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年前的那個星期日清早,幾位婦女懷着悲傷的心來到墳墓前。就在星期五,她們親眼看見兵丁押着被鞭打後的耶穌到了各各他;看見祂跟兩個罪犯一同被釘在十字架上;看見從正午到下午三點,遍地都黑暗了,耶穌斷氣了;她們也看見猶太公會的議員約瑟、還有拉比尼哥底母,領走耶穌的身體,用細蔴布把祂裹好,安放在用石頭鑿成的墳墓裡。 安息日從星期五的傍晚開始,那位議員和拉比在匆忙中把耶穌安葬了。他們給主抹上的香料夠嗎?祂的身體放得好嗎?這幾位婦女放心不下,安息日過後,她們就趕緊過來——帶着香膏香料。要照猶太人的習俗,給祂的身體塗上足夠多的香料,以掩蓋屍體腐化時發出的惡臭;這是她們惟一能為耶穌做的啊! 可是當她們來到墳墓,擋在墓門前的石頭居然已被輥開。她們走進墳墓,卻沒看見屍體。誰拿走了祂的身體呢?只有兩個衣服放光的人站在旁邊。她們從悲傷,到猜疑,到驚怕;但也得到了答案:「為什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祂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路加福音24:5-6) 婦女們要在死人中找活人嗎?不是的。她們在死人中找死人。她們為失去親人,失去所愛的人而悲傷。她們要為祂做那怕一點點事,也能稍稍彌補內心的哀痛。然而,她們準備要做的,卻沒有些許用處;因為祂已經復活了! 「當紀念祂還在加利利的時候,怎樣告訴你們,說:『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裡,釘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復活。』」(路加福音24:6-7)是的,耶穌為我們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死了、埋葬了,但祂也已經復活了! 當跟隨祂的人期望祂不死的時候,祂卻死了,但復活了!當門徒們問是不是要復興以色列國,祂卻回答他們必得著聖靈的能力,把神的國擴展到地極。祂的意念高過門徒的想象。 當我們求主改變環境,祂讓我們改變態度;當我們求主改變生活,祂讓我們改變生命;當我們為自己求,祂卻讓我們看到別人的需要。祂的引領超越我們的想象,因為祂已經勝過死亡,祂是復活的主!

除非剛好是週末,每年四月十五日是美國報稅的截止日期。還記得當年住在洛杉磯,我把這件事徹底忘記,直到最後一天與同事聊天才想起來。當我下班以後匆匆忙忙的把報稅表從信堆中翻出來,花時間填妥,再趕到機塲附近、全洛杉磯為報稅人最晚關門的郵局時,已過了晚上十一點。我置身於車龍裡,實在感到「吾道不孤」,原來等到最後一分鐘才做該做的事的人,竟然是那麼的多。當然,自從電子報稅興起,這種「盛況」已不復見,郵局也不再延長營業時間。 美國總統富蘭克林,在1789年寫給朋友的信裡曾經這樣說:「世上除了稅和死亡以外,沒有什麼是確定的。」這不是他的發明,在他以前差不多半個世紀,已經有人說過類似的話。然而,對於真正跟從基督的人,這話並不真確,因為我們還有別的可以確定,就是得救的生命。 聖經中耶穌曾經這樣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10:10)並且祂的門徒約翰更在他寫給其他信徒的書信中強調:「人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神的兒子就沒有生命;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信奉神兒子之名的人,要叫你們知道自己有永生。」(約翰壹書5:12-13)既是這樣,當我們決心信靠基督耶穌,跟隨祂的腳蹤而行,就已與舊我決裂,開始了永生之旅。 只是我們受舊有觀念影響太深,又生活在罪的環境中,常感覺不到自己的變化。然而,當我們堅持每天研讀聖經,又在禱告中學習把一件一件小事交託擺上,舊我的桎梏就逐漸現出裂縫,進而分崩離析的破碎。惟有我們的信仰不是只掛在嘴邊,而是在生活中實踐出來,生命才得到真正的改變,慢慢懂得選擇合神心意的善而行。 準備報稅的朋友,考慮到電腦網路的穩定和擁擠,大概不會故意等待到最後一分鐘才選擇「提交」;而認真對待自己生命的人,也應會把握時機謹慎思想:「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這句話對自己有什麼重要意義呢?

