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困苦中,總容易憶記起過去的榮耀。在耶利米的哀歌中,耶路撒冷城昔日的兒女佳話,都定格成一幀幀黑白相片。但人們眼前卻是聖城的可怕景象:「餓死的,不如被刀殺的;因為這是缺了田間的土產,就身體衰弱,漸漸消滅。慈悲的婦人,當我眾民被毀滅的時候,親手煮自己的兒女作為食物。」(9-10節)為了在饑饉中沒有明天地活下去,人與獸的分際已然泯滅。 然而,這不僅僅是巴比倫大軍鐵蹄下耶路撒冷人的偶然不幸;人類歷史不間斷地在世界不同角落重覆着相似的軌跡。從亞洲到非洲、從歐洲到美洲,曾承受神那口氣而成有靈的活人,早在伸手摘下分別善惡樹上果子的同時,已成了只靠弱肉強食本能而活着的死人。因為「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太4:4)在遠離神話語的同時,人們也從「素來比雪純淨、比奶更白」、「比紅寶玉更紅、像光潤的藍寶石一樣」(7節)的高貴,落入「比煤炭更黑」、「皮膚緊貼骨頭、枯乾如同槁木」(8節)的悲哀。 在看似無望的困局中,耶路撒冷人的經驗是:「我們仰望人來幫助,以致眼目失明,還是枉然;我們所盼望的,竟盼望一個不能救人的國。」(17節)因為惟一可靠的不是人、不是勢力、不是才能;而是那曾在高天之上,卻甘願為拯救罪人而道成肉身的神。「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祂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4:15-16)祂在等待着我們的一切呼求和代求。 回應: 「主啊!祢拯救引導着凡信靠祢的人,誰可離開祢的話語而得存活呢?願祢的杖、祢的竿安慰一切困境中的人,也帶領他們步向光明。阿們!」

當幾近絕望的時候,我們會怎樣求告神呢?先知耶利米被關在水牢中,他這樣呼喊:「耶和華阿!我從深牢中求告祢的名。」(55節)神豈不知他被關在監牢裡?但禱告中把我們的境況向神陳明,能幫助自己認清所處的環境和光景。 然後他明確地懇求:「耶和華阿!祢見了我受的委屈;求祢為我伸冤。」(59節)耶利米遵從神的吩咐,向眾人直言神黙示的話語;結果雖或未至於觸犯叛國罪,卻肯定被一些人標籤為親巴比倫派。直言無諱卻被人懷疑動機,以及背後隱藏之意。在罪的世界裡,人都以自我中心,只聽愛聽的、卻過濾掉不願接受的事實;人與人的溝通何等困難。因此,主耶穌教導門徒們不要信口開河:「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太5:37) 耶利米又告訴神:「耶和華阿!祢聽見他們辱罵我的話,知道他們向我所設的計,並那些起來攻擊我的人口中所說的話,以及終日向我所設的計謀。」(61-62節)神的眼目遍察全地,耶利米受到怎樣的屈辱和設計,祂當然知道,並且知道得很詳細。在生活中我們所遇見的挑戰和試探,祂都瞭解,祂也明白哪些是我們人能承受,哪些需要祂額外的保護。 最後,耶利米求告神:「耶和華阿!祢要按着他們手所作的,向他們施行報應。」(64節)先知並沒有通過人脈和政治網絡,去尋求自己的「公義」,卻把一切交在主手中。這也是使徒保羅對羅馬教會弟兄姊妹的教導:「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着:『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12:19) 回應: 「主啊!感謝祢應允我們有向祢呼求的權利。在面對羞辱、委屈、冤枉時,我可以向祢求告,因為祢必要審判眾民,在人間彰顯祢的公義。阿們!」

「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來12:11)沒有人喜悅受管教的經歷,卻歡迎管教帶來的結果。 耶利米形象地描繪了人在神管教的杖下所感覺的苦況:行在黑暗(2節)、皮肉枯乾、折斷骨頭(4節)、苦楚和艱難圍困(5節)、像死了許久(6節)、銅鍊沉重(7節);並且禱告不能上達(8節)、將我撕碎、使我淒涼(11節)、被當作箭靶(12節)、成眾民笑話(14節)、苦楚充滿、飽用茵蔯(15節)、沙石斷牙、灰塵蒙蔽(16節)、遠離平安、毫無好處(17節)、力量衰敗、毫無指望(18節)。簡單來說:我真是苦啊! 有人形容這是走過心靈的曠野,也有人認為是黑暗步行的經歷。但無論是曠野或黑暗,當眼目專注在自己和環境時,人就容易陷進感慨萬千、長噓短歎、憂鬱擔心中。但當轉眼定睛在神身上的時候,就會發覺:「我們不至消滅,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是因祂的憐憫,不至斷絕。每早晨這都是新的;祢的誠實,極其廣大。」(22-23節)因為我們的盼望完全奠基在神的信實和慈愛之上,祂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神,是不變的全能者。 況且,正如使徒保羅所說:「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經過了流淚谷,就得見力上加力的泉源之地。 回應: 「主啊!祢的管教總是為着人的好處;但求祢顧念人的軟弱,使他們能在曠野裡飲清泉、在黑暗中得見光、又因祢的名而歡樂。阿們!」

