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藉着先知指出推羅的問題所在:「因你心裏高傲,說:『我是神!我在海中坐神之位!你雖然居心自比神,也不過是人,並不是神!』」(2節)其實,這不光是推羅人的問題,也是古往今來所有人的問題。 神以祂的形象和樣式造人,所以我們帶着從祂而來的性情和智慧。雖然因罪的緣故,神完美的樣式在我們身上已是七折八扣,甚至扭曲變形。但在祂的恩典中,多少仍保留着一些從祂而來的恩賜和才能。我們如果能夠以這些做出些什麼成果,追本溯源,榮耀理當歸與至高的神。只是多少人卻歸功給單個的自己,或者作為整體的人,偏偏忘記創造宇宙萬物的神。 主的兄弟雅各曾這樣說:「嗐!你們有話說:『今天明天我們要往某城裏去,在那裏住一年,作買賣得利!』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着,也可以作這事,或作那事。』」(雅4:13-15)連生命其實都不在掌握當中,人又可以奢談什麼呢? 當然,人問題更深的根源在於撒但的誘惑和試探。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你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12節)顯然是墮落前的天使長,曾在伊甸園裡佩戴各樣寶石,又被安置在神的聖山上(13-14節)。因美麗而驕傲、因榮光敗壞智慧,罪孽眾多、貿易不公、褻瀆聖所,便被驅離聖山,受到審判刑罰(15-17節)。美麗的撒但是我們人的前車之鑑,「所以自己以為站得穩的,須要謹慎,免得跌倒。」(林前10:12) 回應: 「主啊!驕矜的心和高傲的眼為祢所憎惡。求祢賜我謙卑的心,又願祢的靈引導,好讓我一生完全順服在祢的旨意裡。阿們!」

推羅曾是何等人傑地靈的地方:「你的境界在海中;造你的使你全然美麗。」(4節)並且「西頓和亞發的居民,作你盪槳的;推羅阿!你中間的智慧人作掌舵的。」(8節)以西結又列出與推羅關係密切的眾民:波斯人、路德人、弗人、亞發人、他施人、雅完人、土巴人、米設人、底但人等等(10-15節)。幾乎近處遠處的所有民族,都藉着這城相互往還。推羅確是名副其實的大商埠,貿易往來的樞紐。 但在神的黙示裡,曾為各國矚目、傲視同儕的推羅,竟消失於旦夕之間!盛極一時的景況,被「東風在海中」打破(26節)。「你的貲財、物件、貨物、水手、掌舵的、補縫的、經營交易的,並你中間的戰士和人民,在你破壞的日子必都沉在海中。」(27節) 推羅的傾頹,與啟示錄中巴比倫大城的結局何其相似:「哀哉!哀哉!這大城阿!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她的珍寶成了富足;她在一時之間就成了荒場。」(啟18:19)推羅也好、巴比倫大城也罷,都帶給人發財美夢。但崩潰忽然臨到,地上榮華富貴,瞬間就成為泡影,頓然灰飛煙滅。 物質的富足,地位的尊崇,也許會為我們帶來短暫快樂,卻終究都要過去。難怪主耶穌要告訴眾人:「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約6:27)主耶穌就是那生命的糧。凡信靠祂的必不再為心靈的飢渴而煩憂,因為祂能滿足我們內心深處、甚至自己也看不清的一切需要;惟有祂是我們長存到永遠的盼望。 回應: 「主啊!祢是活水源頭,勝過世間一切。惟有祢能填滿我內在的空虛,賜與我真正的、無人能奪去的滿足。感謝讚美祢。阿們!」