星期三晚上收到一位在神學院事奉同工的微信,提到了他們學院準備在夏季開設兩門課程:「華人教會更新研討」和「社會問題與華人教會」。無論從師資和內容來看,這兩門都是很好的課程,非常切合華人教會的需要。 長久以來,一般弟兄姊妹對神學院有着一些誤解:就是神學院只為那些準備要全職事奉的信徒而設。其他人如果要屬靈生命成長進深,只要參加主日學、查經班,再每天讀經靈修,那就很夠了。 在半個世紀以前那正規教育並不普遍的年代,這也許還有點道理;畢竟那時高中畢業、大學畢業已是不多,留學美國的更是菁英中的菁英。然而到了今天,社會上大專教育已日趨普及,神學教育也不例外。以灣區的幾家華人神學院為例,他們除了專為培養傳道人而設計的課程以外,還有許多面向所有信徒的課程。事實上,上面提到那兩門課程,確是為傳道人和長老而設。然而,學院本身還提供很多其他課程,例如信徒培育中心課程、聖經研習課程等,適合不同程度的信徒們。 我們常把得救受洗的弟兄姊妹比喻為剛剛出生的嬰孩,有着新的生命。正常健康的孩子會在父母的諄諄教養下從吃奶到吃飯,再慢慢學習行走、洗手、刷牙、洗臉等基本生活常識,然後又進入學校;不僅從老師學習知識,也在與同學的相處中學習到社交技能。只留在家裡學習而不到學校的,畢竟只是少數。所以,如果剛信主的信徒是嬰孩,他們在家——教會裡學習到基本常識,那是不是也該到學校,學習到更多的知識呢? 古人云:「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我們不斷學習到對神新的認識,又在生活中實踐操練,那不是讓人興奮愉悅的事情嗎?或許我們會認為自己「今老矣,無能為也已。」聽到學到的常會記不住。其實這也是另一種幸福,因為每次的學習都是嶄新思想的探索,人就在不斷探索中攀越新的高度。 有時我不太明白灣區為什麼會有不下於五、六家神學院,有中文授課的、有英語講學的、有定時定點上課的、也有綫上遙距教學的。然而,也許正是有那麼多學院和課程的存在,讓教會中從初信到成長的所有信徒,都可以有適合自己的選擇吧!我們又豈可辜負了這個時代?

因為一些事情要回到澳門,有機會乘坐來往港珠澳大橋的穿梭巴士。從前香港到澳門55分鐘船程,坐車一下子節省了15分鐘,連同出入境關卡的時間仍少於一小時,真正實現了香港、珠海和澳門的一小時生活圈。相比小時候的我經常往返港澳,每程渡輪得花上三個小時,那更是不可想象的日子。不過,重點是車資基本上是船票的三分之一。難怪有人這樣對我說:從去年十月大橋開通以後,根本沒想過坐船。當然,這或許是誇張之詞。如果要來往傳統香港商業區如中環和尖沙嘴,從省時省事的角度來看,坐船仍是不錯的選擇。 自建造以來,港珠澳大橋受到廣泛好評,被形容為中國乃至世界規模最大、標準最高、最具挑戰性的跨海橋樑工程,是中國新的地標性建築,甚至被英國「衛報」稱為「現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不過,坐在穿梭巴士上,眺望盡處水天一色,只有遠方小島幫助我感知車輪下的道路在後退。我看不見這橋的宏偉,也感嘆不了在波濤衝擊下建造人工島的艱難;我只知道因着這橋的建造,回家的路通達了。正如基督的十字架,使人神間的天塹變為通途。 對於信仰,我們都很認真,因為這是關乎生命的事。所以許多朋友會問:世界有沒有神;確定以後又想哪位才是真神;知道聖父聖子聖靈三一神,我們又猶疑是否應該承認祂是救贖之主,因為既然需要救主,就說明自己承認是罪人;得救了又疑惑救主和生命的主真是不可分?還是可以有救主而自己仍然做主,成為不委身的基督徒? 但在生活經驗裡,我們卻常以信心帶動行動。坐上了大橋的穿梭巴士,我沒有疑慮這橋牢不牢固、這車靠不靠譜,我信任它能載我到終點站。我不需要有土木工程的工民建專業知識,也不必是技巧高明的修車技師;我只知道相關的一些必要介紹,而與我同途的車友,又在聊天中見證了他們的經驗。 當然,從香港到澳門和珠海,或者從澳門珠海到香港,港珠澳大橋不是惟一的選擇。但歸向於神,耶穌基督卻是惟一的通路——因為祂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祂,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上週連續接待了兩位「留德華」留守德國的華僑宣教士。