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結出身於祭司家族(1:3),在蒙召作先知事奉的晚年,得以在異象中看見宏偉的聖殿,甚至來到聖所那裡。他雖未能真正執行祭司的工作,但相信已大得安慰和激勵。以西結在異象中所看見的聖所(殿)和至聖所(內殿)的大小,與所羅門所建造的聖殿相同(王上6:16-17)。帶領以西結的那位「他量殿長四十肘、寬二十肘」(2節),以西結自己雖在異象中也不能進入至聖所,所以只是帶領的那位「他到內殿,量牆柱,各厚二肘,門口寬六肘,門兩旁各寬七肘。他量內殿,長二十肘、寬二十肘;他對我說:『這是至聖所。』」(3-4節)內殿代表的是神同在,外殿是人藉祭司到神面前的地方。內外殿交接的地方有木頭造的壇,「他對我說:『這是耶和華面前的桌子。』」(22節) 相同大小的殿和內殿,使人想到自創世以來,神對人的愛從不改變。全然聖潔的神不能與生來就帶着罪性的人同住,就把祂的聖潔與榮光自隱在至聖所內,以基路伯的翅膀遮蔽。但到了新約時代,我們就清楚明白耶穌基督被掛在木頭上,為人開出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基督自己是祭牲,祂又「照着麥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遠的大祭司,就為我們進入幔內。」(來6:20)而我們這些信靠耶穌基督的人,就藉着祂的寶血,得以坦然來到父神的施恩寶座前。 以西結仔細描寫了聖所和至聖所的一切,但卻沒有提到舊約時代至聖所內應存放的約櫃、兩塊法版、盛嗎哪的金罐和亞倫發過芽的杖;也沒有解釋這些物件的去向。但我們知道,它們所代表的意義都已經成全在死而復活的基督身上。神的律法刻在信徒們心版上,祂的恩惠和權柄也在順服聖靈帶領的人當中顯明。 回應: 「主啊!感謝祢的慈悲和憐憫,能藉着信靠祢而享受祢的奇妙的恩惠;願祢的權柄和榮耀藉我而彰顯,吸引照亮世上的人。阿們!」

以西結在異象中「參觀」聖殿,是在神的使者帶領下,按着預先安排的次序觀看。先知從外院出發(17節),詳細地記錄下他所行的路徑:「他帶我往南去」(24節)、「他帶我從南門到內院」(28節)、「他帶我到內院的東面」(32節)、「他帶我到北門」(35節)、「他帶我到殿前的廊子」(48節)。神就是那樣的一絲不苟、按部就班地引領;而人只有安心地跟從祂,仔細觀察所行經的路徑,才能真正明白和參與其中。 在神的普世救恩計劃中,祂從亞伯拉罕一人到興起以色列一個民族,又從這個民族的興衰中逐漸聚焦到道成肉身的耶穌,再從祂身邊興起十二使徒,又揀選了保羅和他的同工,把救贖的福音從西亞傳到歐洲,然後又傳到美洲和回到亞洲。在人看來這歷經兩千多年的路途未免遙遠,但神卻看透環境和人心,知道哪才是日子滿足的時候。 對於個人和教會來說,其實也是一樣。我們雖比前人有更好的醫療藥物,享有更長的壽命。但「神龜雖壽,猶有竟時」,大部分人不過八、九十,過百的是鳯毛麟角。因此,我們常懷「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的心態。從一方面來說,時常策勵自勉,不致虛度年華,那是好得無比。但另一方面卻往往越過神的引領,忽略了過程中理應注重的細節;好像為了焦急看到殿和至聖所,就從外院穿過內院,直奔殿前,而沒有好好杖量門洞、廊子、窗櫺、臺階。當我們太看重「自己的」功業,就容易把這世代人該盡的使命,留給下世代的人來填充。 我們要懇求「祂帶我」,同時也應要有甘心樂意的「我遵從」。 回應: 「主啊!我本是忤逆的人,心如野馬不肯降服;惟願祢的靈親自駕馭,使我忠心順服地遵從祢的帶領。阿們!」