約雅斤王被擄後十一年十一月,神的話再次臨到以西結。耶路撒冷城已在四月九日(約主前586年6月)被巴比倫軍隊攻陷(王下25:3-4),尼布甲尼撒已成為巴勒斯坦大部分地區的新王。以西結所宣告神的審判信息轉向仍然倖存的外邦,包括推羅和埃及。 推羅在耶路撒冷西北約100哩的海邊。巴比倫大軍雖圍攻推羅達十三年,只攻下和摧毀主城,直到亞歷山大的希臘軍隊攻打推羅七個月才完全消滅包括海島部分的推羅。神宣告說:「我必使你成為淨光的磐石,作曬網的地方;你不得再被建造。」(14節)古推羅今天成為新城內的廢墟地區,僅供人憑弔的遺迹,沒有被重新建造起來。 推羅受到審判,是因為「推羅向耶路撒冷說:『阿哈!那作眾民之門的,已經破壞,向我開放;她既變為荒場,我必豐盛。』」(2節)在推羅人眼裡,具有獨特政治經濟地位的耶路撒冷陷落正是自己發展貿易、取而代之的良機。耶路撒冷受刑罰固然是咎由自取,但推羅人對患難中的鄰邦缺乏應有的憐恤和同情、更枉論提供幫助了。因此,他們也同樣受到神公義的審判。 主耶穌的教導卻不是這樣。有律法師曾挑戰耶穌關於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神和愛鄰舍如同自己的教導,故意問:「誰是我的鄰舍呢?」耶穌說了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指出身份、地位都不是關鍵,惟有憐憫人的才配成為別人的鄰舍(路10:25-37)。事實上,「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太5:7)惟有靠着基督的復活大能,我們能培育出敏銳觸覺,對人有着憐憫的心腸。 回應: 「主啊!願祢陶造我成為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祢同行的人。使人看到我的好行為,就把榮耀歸給天上的父。阿們!」

當審判的日子來到,神既沒有寛容自己的子民,不以有罪為無罪;那些素來褻瀆神、悖逆神的鄰人,又豈能逃脫神的審判呢?阿捫、摩押、以東、非利士人,都不能逃脫祂的刑罰。因為祂是萬邦的主,全然聖潔公義。神藉先知以西結宣告對這些鄰近邦國的審判,更是為着他們對神選民的敵視和仇恨。 亞捫人無視以色列人被神揀選,立為列邦榜樣的身份。當神的聖所被褻瀆、以色列地變荒涼、猶大家被擄掠時,他們的反應是「阿哈」(3節),取笑的不僅僅是以色列人,更是他們背後的主耶和華神。 摩押人和西珥人譏笑說:「看哪!猶大家與列國無異。」(8節)。他們認為猶大和列國遭遇相同,耶和華神與其他假神偶像一樣,沒有能力從巴比倫人手中拯救屬祂的子民。 以東人則沒有顧念到與以色列人本是同根生的情誼,反而趁機「報仇雪恨,攻擊猶大家,向他們報仇」(12節)。而至於非利士人也對以色列恨之入骨,不共戴天,「就是以恨惡的心報仇雪恨、永懷仇恨、要毀滅他們」(15節)。 主耶穌曾警告祂的門徒:「凡向弟兄動怒的,難免受審判。凡罵弟兄是拉加的,難免公會的審斷;凡罵弟兄是魔利的,難免地獄的火。」(太5:22)因為人都是神按照祂自己的形象和樣式所造的;雖然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但我們要知道神仍在掌管。特別是萬不可對偶有失腳的弟兄姊妹輕率的指指點點,卻要為他們懇切代求,因為「該知道叫一個罪人從迷路上轉回,便是救一個靈魂不死,並且遮蓋許多的罪。」(雅5:20) 回應: 「主啊!求祢賜寛廣的心,我就在祢的路上直奔。雖與人或有意見不同,卻能彼此尊重,因為我和身邊的人都是祢的創造,同有祢的形象和樣式。阿們!」

約雅斤王被擄(或西底家作王)第九年的十月初十,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大軍開始圍困耶路撒冷。這是以色列人永遠忘記的日子,而就在那天神向以西結以比喻宣告了對以色列的審判:耶路撒冷城如同鍋一般被放在柴火上(3節),城中百姓就是鍋中的肉(3-5節)。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慘列的刑罰馬上就會臨到:血要被暴露在淨光的磐石上(7節),肉要被煮爛、骨要被烤焦(10節)、鍋要被燒紅、锈要被鎔化除淨(11節),直到神的忿怒止息(13節)。 國破固然使人悲傷哀慟,家亡更讓人痛徹心扉。遠離故鄉的以西結卻同日經歷這兩大變故,但神吩咐他不可悲哀哭泣、甚至不可辦理喪事(16-17節)。 先知必須遵行這些有悖常理的行為,只因他要向以色列民傳遞重要的信息,就是「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使我的聖所,就是你們勢力所誇耀、眼裏所喜愛、心中所愛惜的被褻瀆,並且你們所遺留的兒女,必倒在刀下。那時,你們必行我僕人所行的,不蒙着嘴唇,也不吃弔喪的食物。』」(21-22節)以西結妻子的死象徵着聖所與以色列人再沒有任何關係;他們不可辦理喪事,也不能辦理,因為被擄的被擄,出逃的出逃。被迫飄泊的他們只來得及在路上歎息。 大多數人都是「不見親棺不落淚」,只是落淚之時已恨晚。因此,使徒保羅勸告以弗所的信徒:「你們要謹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當像智慧人;要愛惜光陰,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不要作糊塗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弗5:15-17)我們也應該把握時機,積極尋求主的旨意,忠心實現祂在我們身上的計劃,免得空留遺恨。 回應: 「主啊!當祢審判刑罰的日子,誰能受得住呢?求祢柔軟我家人朋友的心,又開通他們耳朵,張開屬靈眼睛;使他們回轉過來,就得祢的救恩。阿們。」

