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年紀老邁的以利沙伯不同,蒙大恩的女子馬利亞,從同一位天使加百利領受的啟示是:作為許配大衛家的童女,她懷孕所生的兒子是聖靈臨到她身上,所要生的聖者,要起名叫耶穌。   耶穌從馬利亞而生,不但應驗了先知以賽亞的預言,更藉著天使的預言顯明是至高者—神—的兒子。他也是創世紀3章15節中所提到的女人的後裔,將會給魔鬼致命的打擊—傷蛇的頭。不但如此,作為大衛的子孫,他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遠;他的國也沒有窮盡。   這是屬於神的奧秘,馬利亞謙卑的回應當是我們的榜樣:「我是主的使女,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我們是否像她一樣,反復思想來自神的話語,在主的同在中順服真理的引導呢?   神藉著兩對不同年齡層——老年的和年輕的——猶太人夫婦,差派祂的先知和兒子來到我們中間,正要顯明祂恩典的奇妙:祂眷顧普通卻敬虔的人。這樣的神,怎能不讓我們俯伏敬拜,時時與祂親近呢?   耶穌是王,是聖者,我們若真相信天使的宣告,就必更多認識祂的心意,服事祂的身體—教會,讚美並榮耀祂的聖名。 回應:   「主啊!謝謝祢從馬利亞所生,應驗聖經上的一切話。求你幫助我有更多順服,更多委身,更多敬拜。阿們!」

  打破四百年靜默時期的神,選擇向年老與敬虔的祭司撒迦利亞顯現。藉著天使加百利傳給他好信息:不但關乎他個人—老來得敬虔之子—施洗約翰,更關乎屬神的百姓—這個兒子將使以色列人回轉,歸向神—他不但行在主的前面,而且要叫為父的心轉向兒女,叫悖逆的人轉從義人的智慧,又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   作主門徒的我們,在神家中的事奉,是否有活出被聖靈充滿的生命,常常遵行主的一切誡命禮儀,沒有可指摘的,並且經歷從神而來的歡喜快樂,按班次在神面前常為自己並眾聖徒祈求呢?   撒迦利亞雖然在神面前是義人,但他不過是蒙恩的罪人。他不信神必然應驗的話,所以成了啞巴,不能說話,直到事情成就的日子。儘管如此,神的眷顧沒有缺少,看待他們,信實地成就了祂的應許。   新約的福音書,建立在那些從起初親眼看見並傳道的人所傳給初期教會的見證上,並包括從起頭都詳細考察過的歷史記錄。求神幫助我們,讓我們藉著聖靈的更新和印證,在所信的道上恆心,根基穩固,堅定不移,又長進又喜樂地跟隨那眷顧人且信實的神。 回應:   「主啊!祢的信實和眷顧常常伴隨我,我願意更多的信靠你,常常親近妳,喜樂地事奉祢。阿們!」

  儘管耶穌反覆教導、多次強調,但祂復活不在任何人的意料之中。要去膏耶穌身體的婦女,在空墳墓中聽見天使傳遞耶穌復活的訊息,反應是「逃跑、又發抖、又驚奇,什麼也不告訴人。」抹大拉的馬利亞向哀慟的門徒報告見到了復活的耶穌,但他們「卻是不信」。兩位門徒往鄉下去時遇上了耶穌,其餘的「也是不信」。   跟隨耶穌三年多,與祂同吃同喝的門徒,尚且不能夠一下子接受耶穌的復活,那當我們傳福音時,乍聽基督的朋友不能相信,我們也就不必失望。因為沒有屬天的信心,我們就不能接受、也不能領會耶穌復活對生命的意義。   然而門徒即使小信、軟弱,耶穌仍親自堅固他們,給他們信心、能力、使命!門徒遵從祂的吩咐,主就與他們同工,又以神蹟隨著,證實他們所傳的道。主的榮耀,就在這些普通人身上得以彰顯。   在我們決意一生跟從祂的時候,主復活的生命就在我們裡面。儘管有時會因為一些際遇不安,如同兩間一卒,荷戟徬徨。但主往往藉著身邊的人、事、物來復興和提醒我們。基督耶穌復活的大能,充充足足地運行在信靠祂、愛祂、盼望祂的門徒生命中。   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福音的起頭。 回應:   「主啊!祢就是福音的起頭,我嘗過祢救恩的滋味,也願意祢藉著我,把這美好的救恩,傳遞給身邊的人。阿們!」