主前573年四月,耶路撒冷城已被佔領超過十年。在人看來,以色列這個民族獨立自主的歷史已告結束;從此以後就只能依附在強權政體下,與其他人民混居,像許多別的民族一樣。然而,神對以色列人的帶領超乎專家學者的分析。祂要藉着所揀選的人重建祂的城和祂的殿。而祂在異象中向先知以西結啟示的,更關乎祂末後的心意安排。為此祂吩咐以西結要特別留心異象中的一切。所以,「那人對我說:『人子阿!凡我所指示你的,你都要用眼看、用耳聽、並要放在心上;我帶你到這裡來,特為要指示你;凡你所見的,你都要告訴以色列家。』」(4節)先知所要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忠實地向人傳達神的心意。而要在傳達過程中不出差錯,就必須首先「用眼看、用耳聽、並要放在心上」。 用眼看,就是要好好觀察,藉着身邊的人、事、物,認識神做事情的原則和心意;用耳聽,就是不要讓自己的意思先入為主,不要讓人為的噪音蓋過神真實的吩咐和提醒;而放在心上,就是要再三思想、認真瞭解、印證、確認沒有錯誤。 今天的我們比舊約時代的百姓蒙福,因為父神的心意已經藉祂獨生愛子耶穌基督道成肉身而顯明,又藉着使徒們記錄成為文字。透過聖經,我們可以用心靈的眼睛看主耶穌在地上的作為、用屬靈的耳朵聽見祂的教導、又在聖靈的幫助下存記在心裡。 每當我們有所領受,家庭、工作和生活就成為耕耘實踐之地,使我們因信而得的新生命不斷成長、成熟,在世人中配稱為基督的跟隨者。而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把所領受的,以語言轉告身邊的人,使人們同得屬靈的好處。 回應: 「父神啊!感謝祢賜下聖經,讓人讀了能認識祢在歷史中的作為、明白祢的心意,好讓我們能倣效祢的愛子基督耶穌完全順服,彰顯祢的榮耀。阿們!」

聖經中神藉先知反覆的提到:「就知道我是耶和華」。無論是審判或拯救,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指向相同的目標:讓人認識和經歷神。因此,祂「要降火在瑪各,和海島安然居住的人身上;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6節)「我要在我民以色列中顯出我的聖名;也不容我的聖名再被褻瀆,列國人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以色列中的聖者。」(7節)「我必顯我的榮耀在列國中;萬民就必看見我所行的審判,與我在他們身上所加的手。這樣,從那日以後以色列家必知道我是耶和華他們的神。」(21-22節)「因我使他們被擄到外邦人中,後又聚集他們歸回本地,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他們的神…」(28節) 先知以西結在外邦被擄的以色列民中事奉。當他們面對國破家亡的現實,眼目大概只關注着彷彿渺茫的家國前途。但神提醒他們祂是那位與他們立約的神。時候將到,不僅以色列人,列邦列國都要知道祂就是耶和華。 讓世人都知道祂是神的心願。「知道」不僅是頭腦對神存在的認知,更是生命感受的親身體驗。堅決拒絕和敵對神的,如瑪各的歌革,在神的榮耀中恐懼戰兢,步向消亡。而接受基督耶穌進入生命裡,就與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完全契合;因為這是神按祂自己的形象和樣式造人的本意。 當罪進入世界,人背離了神。罪成了人神相隔的障礙,直到基督耶穌以自己的死拆毁這隔斷的牆,也以謙卑順服成為人新生命的榜樣,使人能藉信而重生,恢復當初應有模樣。神允許仇敵的破壞暫時揮之不去,人就在苦難的洗煉中,對神不再是被動的接受,而是積極的迎迓;使祂的名在普天下被高舉和頌揚,得着配得的榮耀。 回應: 「主啊!世人都當知道祢是那位願意與人立約、建立親密關係的神;好讓祢的名在人身上顯大,得着當得的榮耀。阿們!」

