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們從耶穌受審的罪狀:誘惑國民、禁止納稅給凱撒、以及煽惑百姓中,看到魔鬼陷害耶穌的伎倆:假見證與誹謗。因此,當教會與門徒也因此遭到迫害時,我們不要感到吃驚,因為為基督的名受苦是有福的。然而,我們需要忍耐到底,背起十字架,與耶穌同走天路。   其次,我們看到那些沒有救恩的大人物,面對耶穌時所有的摻雜和奇怪的動機。位高權重的希律王「很歡喜;因為聽見過他的事,久已想要見他,並且指望看他行一件神蹟」。每一個時代中,都有許多有名或有財富的人,他們可能為耶穌感到新奇,但是生命卻止步於此,被世界的鐵鏈拴緊,無法謙卑在耶穌面前。讓我們可憐這些表面風光,但是仍舊死在過犯罪惡的人。他們良心沒有真平安,我們從前也是如此,求神恩待。   最後,從彼拉多和希律王彼此雖有齷蹉,但因敵視耶穌而成為朋友這件事,我們看到現今這沉淪之世界將要面對的審判。那些抵擋福音的各種勢力,會因要抵擋耶穌聯合起來,一同迫害真正跟隨他的門徒。求主讓我們在真理上站立得穩,剛強壯膽傳揚主的福音。 回應:   「主啊!感謝你受苦的榜樣,引導我們持守真理,剛強壯膽去面對仇敵的攻擊。求主堅固我們,用生命去活出真道。」

  在文明社會裡,人們常會為了既達到目的,又要贏得清譽,而嘗試「公義化」自己的行為。因此,披著敬虔外衣的民間長老、祭司、文士,在公會裡盤問耶穌:「你若是基督,就告訴我們。」(67節)又說:「這樣,你是神的兒子嗎?」(70節)他們並沒有期待耶穌解說明白,因為他們要的不過是扳倒他的證詞,以合理化這次拘捕行動。   所以當耶穌回答:「你們所說的是。」(70節)他們欣喜若狂:「何必再用見證呢?他親口所說的,我們都親自聽見了。」(71節)意思是不必再找耶穌「褻瀆」的證據了,他已自己承認了。無論逮捕、控告都已「合情合理合法」,所有什麼收買、陷害都「不過份」。他們以「結果」論證程序的「公義」,卻毫不猶疑地漠視、輕忽了耶穌證言的真確——祂坐在神權能的右邊,將要審判世人!   兩千年的歲月彈指一揮間,人們今天仍以各式各樣的行動「公義化」自己的主張,卻不知在論斷別人時已定了自己的罪。我們要慎思明辨:惟有神才是真正的公義源頭,「公義和公平,是你寶座的根基;慈愛和誠實,行在你前面。」(詩89:14)任何人的公義,都應在基督的愛中使公義的神得著榮耀。 回應:   「主啊!人都是虛謊的,惟有祢是公義,誠信和慈愛。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通行全地。阿們!」

  彼得實在擁有過人的勇氣。捫心自問,如果我們在他的處境,恐怕不能做得更好。面對猶大以親嘴問安作為出賣的暗號,大批人拿著刀棒捉拿耶穌,彼得不顧自身安危,拔刀保護恩師,實在令人欽佩。然而,耶穌並沒有嘉奬他的行為,只是輕歎:「到了這個地步,由他們吧!」(51節)是啊,人若要堅持自己的頑梗,除了心痛的無奈,其他人又能怎樣?   當其他門徒四散,彼得依然遠遠地跟著被抓的耶穌,甚至進了大祭司的宅院。但冷靜下來,彼得開始思量自己身處的環境——那是敵人的大本營。坐在院子篝火旁的僕人使女開始打量起這個他們不熟悉的人,試探式的查問他與拿撒勒人耶穌的關係。彼得本能地否認,一次、兩次、三次。正如耶穌先前預言那樣。   「他就出去痛哭。」(62節)或許這就是彼得與猶大的最大分別——看到主轉過身來,彼得想起祂曾對自己所說的話,就難過得哭起來。猶大呢?主耶穌雖再三提醒,他卻聽而不聞,仍在背叛的路上堅定地走下去。在耶穌面前,有人選擇了信靠到底,有人選擇了分道揚鑣。無論如何,只要是人就不會永遠正確。但在醒悟到錯誤時深切反省,堅決回轉,就能把握住主給人的第二次機會,甚至被主模塑成祂所能大用的器皿。彼得就是我們的樣本。 回應:   「主啊!祢是賜人第二次機會的主,讓人在犯錯後深切悔改仍能被祢所用,在祢的國有份。感謝祢!阿們。」