  「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是我們信仰的核心。然而,若沒有聖靈的引導和啟示,我們實在不容易明白耶穌所行的苦路。祂所承擔沉重的苦痛,反映出來的是祂深邃難測的愛。   耶穌的苦路,羅馬的兵丁不曉得,所以輕蔑地以紫袍、荊棘冠冕、葦子、唾沫來羞辱祂。耶穌的苦路,祭司長老和經過的人不曉得,所以他們譏諷地說,祂救了別人,救不了自己。耶穌的苦路,即使是跟從祂、服事祂的人都不曉得,所以他們只是遠遠的觀看,目睹祂喊叫、斷氣、埋葬。   在罪的重壓下與原為一的聖潔父神分離,也許無人能完全領會。但祂那痛苦的呼喊,也是我們在死蔭幽谷中的呼聲:「神哪!祢在哪裡?」在悲傷苦難中,有時候我們所信靠的神彷彿失去影踪,盼望也如被暗夜吞噬。但耶穌呼喊:「以羅伊(我的神)!以羅伊(我的神)!」在感受不到神同在的時刻,祂依舊是「我的神」。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成就的道路是信心之路。   羅馬軍隊的百夫長,在耶穌死亡的時刻,認出祂是神的兒子。等候神國的議士亞利馬太的約瑟,放膽要求耶穌的身體;在別人避之惟恐不及的時候,以預備給自己的新墳埋葬耶穌。縱是黑暗滿佈,他們以言語、行動,見證了基督。我們呢? 回應:   「主啊,謝謝祢為我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又藉聖靈把祢的愛豐富地澆灌在我心內,使我對祢的信有根有基。感謝祢。阿們。」

  在羅馬帝國的管治下,祭司長、猶太人公會的長老和文士並沒有合法權力把任何人送上十字架,惟有借助外邦人的力量除掉耶穌——「猶太人的王」。他們一直期待著彌賽亞的到來,在政治和軍事上帶領他們重建獨立自主的國度。然而,彌賽亞不按人們的想像,只按照神的計劃到來。祂挑戰了傳統,顛覆了人們的固有信念。   祭司長、長老和文士們,為了自己的領袖地位,不惜以各種虛假的「證據」,誓把耶穌除之而後快。但神的兒子卻對這些領袖們,啟示了權柄不在於掌控操弄、不在於自建勢力、不在於犠牲別人;而在於愛中犠牲自己,為不配的人成就救贖的恩典。   羅馬巡撫彼拉多,雖知耶穌沒有罪,卻不願為真理公義付代價,直面群情洶湧的猶太民眾。但耶穌這位真正的王,卻在子民被煽動、受矇騙、反對自己的情形下,仍勇敢地為他們承擔一切,甚至擺上自己的性命。   在十字架的審判裡,耶穌面對羞辱、譏誚、鞭打,以及人性的醜惡與無知。我們不是當年的猶太人,沒有回到歷史特定的時空叫囂,要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然而,我們的每次離棄與背叛,何嘗不是把祂重釘十架?應當受審判的是我們,但祂卻藉不公義的審判,成就了祂的公義;使我們在祂的愛中,得到自由釋放。 回應:   「主耶穌,感謝祢。祢用生命教導真正的權柄不是抓、而是對神完全的信靠順服。祢是萬王之王、權能直到萬世萬代!阿們。」

  大祭司的院落裡,耶穌和彼得同時面對着「審判」。祭司長和公會是未審先判,先定耶穌「有罪」,再尋找定罪的證據。大祭司的家僕使女卻是從外貌口音,認出彼得與那「有罪」的人同夥。   他們都面對著「身份」的問題。面對子虛烏有的指控,耶穌黙然不語。但當大祭司提到基督,祂坦然承認自己就是「當稱頌者的兒子基督」。但彼得面對僕人使女的指認,卻「好漢不吃眼前虧」,徹底地否認他與耶穌有任何牽連。   在有罪的世界裡,真正的公義並不存在。耶穌承認祂基督彌賽亞的身份,成了大祭司定祂僭妄之罪的鐵證;彼得否認他是基督門徒,卻成功擺脫了僕婢的糾纏。作正直誠實的人,其實並不容易。   教會內,我們「歲月靜好」。但在家庭和社會中,基督徒的身份卻讓我們面對挑戰。在世人眼裡,十字架救恩是「愚拙」的道理。基督徒在道德上保守堅持,更被標籤為落伍頑固。在職塲、社會,我們都要承受著「你素來也是同拿撒勒人耶穌一夥的」無形壓力。   耶穌面對不實指控時沉黙不語,但對基督身份坦然承認。祂的有所為與有所不為成為我們效法的榜樣。在世間的不公義審判裡,基督跟隨者的身份成為我們美好的見證。我們應常常黙想耶穌將駕著天雲而來、思念在永恆中真正的公義。 回應:   「主啊!世界以為審判了祢,事實卻是祢審判了世界。祢的公義已在不義的審判中被彰顯,祢的名已被稱頌。阿們!」

在困苦愁煩時,也許我們會自怨自艾。但大衛卻以詩歌讚美神的名,以感謝稱祂為大。困苦成了大衛榮耀神、並以祂為樂的良機。若我們偶遇不幸,同樣也當仰望神、完全的倚靠祂,又在基督裡感謝祂的保守看顧。 建議討論: 「謙卑的人看見了,就喜樂;尋求神的人,願你們的心甦醒。」(69:32, 和合本) 思想:你會因別人困苦中見證神而得安慰和幫助嗎? 「因為耶和華聽了窮乏人,不藐視被囚的人。」(69:33, 和合本) 思想:你怎樣理解這裡的「窮乏」與「被囚」?