作為拓荒者,在貧瘠乾旱之地建立草場,其中的艱難,挫折,勞苦、孤獨,是可想而知的。 聖經也說過「撒種者,是流浪的」,即或有這預防針,當真實是如此毫不留情的出現在面前,人性人心的脆弱已然是碎了滿地。你拚盡全力,絞盡腦汁,用盡方法,掏盡身心,這乾旱之地你看不到一絲濕潤,撒出去的種子,看不到新芽。望上主垂憐!不是為了種子,而是爲這撒種者一絲的盼望,安慰與鼓勵!一年二年,三年五載,看到了!看到了!新芽才露尖尖角,一陣風吹來,又如輕忽的蒲公英一般不知散落何處了。 哦,我當如何行?在急難中,人尋求幫助,來到這裡。流淚為他們祈求。急難走了,日子靜好了,人也不見了!如同病好的患者將醫生丟置牆角一般!唉、巴不得,巴不得你們真的是全然康健,有永生栽置在心中!不知如何鼓勵與安慰我的同行者,我同樣深深沮喪,為自己,為他人。 有一個聲音說,他唱出了一首歌「我夢見我到了天堂,而你和我在一起。我們漫步在黃金街上,沿著水晶海!我們聽見天使的歌聲,有一個人在喊你的名字。轉身看見一個年輕人,他笑著走過來。他說「朋友,你可能不記得我,你曾經教過我主日學.在我八歲的那年,每次課前你都會做一個禱告。一日在你禱告時,我邀請了耶穌進入我心。謝謝你!謝謝你在主裡的擺上!使我的生命全然改變!我很感激你所付出的一切!」之後,另一個人站在你的面前,他說「記得,有一次,一位宣傳士來到教會分享,他帶來的照片使你哭了,你雖然不富有,但是你把僅有的都奉獻了。耶穌使用了你奉獻的禮物,也是我今日在這裡的原因。謝謝你!謝謝你在主裡的擺上!使我的生命全然改變!我很感激你所付出的一切!」他們一個一個來到你的面前,多到看不見盡頭。每個生命都被神觸摸,藉著你慷慨的給予。每一件你所做的小事,你所付出的犧牲。縱然世人看不見。而現在,在天堂,一切都被宣揚出來!我知道天堂不應該有眼淚,但是我可以確定,你一定泛著淚光,當救主拉著你的手,你站在祂的面前。祂說「我的孩子,你環顧四週,看看你所做的賞賜是何等的大!謝謝你!謝謝你在我面前的擺上!使他人的生命全然改變!我很感激你所付出的一切!」 這時你淚流滿面說「謝謝你!我的主,謝謝你在父神面前的擺上!使我的生命全然改變!謝謝你!我的主!我深深感激你爲我所付出的一切!」。 將來在天堂,每一個你激勵過的生命,就是你的賞賜。 “收割的人得工價,積蓄五穀到永生,叫撒種的和收割的一同快樂。”約翰福音 4:36

因半年內出現兩宗類似的飛行意外,波音737 MAX-8型客機的飛行系統被懷疑有問題。這型號飛機是製造商為了代替同級的舊機型而設計生産,不料卻可能隱藏了致命缺陷。雖然肇事原因恐怕有一段時間才會公佈,但世界各國已全面禁止該類型客機飛行。畢竟乘客安全還是要放在第一位。 我們身邊的朋友,甚或自己,也會有相類的情節。似乎事業順暢、家庭和樂,卻忽然遇上這樣或那樣的難處。彷彿在翱翔千里時,卻不受控制的俯衝下來。雖使勁用力,卻不見效用。在這個時候,我們會怎麼想?怎麼做呢? 對大多數基督徒而言,最直接的就是祈禱,把自己的鬱悶完全交託在神的手中,讓祂來掌管帶領。我們所信的耶穌曾在地上經歷過人的所有難處:被最親近的人背叛、離棄,被最無恥的謊言包圍、陷害。他最理解同情無助中人的需要,既願意,也有能力幫助和扶持弱幼。 然而正是因為這樣,常有不信基督的朋友,誤以為信靠耶穌不過是弱者尋找安慰的出路;就像飛機上的降落傘,輪船上的救生圈罷了;而對自信滿滿的人,並不需要這信仰。但如果這樣理解我們的信仰,那恐怕錯過最精采的部份了。 正如主耶穌曾經說過:「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10:10)信靠祂的不但生有所依,更是活得滋味。在這句話裡,「人」原文是「羊」。耶穌自比牧羊人,他領他的羊到青草地溪水旁,使他們過得安生,甚至為愛他們、保護他們而甘願捨命。 如果要打比方,那信靠基督不是為自己準備降落傘、救生圈,而是為自己換上零瑕疵的全新系統。無論風和日麗,或是陰雲密佈,仍能鷹擊長空,魚翔淺底。因著信靠耶穌,我們人與神重塑和好關係,得到拒絕罪的力量,能超越自我的軟弱和限制。 無論任何年齡的生命,都有着豐富的意義等待我們去探索。惟有創造生命的主,能告訴我們箇中真諦與內涵,也帶領我們享受人生中「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的美妙。