當以色列人強大起來,以瑪各地的歌革為首的北方聯盟就要攻擊他們。沒有人能夠有確切證據指出歌革所代表的具體國家:有人認為是波斯王古列、或是希臘亞歷山大,近代則曾認為可能是蘇聯布爾什維克政權,或者任何地理位置在巴勒斯坦以北的國家。不過,更可能的是這段經文指向末後千年國度結束時的最後爭戰(啟20:7-9)。 蒙恩的以色列人彷如骸骨復生般重得與神和好,也與人和好的生命(37章),正逐漸強盛的時候,就引來歌革的攻擊,他們與波斯人、古實人、弗人、歌篾人、陀迦瑪族人合組成北方聯盟軍,南下大舉進攻以色列。但貌似強大的敵人,在耶和華眼中卻是不堪一擊,「我必顯為大,顯為聖,在多國人的眼前顯現;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23節) 不僅以色列人要注意,從屬靈意義上來說,所有神的子民都要警惕,就是自以為站立得穩的時候,小心會跌倒。因為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不過,仇敵的任何攻擊都在神嚴密的監控之下,「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神允許這些事情發生是為了屬神子民的好處,「到我在外邦人眼前,在你身上顯為聖的時候,好叫他們認識我。」(16節) 神並不曾應許信徒們可以豁免地上的困難,但卻應許無論何時都與他們同在,共嘗生活中一切酸甜苦辣。 回應: 「主啊!惟在祢裡面我才有面對困難挑戰的勇氣,因祢比萬有都大,又愛我保護我如同祢眼中的瞳仁。感謝讚美祢。阿們!」

使徒保羅在羅馬書中說:「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羅5:12)人的死包括了靈性和身體,具體表現上是人與神、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阻隔。人無法靠自力挪去這些阻隔,惟有基督的十字架重新建構了人與神和人與人的相通之路。 以西結在聖靈的引導下,看到遍布平原的骸骨「上有筋,也長了肉,又有皮遮蔽其上」(8節),並且當他遵從神的吩咐說預言時,「氣息就進入骸骨,骸骨便活了,並且站起來,成為極大的軍隊。」(10節)這是耶和華的軍隊,遵從祂的旨意而行。人與神再次相通。 不僅這樣,以西結又按照神的吩咐,把代表猶大族及其同伴支派的杖,與代表以法蓮及其同伴支派的杖連接為一,在他手中成為一根(16-17節)。這表示曾經國分南北的以色列要重新統一起來。並且「我的僕人大衛,必作他們的王;眾民必歸一個牧人;他們必順從我的典章,謹守遵行我的律例。」(24節)人與人之間隔斷的牆被打破,重新和好。 當神藉着以西結向被擄的以色列民宣告這樣的信息時,他們就大得安慰,知道他們自己雖不可靠,但神卻是信實的,必不丟棄他們,也讓分裂四散的以色列民重新合而為一。 我們的信仰生活也是這樣的關係重建過程:信靠基督耶穌已經成就的救贖恩典,我們得以與神重新和好;而與神和好生命的具體表現,就是能夠與人和好——不憑自己的血氣攻克己身,卻是倚靠基督復活的大能,凡事都能做。 回應: 「主啊!憑自己我只能愛可愛的人,但靠着祢我卻能學習愛那些不太可愛的人;因祢已為萬民捨了自己,凡信靠祢的都不至於羞愧。阿們!」

建議討論: 「耶和華阿!與我相爭的,求祢與他們相爭;與我相戰的,求祢與他們相戰。」(35:1, 和合本) 思想:在工作和生活中,你怎樣面對別人的惡意攻擊? 「我在患難中,他們卻歡喜,大家聚集;我所不認識的那些下流人,聚集攻擊我;他們不住的把我撕裂。」(35:15, 和合本) 思想:你會怎樣對待那些「恩將仇報」(13-14節)的人? 「我的神我的主阿!求你奮興醒起,判清我的事,伸明我的冤。」(35:23, 和合本) 思想:你相信神會伸明你的寃嗎?為什麼?

神將以色列人驅散到列邦,按他們所行的惡施行審判和懲罰(19節)。但神卻應許:「我必從各國收取你們,從列邦聚集你們,引導你們歸回本地。」(24節)並且潔淨他們;賜他們新心新靈,又將神的靈放在他們中間,使他們能順從律例、遵行典章(25-27節);「你們必住在我所賜給你們列祖之地,你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你們的神。」(28節)洗淨污穢、新心新靈、聖靈內住,這救贖的應許直到基督耶穌的降生、受死、復活才得以實現;並且這救恩從以色列人擴張到萬國萬民,使一切信靠基督的都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又有聖靈的印記成為末後得産業的憑據。 神藉以西結清楚說明:「以色列家阿!我行這事不是為你們,乃是為我的聖名,就是在你們到的列國中所褻瀆的。我要使我的大名顯為聖;這名在列國中已被褻瀆,就是你們在他們中間所褻瀆的。我在他們眼前,在你們身上顯為聖的時候,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22-23節)以色列人能從被擄之地重回迦南,不是由於他們作出什麼特殊貢獻,也不是這個民族出色過人,而是神的名要在列國中顯為聖、得榮耀,就特意揀選了他們。從以色列人的經歷,人們能夠認識到神的信實、慈愛、公義等種種特性;他們負有特殊的使命。 新約時代的基督徒也是一樣,正如使徒保羅說:「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弗2:8-9)既然本是不配、就全是恩典。從來沒有人見過神,惟有神獨生子耶穌將祂顯明。當信徒們活出內在基督復活的生命,人就能認出我們是主的門徒,歸榮耀與三一真神。 回應: 「主啊!願祢的名藉着信靠祢的人在萬國中被高舉、在萬民中被頌揚。我是祢手中的工作,全按着祢的心意在基督裡做成。阿們!」

