就不斷從聖經中學習以更新的眼光看事物,生命就逐漸成長,結出聖靈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不是故意的做作,也不是遵行律法的勉強,而是生活中的自然流露,看在家人和合租夥伴眼裡的,不必是戲劇化的華麗變身,一天新似一天的生命就能成為美好的見證。人問改變的緣由,就能夠溫溫柔柔地把主的愛告訴他們。

復活的主看見門徒時所說的第一句話是:「願你們平安!」(馬太福音28:9;約翰福音20:19)這是祂的關懷與安慰,也是對他們,以至我們的祝福。 七日的頭一日,當那些婦女在低頭尋找被釘十字架的耶穌時,天使說:「祂已經復活了!」這不僅是對她們的宣告,也是對普天下、全宇宙的宣告。祂的復活在人們邁進死亡曠野的單向步道上立起十字架標示,拓出通向永恆生命的正道。既然主耶穌已經復活了,我們就不再懼怕黑暗權勢、苦難、疾厄、死亡,因祂已勝過這一切。這是人類命運的真拐點,凡信靠祂的都是有福的! 今年紀念耶穌復活的節期是如此特別。人們籠罩在 COVID-19 新冠病毒的陰霾下,雖謹微慎行,但不安與恐懼的情緒依舊在社區中隱然蔓延——不只是會否被傳染生病,也有工作與收入的危機。當聯邦與地方動員一切力量、全面抗擊疫情時,消費與生産同步下降,申領失業救濟的人日多;曠日持久的居家令已讓一些人生出煩厭,卻又無可奈何。 要脫離病毒的侵害,人們寄望於疫苗新藥的開發、社交距離的保持、防護衣口罩的供應。但要有真正的平安喜樂、生命的永恆盼望,卻只在於復活的基督。 人們需要主!祂是罪網中人惟一的出路!復活的主帶給人勇氣和希望,也給兵困家園的你我,賦與新的生命意義。主基督耶穌宣告說: 「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普天下都是為祂而創、也是藉祂而造; 「所以你們要去」——無遠弗屆的社交平台,幫助我們實踐創世以來「遍滿地面」的吩咐; 「使萬民作我的門徒」——福音「生養眾多」、傳揚不分你我,同作基督門徒; 「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悔改回歸父神、倚靠基督聖靈;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學習生命之道,忠心「治理這地」; 「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與主同死同葬、同復活過新生活。 「願你們平安!」這是耶穌基督的親自問安。即或行過死蔭的幽谷,我們卻不怕遭害;因祂與我談、祂伴我走、生命窄路同過!復活的主使人生充滿喜樂:哀傷的人、憂愁的人、孤單的人有福了!凡信靠祂的,生命必得釋放。