姐姐阿荷拉(撒瑪利亞)已喝下苦杯,妹妹阿荷利巴(耶路撒冷)也必將喝下同樣的杯。因為「你走了你姐姐所走的路,所以我必將她的杯交在你手中。」(31節)她會被圍攻、被欺凌、被掠奪、被羞辱(22-29節);因為她和姐姐一樣:褻瀆神、褻瀆神的聖所、褻瀆神所賜的美物(37-42節)。 在北國以色列被亞述帝國攻陷淪亡時期,南國猶大曾奉行遠交近攻的外交政策,與東方的巴比倫結盟,甚至把己方的軍政實力完全坦露給潛在敵人。他們不但缺乏警覺,反而沾沾自喜,誤以為是莫大榮耀(王下20:12-19)。在猶大眼中,巴比倫人「乃是作省長、副省長、作軍長有名聲的,都騎着馬,是可愛的少年人。」(23節)但當温情脈脈的面具撕下,猶大人便要喝下苦杯。 交友結盟實在不可不慎。初期教會領袖雅各曾嚴肅地警告基督徒們:「你們這些淫亂的人哪!豈不知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麼?所以凡想要與世俗為友的,就是與神為敵了。」(雅4:4)世俗的事容易勾起我們的罪性,使我們的心思意念漸漸離開神。但這並不意味着離群索居才是蒙主悅納的聖潔。或許有人蒙神特別的呼召過這樣的生活,專心一意親近神。但大多數信徒卻是蒙召生活在人群中,為家庭社會作貢獻、成為基督耶穌的見證人,把榮耀歸給天上的父神。 但怎樣才能謹慎交友,能以自己所得到基督復活的生命影響他人,而不被世俗影響自己跟從主的人生?我們需要支取神恩典的應許,「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着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6-7) 回應: 「主啊!求祢煉淨我,使我不被世俗的人事吸引,而以簡單純粹的心跟從祢;定睛仰望祢的十架恩典。阿們!」

建議討論: 「凡心裏沒有詭詐,耶和華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32:2, 和合本) 思想:你認為自己是「心裡沒有詭詐」的人嗎?試黙禱並感恩。 「我向你陳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我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惡。』」(32:5, 和合本) 思想:你上次向神陳明和認罪是什麼時候?你確定得赦免嗎? 「你是我藏身之處;你必保佑我脫離苦難,以得救的樂歌,四面環繞我。」(32:7, 和合本) 思想:你有神「必保佑你脫離苦難」的把握嗎?為什麼?

神常以容易明白的道理,來幫助我們認識祂,瞭解與祂應有的關係。阿荷拉和阿荷利巴這對姊妹花,就被先知用作比喻,生動地詰責以色列人。他清楚地說:「論到她們的名字,阿荷拉就是撒瑪利亞,阿荷利巴就是耶路撒冷。」(4節) 阿荷拉的意思是「她有自己的帳棚」。以色列十二支派分裂後,北國以色列(撒瑪利亞)在耶羅波安的策動下分別在但和伯特利安放金牛犢,供以色列民敬拜,又在邱壇建殿,將非利未人立為祭司(王上12:28-31)。從國分南北開始,北國就有了自己設立的聖所,而不是神所指定的敬拜中心。 「阿荷拉歸我之後行邪淫,貪戀所愛的人,就是她的鄰邦亞述人。」(5節)她本屬於神,卻被亞述的外在所吸引。「這些人都穿藍衣,作省長、副省長,都騎着馬,是可愛的少年人。」(6節)而事實上,「自從在埃及的時候,她就沒有離開淫亂」(8節) 至於阿荷利巴的意思是「我的帳棚在她裡面」。聖殿在耶路撒冷,南國猶大卻只有敬虔的外表,沒有心靈和誠實的內在。他們雖看見北國被滅的下塲,卻沒有引為鑑誡,「她還加增她的淫行,追念她幼年在埃及地行邪淫的日子」(19節)。 這些比喻指出了以色列人拜假神偶像的痼疾,也提醒着我們:信主以後,不要仍以世人的眼光看事物,羡慕和追逐地上的名、利、權;卻不知道既跟從基督,「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漸漸變壞的;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4:22-24)既有新的生命,就要靠主過新的生活。 回應: 「主啊!人的習慣實在難以改變。願祢賜柔軟的心、敏銳的耳,好讓我聽見祢聖靈的提醒,就走在祢的正路上。阿們!」