巴比倫人的入侵,使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成了「大山小岡、水溝山谷、荒廢之地、被棄之城、為四圍其餘的外邦人所佔據、所譏刺的」(4節)。然而,神卻應許復興這地,「我必使以色列全家的人數,在你上面增多,城邑有人居住,荒場再被建造;我必使人和牲畜在你上面加增;他們必生養眾多;我要使你照舊有人居住,並要賜福與你比先前更多;你就知道我是耶和華。」(10-11節) 儘管在外邦人眼中,以色列地曾吞吃人,又使國民喪子(13節)。但神卻定意眷顧,「所以主耶和華說:『你必不再吞吃人,也不再使國民喪子;我使你不再聽見各國的羞辱,不再受萬民的辱罵,也不再使國民絆跌。』這是主耶和華說的。」(14-15節) 雖然過去神曾經宣告:「這地荒涼、令人驚駭」(33:28),但它卻必將復興;「因為祂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30:5)神不以有罪為無罪,但當人在主恩中決心悔改,回轉過來,就得醫治。 然而,有人誤解了神的恩慈。例如以為人「信主」後可仍像未信之時行事為人,只需再禱告「認罪」又得寛宥。卻不知這樣彷若把基督重釘十字架,神的名因他在不信的人中間被羞辱。真正的信是完全從舊生活中回轉過來,心口如一的立志從此要靠基督而活;真正的認罪需要認識到以往的不對,為自己的過犯傷痛,甘願付上補償的代價。屬靈生命越成熟,對罪也就越敏感。我們萬不可藐視主豐富的恩慈、寬容和忍耐,當曉得祂的恩慈是要領人悔改的(羅2:4)。 回應: 「主啊!祢必復興祢的土地,人在其上領受祢的恩慈與寛容,就思念到是祢的信實和慈愛能帶給人永生的盼望。感謝讚美祢。阿們!」

西珥山本是以色列兄弟之邦、以掃後裔以東人居住的地方。但神卻指令以西結向他們宣告:「對他說,主耶和華如此說:『西珥山哪!我與你為敵,必向你伸手攻擊你,使你荒涼、令人驚駭。』」(3節)那是由於兩個原因:「因為你永懷仇恨,在以色列人遭災,罪孽到了盡頭的時候,將他們交與刀劍。」(5節)以及「因為你曾說:『這二國這二邦必歸於我,我必得為業(其實耶和華仍在那裡)』」(10節)。 以東人對以色列人永懷仇恨。因此,當以色列人遭軍兵之災時,他們落井下石,幫助敵人對付兄弟民族。他們心中惱恨,全然不顧親情,還要趁機加害,這是神極不喜悅的事。當然,從以東人的角度來看,他們總會認為自己有理。但正如保羅勸告羅馬教會的信徒:「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着:『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12:19)若放任自己忿恨不息,長懷報復之心,就只會被惡所勝。 以東人受罰,還因為他們想要得到以色列人的土地,特別當以色列人被擄,這地荒涼,他們更認為那是得地良機。但他們只看到以色列人遇災,卻忽略了「其實耶和華仍在那裡」 。祂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至高者,掌管全地和所充滿的。因此,「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着,也可以作這事,或作那事。』」(雅4:15)怎樣才知道主的「願意」?我們要學習放下自己的意思,在祂的面前尋求祂的心意。藉着研習聖經,我們能明白到祂的黙示;又藉着懇切禱告,領受祂在自己身上的帶領;在教會、家庭、工作和社區中,按照祂的心意服事這個時代的人。 回應: 「主啊!願祢賜我寛廣的心,使我不致長懷怨恨;又賜我明白祢旨意的心,謹守遵行祢所帶領、好得無比的人生路。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