  「他被列在罪犯中!他被列在罪犯中!」對完全聖潔、完全公義的耶穌來說,是生命不可承受的重。打個不完全恰當的比喻:就如同故意讓有著潔癖的人,掉進滿是垃圾污穢之物的泥淖中,那絕對不可以忍受。更何況這意味著因歸算在祂身上世人的罪,必然導致與聖潔的天父分離。那對從起初就與父原為一的祂,會是何等撕心裂肺的痛!   所以,祂需要禱告,祂需要稍稍獨處,祂需要同伴扶持。即使有天使從天上顯現,加添祂力量,「耶穌極其傷痛,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44節)獨自承受無人能瞭解的痛苦,耶穌的身心靈都到了人肉體能承受的極限。   我們或會疑惑,耶穌怎會需要門徒禱告?門徒的禱告能起什麼作用?但這卻偏偏是神做事情的原則——人禱告能起的作用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真誠禱告能使人穿透時空參與到屬靈的爭戰;敬虔的禱告能使人得屬靈的智慧,看清眼前發生的事情,免得入了迷惑。   然而,在耶穌極度需要門徒禱告的時候,他們睡著了。雖然心靈願意,肉體畢竟軟弱,他們睡著了。我們並不比二千年前的門徒強,實在需要聖靈保惠師的幫助:儆醒!等候基督再來。 回應:   「主阿!這是祢何等的付出和恩典,因世人沉重的罪都歸算到祢的頭上,我藉信與祢聯合,就能被算為義。感謝祢。阿們!」

  雖然信主歸屬基督,但原生家庭與成長環境,仍然深刻地影響著我們的價值觀及左右我們待人處事的態度。跟從基督三年半的門徒,也離不開這樣的規律。他們才剛與耶穌共吃逾越節的晚餐,迅即又陷進誰大誰小的話題。   耶穌介入他們的爭論,告訴他們僕人領袖的道理。然而,對他們來說,這與世間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誰又能真正理解呢?為大的要像年幼的,對人畢恭畢敬;為首領的要像奴僕,聽候人的差遣。如果不是真的認識天國的寶貴,誰又願意這樣做?   但耶穌竟為我們立了榜樣:祂到這個為自己而創造的世界,卻要受擠兌逼迫、輕慢侮辱、甚至背叛殺害。祂遵從看似愚笨的道理,卻達成最高的至善。跟從祂的也是這樣,自以為高的必降為卑,而自卑的卻被舉為高。看重的不是今世的享用,而是永生的福樂。   事實上,我們生活在地上,經常在世界與天國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價值觀間搖擺。我們沒有誇口的本錢,只要關心的焦點在自己身上,就逃脫不了跌倒的命運;惟有定睛仰望耶穌,祂必保守復興。就如祂對彼得的應許與吩咐:「西門!西門!撒但想要得着你們,好篩你們、像篩麥子一樣;但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31-32節) 回應:   「主阿!感謝讚美祢。我是軟弱的,祢卻是剛強的。願祢自己親自吸引我的眼目,使我的關注全在祢身上。阿們!」

  逾越節的筵席是猶大人按照神的吩咐,為紀念當初摩西帶領他們先祖離開埃及而設立的。那筵席並非大魚大肉,也沒有精細烹調,考究舌尖上的美味;有的只是無瑕疵的羊羔,以及無酵餅、苦菜等物,加上滲了水的葡萄酒。他們在席間傳講先祖出埃及的經歷,感謝神把他們從為奴之家領出來的救贖之恩。   耶穌與門徒一起的最後晚餐也是遵從傳統的配置,但耶穌卻為這禮儀賦與新的意義:他「又拿起餅来祝謝了,就擘開遞給他們,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也應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飯後也照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約,是為你們流出来的。』」(19-20節)他再也明白不過的對門徒們表示:我就是那逾越節的羊羔,藉著與我的身體與血聯合,你們是已經出死入生的了。只是有人雖被提醒,卻仍執迷不悔的出賣耶穌。   因此,當參與聖餐敬拜的時候,我們除了要思想到耶穌的身體為我們捨,祂的血為我們流;在主的面前,我們更要求聖靈鑒察自己的心思意念和行事為人,求主赦免與所蒙的恩不相稱的地方。我們能得生命、甚至得更豐盛的生命,原都是出於祂那無可測度的捨己之愛。 回應:   「主啊!謝謝你何等長闊高深的愛,遠超我能想像。你的餅、你的杯,都是你復活生命的記號。阿們!」

  人的不信靠不能廢掉神的信實。儘管以色列人沒有專心一意跟從耶和華神,祂仍建造起祂的聖所,又揀選大衛為祂的僕人,牧養以色列民。當神子耶穌來到藉祂所創造的世界,人們卻不接受祂。祂仍甘願遵從父神的旨意,在十字架上承擔了世人的罪,付上生命的代價,又藉聖靈從死裡復活,叫一切信靠祂的人不但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深哉!神的智慧和知識,何其難測!祂的慈愛高及諸天!祂的公義廣袤無極! 建議討論: 「又揀選他的僕人大衛,從羊圈中將他召來。」(78:70, 和合本)   思想:主耶穌怎樣從人群中揀選和呼召你來得救恩? 「於是他按心中的純正,牧養他們,用手中的巧妙,引導他們。」(78:72, 和合本)   思想:主耶穌曾怎樣牧養你?又怎樣引導你的生活?