朋友搬家送了兩張很好的舊地毯給我們,師母和我拿去給山景城一家店舖清洗。店主是位「好為人師」的印度人。在循循教導我們他獨有的計價表述方法後,還熱心地向我們介紹地毯的基本知識,例如每平方吋有多少結或以上的品質較好,多少年以上的地毯較值錢等等。 店主告訴我們,洗地毯要經過好幾個步驟。雖然我們平常也會用家用的吸塵機清理,但交給他們以後,仍要把隱藏在毛下的塵沙完全清除,然後泡在水中幾天,再細心的清理乾淨、然後才烘乾、掛起。 其實,我們的生活何嘗不是這樣。雖然得著基督救贖的恩典,但信徒們在每日生活中仍沾染不少罪的泥塵。因此,我們要養成每日讀經禱告親近神的習慣;每天回到主面前省察有沒有得罪祂、得罪人的地方;求祂赦免,又立志倚靠聖靈悔改。然而,舊我的習性在罪的環境中,往往也讓我們染上隱而未現罪的印記。因此,每隔一些日子,我們需要從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退出來,專心思想和親近創造和救贖的主。在祂的恩典中,能得到身心靈的完全恢復,在工作和事奉中重新得力。每年八月初我們基督之家的聯合退修會,就是這樣很好的機會。 地毯店主還告訴我們,有些家族以貴重的地毯作為傳家寶。一條百年歷史的地毯盛載了家庭的許多回憶。當然,質料上乘的地毯久了也難免會殘破。這些家庭把破損了的地毯交給他,而他則把地毯運送到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工塲,半年一年後把整潔如新的還給他們。 其實,我們的信仰比地毯更寶貴。我們中的「信二代」、「信三代」,甚至四五代,珍惜著屬靈傳承。不過,我們教會大多數弟兄姊妹成長的家庭並沒有基督信仰的傳統。然而聖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信一代」們正開創著家族的新歷史!我們個人得到的寶貴信仰,更要成為傳家之寶。我們都希望能留給孩子和孩子的孩子最寶貴的東西,那會是你我活出基督生命的信仰傳承嗎?

在教會事奉,常有機會接觸到痛失親人的家庭,也多次在剛過世的弟兄姊妹床沿為他們作最後的祝福禱告。雖然人間的生離死別總是叫人難受,但天家重聚的盼望,是家人、親友的最大安慰、也使在旁的我能夠鎮靜地完成該盡的責任。 然而,當星期三晚站在兒童醫院重症室裡,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孩子仍然粉嫩的臉,耳邊響着孩子母親的哀哭,旁邊父親疲憊而失望的神情,我卻幾乎無語凝噎;只好黙黙呼求神的幫助,強忍內心的酸楚,呼求神的憐憫,接收孩子的靈魂,讓他在天國中得着與主同在的永遠歡愉。 在我們的心目中,孩子擁有無限的可能,是清早和煦的晨暉,誰知在意想不到時便如斜陽夕照?生活在世上,我們實在有太多的無奈和不解,只有禱告慈愛恩典的神,可憐天下父母心。 耶穌最能體察父母的心意。當祂在地上的時候,有人帶孩子來見耶穌,請祂為他們按手禱告。耶穌責備那些攔阻這些人的門徒:「讓小孩子到我這裏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馬太福音19:14) 誰不願自己的孩子身體康健,誰不願自己的孩子前程似錦,但誰又有百分百的把握說:只要這樣,或是那樣,他們就必定擁有美好的將來,幸福而快樂的人生!但耶穌知道,惟有讓小孩子到祂那裡去,他們才可擁抱天國的一切。 或有人致力培養孩子才藝、智力的開發,力求爭取贏在起跑線上。但或許我們更需要的是陪伴,珍惜有限的時光,與他們一起在生活中探索信仰的美麗。 認識神不是只限成人的虛無飄渺哲學課題,而是藉著對聖經的研習和周圍環境的觀察、歸納、總結、應用,瞭解神創造的偉大,感受主救贖的恩典,明白祂未來的計劃;在聖靈的幫助和感動下,與孩子共同制定目標和方向。 我們誰都不知道任何人的年日如何,但願所有父母孩子都共同擁有天下最寶貴的,就是基督復活的生命,使人生不留遺憾。