復活節是紀念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的日子,今年是4月12日。因着COVID-19新冠疫情的影響和配合公眾衛生部門的規定,我們教會暫停四月份聖餐、取消原定在週五晚上的受難節紀念活動和推延復活主日的洗禮和孩童奉獻禮。然而,群體聚集的活動可以推延或取消,但對基督死和復活的紀念,卻是我們任何時候都應當思想的。事實上,至少從復活節前一個星期,我們就可以從誦讀和黙想四福音書中相關記載,來預備我們的心。耶穌在地上受難前的最後一週,到底做了些什麼事情呢? 大概是遵從舊約《創世記》第一章中「有晚上、有早晨」的記敍,猶太人的一天從傍晚大概六點開始,到第二天傍晚六點左右結束。最後一週的第一天,也就是從週六晚上到主日白天(即復活節前一主日),耶穌所做的主要事情是騎驢進耶路撒冷城,顯出王的榮耀;第二天(主日晚上至星期一白天),耶穌潔淨聖殿、詛咒不結果的無花果樹會枯乾,彰顯祂祭司的權柄;第三天(星期一晚至星期二白天),耶穌在聖殿與文士、法利賽人、民間長老、撒都該人辯論,以比喻來教導和勸勉人,傳達先知話語;第四天(星期二晚至星期三白天),祂没有明顯活動,應在隱藏退修親近父神;馬利亞可能在這天以真挪撻香膏抹耶穌,為祂埋葬作預備;第五天(星期三晚至星期四白天),祂與門徒守逾越節,在[星期四的]黃昏前設立聖餐,然後出發到客西馬尼園去;第六天(星期四晚至星期五白天),祂[星期四晚]在客西馬尼園中被逮捕、[星期五]早上被押到彼拉多處受審判、然後被釘十字架,黃昏前被議士約瑟和拉比尼哥底母安葬;第七天(星期五晚上至星期六白天)是安息日。到新的七天開始的清晨,門徒見證了空墳墓,耶穌已從死裡復活了! 耶穌在最後一週的活動,顯明了祂是王、是祭司、是先知。今天當我們處在疫情的威脅中,要思想到祂是普天下的王;情況似乎緊張,形勢似乎不佳,但在小心謹慎的同時,當頌揚那在眾水之上坐着為王的祂,因祂是我們信靠的根基。祂是祭司,是父神寶座前時刻為我們代求的中保;祂愛我們,且愛我們到底。祂是神話語的先知,祂自己就是神話語,不斷地調整着我們的人生方向和價值觀念;藉着倚靠祂,我們在長時間相處的家人面前;在只能透過電子平台和互聯網聯繫的朋友面前、同事面前,榮耀主名;因祂是我們在煩惱中、憂傷中、困惑中的盼望。 祂是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由於居家令的影響,這個時期大部人在家裡,看手機、讀新聞的時候比平時多了。如果緊貼新冠疫情的最新消息和不斷上升的統計數字,不免容易使人氣餒。倘若有認識的親友確認感染,除了擔憂,更會勾起驚惶的情緒。當然,樂觀的人會認為夏天到了一切回復正常;但悲觀些的則認為今年、甚至明年都不會好。因此,有人把這次新冠疫情形容為地球保衛戰,每個人都是不同崗位上的戰士,一同對抗那看不見的敵人。各國前線醫護固然在治病救人的奮戰中,相關的科研人員也在努力開發疫苗和特效藥;而大眾也要盡「戰士」的責任——注重個人衛生、提高防疫意識、遵守居家指令,在保障自己健康的同時,也是配合和減輕前線醫護的壓力。 在人心惶惑、慌亂的時候,神給人最大的安慰是「以馬內利」,就是神與我們同在。信徒們都知道,「以馬內利」是人們對主耶穌的稱呼,是天使在異夢中告知約瑟的(馬太福音1:23)。 不過,這個應許卻首先是給舊約時代戰爭中的南國猶大亞哈斯王和百姓。在亞蘭和北國以色列同盟進攻耶路撒冷下,「王的心和百姓的心就都跳動,好像林中的樹被風吹動一樣」(以賽亞書7:2)。如果那個時代有互聯網或微信,大概每天都有熱心的猶大人,忠實地報導聯軍人數有多少,已推進幾公里,城內糧食仍可支持多少天等。前線士兵則可能報告軍營的輜重不夠,耶路撒冷居民自動自發地捐助支援。 但最重要的卻是,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神仍坐着為王,保護着祂的子民。因此,祂差先知以賽亞告訴猶大的國家領袖亞哈斯王不必害怕,甚至主動給他一個兆頭,就是「必有童女懷孕生子,給他起名叫以馬內利」(以賽亞書7:14)。孩子還小,敵人就已潰敗;孩子長大,猶大將國富民安。神既這樣應許,事就這樣成了。 疫情什麼時候結束,怎樣結束,我們不能預知。可以肯定的是:「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以賽亞書40:31)因為那是主的話,祂怎麼說,事就怎樣成就。我們在關注疫情發展的同時,更要以祂的話彼此勸勉,也把祂平安的福音帶給所關心的人。

因應肺炎疫情和配合地方政府公共衛生政策,我們從上週開始,正式以網上直播的方式進行主日崇拜,讓弟兄姊妹安坐家中參與。這是我們教會歷史的首次,對事奉同工和會友,都是新的挑戰。 其實從聖經歷史的角度來看,人們敬拜神的方式一直在變化。從亞當夏娃以降,直到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都是家庭築壇獻祭來敬拜神、親近神。雅各以後子孫多起來,十二支派的族長和長老在敬拜的事上擔當重要角色,帶領族人歸向神。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後,遵照神的啟示設立會幕,指定亞倫家族為祭司,利未人輔助,代表百姓獻祭。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入「流奶與蜜」的迦南,會幕與約櫃雖仍有遷徙,但敬拜方式不變。大衛王更立意為神建殿;雖然未能做到,但他確立了由王帶領民眾、詩班輪替獻詩、祭司排班獻祭的敬拜。他的兒子所羅門王更把以聖殿為中心的集中敬拜推向高峰。散居各地的以色列人在節期湧到耶路撒冷一起敬拜。但當尼布甲尼撒王攻下耶路撒冷,聖殿不復存在。被擄百姓化整為零,鄰居家庭組成會堂敬拜。以後他們被擄歸回,重建聖殿,會堂卻一直保留下來。 初期教會可以說是出自猶太人的會堂架構,由鄰居信徒組成家庭教會。由於人口徙遷和信徒興起,人們敬拜在社區教堂進行,由聖職人員帶領。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強調和遵守「因信稱義」、「信徒皆祭司」等聖經教導。教堂不一定是美輪美奐的建築,但信徒仍聚集一起敬拜。直到二十世紀中後期,隨着電子傳播的發展,開始了電視直播崇拜的頻道;但「星期日到教會去」仍是主流共識。不過到了今天,隨着上班制度和其他原因,崇拜已不限於禮拜天。例如餐館工作的朋友,他們就可能會在週間下午崇拜。 從廣義來說,基督徒做什麼事,說什麼話,其實都在敬拜神。但從狹義的角度來看,無論主日崇拜的時段和方式有什麼改變,但有一些原則卻是從舊約到新約都必須遵守的,就是要以心靈按着真理來敬拜神。疫情期間,我們雖在家裡崇拜,但時間仍應當分別為聖,專心敬拜;並且事前作好準備,儘量不讓別的事情打擾。因為「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羅馬書12:1)這裡的事奉,也就是敬拜。惟有身、心、靈都擺上的敬拜,才得蒙神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