「我也在他們中間被褻慢!」(26節)這是神藉先知以西結所發出憤怒的呼喊。以色列人怎樣褻慢神呢?就是神吩咐他們「不可殺人」(出20:13),但「在你中間流人之血」(6節)的;神吩咐「當孝敬父母」(出20:12),但「在你中間有輕慢父母的」(7節);神吩咐「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出20:16),但「在你中間有讒謗人流人血的」(8節);神吩咐「不可姦淫」(出20:14),但「在你中間有露繼母下體羞辱父親的」(9節);神吩咐不可貪戀人一切所有的(出20:17),但「在你中間有為流人血受賄賂的」(10節)。神所揀選、要成為眾民族榜樣的以色列人卻藐視神的吩咐,神豈能不追究呢? 神為「你中間所流的血」(13節)而嘆息,為「從你中間除掉你的污穢」而把他們分散在列國(15節),並且要「在他們中間尋找一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為這國站在破口防堵,使我不滅絕這國;卻找不着一個。」(30節) 神把以色列人的種種藉着聖經陳列在我們面前,是要提醒我們:切不可重蹈他們的覆轍。但我們也知道「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羅3:20)。過去的以色列人是這樣,今天的我們也是這樣。因此,神為人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就是神的義,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並沒有分別。」(羅3:22) 我們比以色列人更有福,只要站在歷史軸線上回看,就知道基督已在十字架上完成祂的救恩。「我們若在祂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也要在祂復活的形狀上與祂聯合」(羅6:5)。無法靠自己活出神律法要求的我們,卻可以本乎恩、也藉着信,就在基督耶穌裡滿足了神的公義。那是何等奇妙!何等恩典! 回應: 「主啊!在我還是罪人的時候,祢就為我死在十架上,顯明了神的愛何等長闊高深,遠超我的猜度,過於我的想象。惟願一切榮耀、讚美都歸給祢。阿們!」

人們常有的觀念是:既然以色列是神所揀選的,那神一定會偏袒他們。這話雖不對,卻也不全錯。在世界各民各族裡,神賜以色列人的無疑是豐厚的,類似長子的福份。但神給的多,要的也多;以色列既承受長子的福份,也就要承擔長子的義務和責任,成為列邦列國的榜樣:凡敬神愛神的人民,必享受從神而來如春雨降下的恩惠;但當他們遠離神、敬拜假神偶像的時候,也在列邦列國面前成為被審判、受刑罰的鑒誡;而當他們陷進拜假神偶像的虛妄時,若聽從神藉先知的規勸,真心回轉過來,同樣能成為列邦列國在黑暗中看到光明出路的見證。也就是說,列邦列國要藉着他們來真正認識神。 可惜的是以色列人輕忽了這使命。神雖在歷史上藉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被罪迷糊了心眼的他們,但包括在位掌權的統治階層等大部分人,卻做出了錯誤的判斷,妄顧真先知的宣告,輕信假先知的言語。因此,「主耶和華如此說:『當除掉冠、摘下冕,景況必不再像先前;要使卑者升為高、使高者降為卑。我要將這國傾覆、傾覆、而又傾覆,這國也必不再有,直等到那應得的人來到,我就賜給他。』」(26-27節) 今天那應得的人——主耶穌基督——固然來了,祂得了不能震動的國。我們這些藉信心跟隨基督的人住在世上各民各族中,享受從祂而來的各種屬靈之福,又有聖靈印下得基業的憑據,成為祂美好的見證人。只是我們面對號稱「進步開放」的主流文化時,也「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免得如同當日的以色列人,成了收在斗底下的燈、沒有鹹味的鹽,結局只有傾覆、傾覆、而又傾覆。 回應: 「主啊!惟有常在祢裡面,祢也常在我裡面,我才能多結果子。因為離了祢,我就不能做什麼。我是祢手中的工,願祢親自堅立。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