耶路撒冷圍城的殘酷、流血的殺戮、傾頹的殿基,在耶利米的淚眼都是傷心的理由:「我眼中流淚,以致失明;我的心腸擾亂,肝膽塗地;都因我眾民遭毀滅,又因孩童和吃奶的在城內街上發昏。」(11節) 傷心先知代表的是傷心的神。在人眼中看來,祂「發怒」(1-2節)、「發烈怒」(3節)、「忿怒」(4節)、「怒氣」(6節);祂丟棄耶路撒冷城,並不顧惜。「耶和華成就了祂所定的,應驗了祂古時所命定的。」(17節)然而,難道這就是祂的本意嗎?因着猶大百姓執迷不悔的過犯,耶路撒冷落在巴比倫人手中;最傷心痛心的恐怕不是任何一位耶路撒冷和猶大居民,而是那創山造海,卻又施恩救贖的神;因為祂是聖潔公義神,卻也是慈愛憐憫主。 人在哀傷的時候,總可以來到祂面前。耶利米告訴他的骨肉之親:「夜間,每逢交更的時候要起來呼喊,在主面前傾心如水;你的孩童在各市口上受餓發昏,你要為他們的性命向主舉手禱告。」(19節)因為,我們所信靠的主是陪伴我們哭泣的神;祂聆聽、祂瞭解、祂安慰、祂開路、祂幫助。 所以,祂應許我們:「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11:28-30) 當我們不知道在禱告什麼的時候,甚或只是在祂面前無意義地嗚咽;神的眼目能穿透我們內心,明白當下所最需要的;並且能為我們開出又新又活的路。因為凡倚靠祂的,必不至於羞愧。 回應: 「主啊!跪在祢寶座前,安靜地享受祢同在的寧謐。我眼淚、我疲累、我傷心、我失意,祢沒有不知道的。感謝祢安慰這不配的受傷靈魂。阿們!」

人在苦難中特別容易感到孤單。當先知耶利米獨坐聖城一隅,他的最大感受是兩間餘一卒的徬徨:「先前滿有人民的城,現在何竟獨坐!先前在列國中為大的,現在竟如寡婦!先前在諸省中為王后的,現在成為進貢的!」(1節) 耶利米深知聖城陷落的根,在於「耶路撒冷大大犯罪!所以成為不潔之物;素來尊敬他的,見他赤露就都藐視他;他自己也歎息退後。」(8節)而且當他把自己與聖城緊密地連繫起來,更承認「耶和華是公義的,他這樣待我,是因我違背他的命令。」(18節)然而,承認過犯並不能讓孤單的人好過一些,苦難中人內心所渴求的更多是陪伴和理解。只是,「在一切所親愛的中間,沒有一個安慰他的;他的朋友,都以詭詐待他,成為他的仇敵。」(2節) 人是受限的被造之物:思想分析能力有限、語言溝通能力有限、情感控制能力也有限。在苦難中,這些有限全然暴露出來。安慰的初衷有時甚至會成為傷害的原由,聖經中約伯那三位智慧朋友是明白不過的例證。 我們無法給予人真正的安慰,也難以接受別人的安慰,只有道成肉身的耶穌是惟一的例外。祂經歷過人世的試探和苦難,卻超越了一切。因此,祂能夠宣告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 因此,我們要敞開內心、不加修飾地來到祂面前,向祂呼求、向祂哭喊,向祂傾訴。祂是我們的陪伴,也是我們的安慰;祂帶來沒有任何人、事、物能奪去的內在平安。我們或許有豐富的知識和經驗,正確地為苦難找出直接或間接的原因。但能除掉苦難帶來的孤單、安慰受傷靈魂的,卻只有基督耶穌。 回應: 「主啊!走過人生黑暗的曠野,祢是我的光明、又是我的力量。除祢以外,我還有什麼可倚靠呢?阿們!」