  猶大也許是門徒中最「聰明」的一個。當其他人還沒弄明白耶穌所說的要被逮捕、被鞭打、被羞辱、被殺害的時候,猶大顯然聽懂了。因此,他做出了一個我們眼中看來極不道德,但從今世投資回報的角度來看,卻似是最佳的決定——出賣耶穌。猶大知道耶穌無意運用他的影響力,發動以色列人進行一塲轟轟烈烈的革命,也沒有打算以他的超自然能力,與羅馬政權對行冰與火的對抗。既然這樣,繼續跟隨耶穌最終到達的,絕不會是政治權力和金錢酬報的利益,而是各各他的十字架。現在離開這個「小集團」、把耶穌交在祭司文士手中,不但可以投資止損,祭司長答應的酬報更可補償這些年日因為跟從耶穌,不事生産而蒙受的「損失」。然而,猶大沒有聽明白、也不相信耶穌死後還有復活,以及存留到永遠的盼望;他對耶穌的認識只有一半,因他從未把自己交托在基督手中。   今天也有許多「基督徒」樂於參與教會的各樣活動,喜歡與其他弟兄姊妹建立友誼,積極參加教會組織的社會公益,如扶貧抗疫救災等行動。但他們對耶穌的愛和公義只停留在今生的認識,看不見末後的盼望。因此,倘若困難來到、逼迫臨近,他們很自然地選擇退卻。他們雖然跟從過基督,卻不真正的認識和瞭解基督,更談不上與基督聯合,讓祂復活的生命流淌到身上,改變自己的人生。我們不要效法猶大,卻要看到除去世人罪孽的逾越節羊羔,帶來的不但是今生、更是永世與神同在的盼望。那不是金錢能買的寶貴。 回應:   「主阿!求祢賜我超越的屬靈眼光,得以看見信靠祢的美好,就輕看世界的吸引,以祢為人生的至寶。阿們!」

  基督徒需要「胸懷天國,放眼世界」,因為每天發生的事情,疫症天災、政治經濟,誰的命更矜貴,都無不從正面或反面印證著基督快要再來的信息。耶穌當日對耶路撒冷城被圍攻、聖殿被毁滅的預告,在主後70年提多將軍率領的羅馬大軍圍城進攻得到了初步的應驗,但在末後時更將要完全實現。   當我們看到戰後以色列居然重新立國,此後這小國居然打敗鄰國強大的武力,擴張自己的國土;到了這二十一世紀,美國的特朗普總統又居然公開正式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國首都。無花果樹和各樣果樹已發芽了,夏天已經近了。「這樣,你們看見這些事漸漸的成就,也該曉得神的國近了。」(31節)   我們實在不知道主再來的日子,世上根本没有人能夠知道,只有天父知道。但耶穌卻警告說:「你們要謹慎,恐怕因貪食醉酒並今生的思慮,累住你們的心,那日子就如同網羅忽然臨到你們;因為那日子要這樣臨到全地上一切居住的人。」(34-35節)我們既同為主內肢體,就應當常常代禱、彼此提醒、互相幫助,免得有人入了迷惑。 回應:   「主啊!我雖不知祢駕著天雲大有榮耀降臨的日子在什麼時候,惟懇求祢賜我儆醒的心,挺身昂首的等候祢再來。阿們!」

  奉獻的時候,我們會怎樣決定奉獻的數額呢?當那寡婦把兩個小錢投進聖殿的庫時,她顯然没有想那麼多。這兩個小錢,夠不上那用「美石和供物妝飾」的聖殿最低維修費用。耶穌卻稱讚她投進的比眾人都多,「因為眾人都是自己有餘,拿出來投在捐項裡;但這寡婦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養生的都投上了。」(4節)她的「多」,雖没有反映在聖殿收支報表的進項中,卻記錄在生命册上。聖殿終究没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她所擺上的卻永遠銘刻在天上。   當我們說要成為神百般恩賜的好管家時,並不是為捨不得放下擁有權的人暗開後門,給出一個冠冕堂皇的說法;而是讓跟隨基督的人,真心實意地把所有的有形無形資産,都完完全全交託在神手中。此後就常常尋求祂的心意,要知道祂怎樣使用清單上的每個項目,並且順服地執行。   末後的日子越來越近,「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地要大大震動,多處必有饑荒瘟疫;又有可怕的異象,和大神蹟,從天上顯現。」(10-11節)跟從基督的人甚至要被逼迫、被恨惡,惟有忍耐到底才得保全靈魂。在這末後的時刻,我們要把祂所給的「小錢」投到哪裡,以成就祂的心意? 回應:   「主啊!感謝祢給人不同恩賜,又賜人機會全然奉上,以滿足祢的心意,並使祢的名得榮耀。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