春節前的星期三早上,污水突然從教育樓兩個衛生間的排水口湧流而出,淹進了附近三個教室。剛好那天是年度消防系統檢測,大家就順理成章地猜測是不是測試時水壓過高引起。但檢測人員早已離去,雖與所屬公司聯繫,但也無從求證。當然,不管什麼原因,辦公室同工需要馬上完成的是聯絡清潔工幫助把教室恢復,又找來渠務公司檢查,以確定我們的管道沒有因為樹根等問題導致淤塞。 這是我們辦公室和總務同工常要處理的突發情況,卻也像我們的天路歷程。如果我們偶然被過犯所勝,就需要馬上回到主的面前認罪;又要尋找出原因,以防將來重蹈覆轍。 後來根據相關從業人員估計,由檢測消防水壓而引起這樣淹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對建築結構有認識的弟兄猜想可能附近民居偶然大量排水(例如游泳池換水),超過共用大排水管的負荷;而由於我們教會教育樓的管道位置相對較低,未能及時流走的水就從我們的兩個排水口倒流湧出。 教育樓排水管道的水平位置是由整片地區的地理環境所決定的,而信徒的靈性高低卻可藉著與主親近而得以提昇。我們既需要有每天與主同在的獨處,也需要與主內弟兄姊妹經常的團契交通。在行走天路時弟兄姊妹彼此扶持互助,許多難處和負面情緒,就能解決和舒緩,那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 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我們教會的建築物維護得不錯。但隨着時間過去,總也會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例如許多門窗的開關已不如當初自如。然而,即使各方面都保持得很好,但仍會受到外部不可知力的影響,就如這次的污水事件。 人在這世界上生活也是一樣。我們本是嘴唇不潔的人,又生活在嘴唇不潔的人中間,似乎無可奈何。但主耶穌卻願意幫助我們突破這樣的處境:一方面我們在每日在禱告和靈修中親近神,求主潔淨,又藉聖靈提醒尚未覺察到的罪;另一方面我們又與身邊的家人和朋友分享見證神的應許之福,共沐主的救贖恩典,成為歡樂的同路人。

從媒體新聞中知道,一些來自印度的年輕人,因聯邦政府的「釣魚」執法,在不存在的學校豋記註冊為學生,被控告以不誠實方法居留美國。其實,印度人通過留學、就業,然後移居美國的很多,這些誤蹈法網的年輕人只佔其中一小部分。 在全美國,特別是硅谷灣區,我們常見面的除了「老墨」,就要算「老印」了。這些印度朋友最多出現在高科技行業,在醫療、教育相關的行業裡也常見他們的蹤影。他們不但在專業領域上有所建樹,在高階管理層中也佔一定比重。然而,我們對這些鄰居們的宗教信仰又瞭解多少呢? 他們的本國與我們祖國相鄰,人口達十三億以上。有人預測到2022年,他們將成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雖然傳說使徒多馬曾抵達印度傳道,但他們主要的信仰仍是印度教。其次是伊斯蘭教,在印度的穆斯林人口比整個中東地區還要多。 印度教信徒們認為只有獨一至高無上的存在,所有男神女神都是這位神的不同版本,而只有少數被記錄下來。其中最為人熟知的是三大主神:創造神梵天(Brahma)、保護神毘濕奴(Vishnu)和毁滅神濕婆(Siva);還有邪惡的迦利女神(Kali);愛好玩樂的黑天(Krishna),以及象頭人身的幸運之神(Ganesa)。 雖然法律上印度人享有信仰自由,但基督徒在印度一些地方受到迫害。一些印度教團體認為身為印度人,應信印度教;並以武力強逼基督徒、穆斯林和佛教徒改信印度教。 印度貧富懸殊問題嚴重。當大城市裡有著昂貴的餐廳、奢侈品店、大房子時,數以百萬、千萬計的平民仍住在落後山區,在貧窮線上掙扎,與肺結核、痲瘋等傳染病搏鬥。當地教會在鄉鎮的醫院、學校和教會幫助這些有需要的人。而旅行佈道的宣教士則在各地以不同方法幫助孩子們讀書識字。 我們為那裡很多達利特人(賤民)信主而感恩。他們在基督耶穌裡尋得盼望和愛;下一代也得到新的機會。我們求神讓每個印度人看到他們都是神的孩子——不分男女、不分血統背景,都能夠接受關懷、教育和愛。我們也要求神賜智慧和愛心給政府官員和領袖,公平地保護、尊重所有人的權利。 (本文部分資料取材自 “Window on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