一位在信仰上有所追求的年輕人,在誠心請教耶穌時跪下來說:「良善的老師,我應當做什麼,才可以承受永生呢?」耶穌卻直接了當的說:「你為什麼稱呼我『良善』呢?除了神以外,沒有良善的。」(馬可福音10:17-18)耶穌在暗示這位年輕人:「你既然稱我為『良善』的,那是不是認識我就是神的兒子呢?」 今天很多人都承認耶穌是偉大的老師,贊同祂的教導(特別是馬太福音5-7章的「豋山寶訓」)有着高道德品格的要求,祂自己也是世人行為思想的模範。不過他們卻不一定承認耶穌是神的兒子。因為我們大部分人會認為,對於耶穌提出的高標準、嚴要求,也許我們目前做不到,但只要有足夠的修行和自律,是有希望達到的。 可是耶穌卻說:「除了神以外,沒有良善的。」祂直接否定了人生來是良善的,也否定了生來不良善的人可以有任何方法使自己變得良善。我們人出生,就帶着從亞當夏娃而來罪的基因。罪性沒有成為罪行,往往是因為客觀條件不足,而不是沒有主觀意願。 所謂罪行不見得觸犯了法律,更在於人內心存有不好的意念。聖經告訴我們:「情慾的事,都是顯而易見的;就如姦淫、污穢、邪蕩、拜偶像、邪術、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異端、嫉妒、醉酒、荒宴等類。」(加拉太書5:19-21)不需要全都有,但只要其中之一就有了犯罪的問題。因此,使徒保羅下了這樣的結論:「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馬書3:23) 良善,其實是聖靈的果子。那是神的性情,是我們這些以神的形象和樣式所造的人曾經擁有,卻隨着罪的出現而失去的。要恢復神的性情,就只有神的方法。當我們因信耶穌基督而有祂復活的生命在裡面,這性情就像種子般重新注入我們的內在。當我們順着聖靈的引導生活,它就漸漸成形而顯露出來。也許有人的新生命成長得快些,有人慢些,但總會有成長。每個信主的人在回首來時路,不必與別人比較,但看一年前的自己、五年前的自己、十年前的自己,就能激勵自己繼續前行,因為即使沒有看見成形的「良善」,也一定能瞥見它快要結果的影兒。

建議討論: 「耶和華阿!求祢察看我、試驗我、熬煉我的肺腑心腸。因為祢的慈愛常在我眼前,我也按祢的真理而行。」(26:2-3, 和合本) 思想:你願意被神察看、試驗、熬煉嗎?為什麼? 「耶和華阿!我要洗手表明無辜,才環繞祢的祭壇;我好發稱謝的聲音,也要述說祢一切奇妙的作為。」(26:6-7, 和合本) 思想:你曾無辜地受別人的罪所牽連嗎?該怎樣避免? 「我的腳站在平坦地方;在眾會中我要稱頌耶和華。」(26:12, 和合本) 思想:什麼是「平坦地方」?怎樣才能站在「平坦地方」?

《耶利米書》末段的歷史記述也出現在《列王紀下》25:13-21和25:27-30。但這裡補充記載了主前597年,巴比倫人從猶大擄走三千零二十三人(28節);主前586年猶大滅國,巴比倫人從耶路撒冷擄去八百三十二人(29節);五年後,巴比倫報復他們任命的省長基大利被行弒事件,再擄去猶大人七百四十五名;這三次合共擄去四千六百人(30節)。當然這些數字(不包括主前605年被擄的但以理等人)大概只數算貴族和首領中的成年男子(列王紀下24:14記述主前597年擄去約一萬人),或者出發人數和長途跋涉後能抵達巴比倫城的差異。但無論如何,與後來約主後536年,由所羅巴伯帶領回到耶路撒冷的四萬二千三百六十名(拉2:64)相比,我們可以看到以色列人在外邦中並未凋零。神保守了祂的「餘民」,成為重建聖城和聖殿的中堅力量。 被擄至巴比倫的約雅斤,雖在王位上只有短短三個月,但他不僅是猶大君王,也是其他在巴比倫的猶太人精神領袖。巴比倫王以未米羅達元年,即主前561年12月25日(《列王紀下》25:27為12月27日,可能是下令與實際執行日期的差異),約雅斤被釋放出監。這在被擄之民中引起極大迴響,他們真實地看見神在異邦中的保守。相傳舊約正典正是猶太拉比在這個時候開始整理。 耶利米曾預言:「耶和華如此說:『要寫明這人算為無子,是平生不得亨通的,因為他後裔中再無一人得亨通,能坐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猶大。』」(22:30)這預言成為事實。但在神的恩典中,他的名字卻被列在耶穌基督的家譜上(太1:11-12,耶哥尼雅)。神的恩典實在奇妙,遠遠超過我們所思所想,「因為萬有都是本於祂、倚靠祂、歸於祂;願榮耀歸給祂,直到永遠。阿們!」(羅11:36) 回應: 「主啊!祢的恩典無人可比,過於我所能測度。祢的慈愛長闊高深,惟願世人都稱頌祢的聖名,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先知耶利米的預言應驗了!猶大的西底家王十一年(5節)終於成了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十九年(12節)。以色列作為獨立自主國家的歷史暫告一段落,直到主後1948年才重新立國。 《耶利米書》52章與《列王紀下》24-25章在內容上大致相同,但補充了一些資料;如「又在利比拉殺了猶大的一切首領」(10節),「將他(西底家)囚在監裏,直到他死的日子」(11節)等。其實,相關的內容已在《耶利米書》39:1-10有所記述,現在再次重覆,顯然是要提醒後來的人(包括我們),要牢記歷史的教訓!天地都要廢去,神的話卻不能廢去,都必定要成就。 巴比倫王的護衛長尼布撒拉旦進入耶路撒冷以後,「用火焚燒耶和華的殿,和王宮;又焚燒耶路撒冷的房屋,就是各大戶家的房屋。跟從護衛長迦勒底的全軍,就拆毀耶路撒冷四圍的城牆。」(13-14節) 城破殿毁是對以色列人的沉重打擊,也是極大的羞辱。過去他們一年三次從各地定期往耶路撒冷過節,又藉着在聖殿獻祭重得屬靈的力量。聖城聖殿曾是他們引以為傲的存在,敬虔就在他們的「朝聖」與「獻祭」體現出來。但現在他們必須重新思想這個問題:使他們與別人不同的是什麼呢? 同樣的問題也挑戰着今天的我們。作為基督的跟隨者,我們的日常生活與別人有什麼不同呢?除了每週參加崇拜、團契小組,甚至飯前禱告這些看得見的活動,還有些什麼其他呢?我們待人處事的態度、家庭事業的排序、面對逆境難處的信念等等,無不反映着我們的內在。只是,我們真活出了與別人不同的生命嗎? 回應: 「主啊!感謝祢,我們如今敬拜不必在特定的城,也不必在特定的殿;卻要以心靈和誠實來敬拜。主啊!求祢改變我生命,讓我更像祢。阿們。」

「何竟被攻取」、「何竟被佔據」、「何竟變為荒塲」(41節),巴比倫從全盛到斷崖式的崩塌似乎出人意料之外,但對認識神的人來說卻又是情理之中;因為沒有哪國哪民的悖逆和殘暴,能逃脫神的追究。「巴比倫怎樣使以色列被殺的人仆倒,照樣他全地被殺的人,也必在巴比倫仆倒。」(49節) 我們注意到一件事,主前593年西萊雅陪同西底家王出訪巴比倫時,「耶利米將一切要臨到巴比倫的災禍,就是論到巴比倫的一切話,寫在書上。」(59-60節)西萊雅是巴錄的兄弟(32:12),耶利米叮囑他:「你到了巴比倫務要念這書上的話。」預言這地要變為荒涼,把書沉在伯拉河,並宣告:「巴比倫因耶和華所要降與他的災禍,必如此沉下去,不再興起;人民也必困乏。」(61-64節) 西萊雅的傳達顯然對在主前605年(約雅敬王在位第三年)和主前597年(約雅斤在位三個月被廢、巴比倫人改立西底家王)被擄到巴比倫的以色列人是極大的安慰和盼望,也使他們認識到要敬畏獨一真神。然而,他們需要憑信心接受、等待。因為對巴比倫的審判不但不會馬上到來。這些流落異鄉的以色列人甚至還將要聽到主前586年耶路撒冷陷落的噩耗,迎接第三次被擄到來的同胞;直到主前539年才目擊到巴比倫帝國的消亡。 我們今天的光景與當日被擄的以色列人何其相似。主再來前的各類戰爭、恐怖襲擊、天災人禍、異端邪說、愛心冷淡等層出不窮,「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24:13)我們今天也在等待着,主耶穌的話是我們的安慰和盼望,但「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太24:14) 回應: 「主啊!我信心雖小,但祢親自堅定我信心,牽手帶我走前路,成為祢天國福音的見證人。感謝祢。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