人生的艱難時刻,或許不在於環境的困苦、也不在於事業的挫折,卻在於被親近的人背叛和離棄。耶穌早知道祂必須經歷這些,卻甘願在愛中獨自承擔和復興那些信靠祂的門徒。 背叛祂的,是三年來朝夕與共、卻從未信祂的猶大,捉拿的暗號更是親嘴的問安。給了他一次又一次回轉機會的耶穌傷痛至深。 發誓跟從到底、至死不渝的門徒,在刀棒的包圍下,除了拔刀出鞘的天然反應外,只有逃走、赤身逃走。只剩下孤身一人的耶穌。 把耶穌陷於死地的,不只法利賽人、文士、祭司長、羅馬官員、兵丁,甚至包括了祂的門徒:彼得、雅各、約翰、馬可…還有我們。 洗禮的時候,我們都曾宣告,基督耶穌是我們的救主、又是生命之主。但我們可曾在以後的歲月中,真誠地信守著自己的承諾?我們曾否落荒而逃、甚或親密地背叛了祂? 我們有時會表面親近主、內心卻遠離祂。外在的敬虔親密,掩埋不了內心的悖逆剛硬。我們又常堅持己見,按著天然本性作抉擇。面對危機,立刻拔出「刀」來,卻忘了身邊站著的耶穌。 但感謝主,祂要在我們的軟弱中顯出剛強。在主的恩典中,門徒們經歷了信心的挑戰、失敗、復興,被培育成祂的使徒。我們也要這樣,惟有經歷試煉的信心,才能堅強茁壯地成長。 回應: 「主啊!求祢赦免我背叛祢的過犯、潔淨我,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好跟隨走祢十架之路,榮耀祢的名。阿們!」

  彼得和除猶大以外的其他門徒,誓死跟從耶穌的決心是有的。然而能不能做到,卻是另一回事。因為只要是人,都面對同樣的挑戰:「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38節)。   道成肉身的耶穌,作為百分之百的人,同樣有着軟弱一刻。然而,祂卻有著軟弱變剛強的秘訣——禱告。當祂親口承認「我心裡甚是憂傷,幾乎要死」(34節)時,要求祂的門徒儆醒禱告,祂自己也俯伏在地禱告。儘管門徒們在彼此守望代禱中落入了失敗的網羅,祂仍把祂的驚恐難過完全交託在父神手中,以至能夠說出「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祢的意思。」(36節)   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我們,面對的挑戰其實不比耶穌時代的門徒多,但也絕不比他們少,只是披上不同的外衣。我們需要有與主親近的禱告生活,把每天面對的壓力——經濟上、事業上、生活上、感情上,完完全全地陳列在主面前,並且真正的讓祂在自己身上掌權——「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祢的意思。」這不僅是靈修時間的祈求,也不只是早午晚餐的謝恩,更是我們隨時的仰望黙禱。惟有養成隨時隨處禱告、與主相連的習慣,我們才算掌握了禱告的秘訣,也就能真正的軟弱變剛強。 回應:   「主啊!我是軟弱的,祢是剛強的。願祢親自幫助我能時刻倚靠祢、與祢聯合而有站立得穩的秘訣。阿們。」

  1908年,在安娜賈維斯的積極推動下,美國人第一次慶祝母親節。到了1913年,國會更把五月份第二個星期日正式定為感謝母親的節日。時至今天,隨着美國文化的普及,世界大部分地區都在這天慶祝母親節。   華人文化是「民以食為先」。因此每逢母親節,除了子女送禮物給母親外,還會一家人外出用膳,以答謝媽媽們長年為家庭所擺上的辛勞。不少酒樓食肆,從早上的點心飲茶,到午飯晚宴,都人滿為患、一桌難求。只是今年卻大不相同,在嚴峻的疫情和居家令的限制下,人們只能乖乖地留在家裡;子女們需要花更多的心思為母親慶祝,以表孝道。   基督教信仰倡導人應孝敬父母:舊約以律法形式成為必須牢記遵守的十誡之一;而在新約時代更與其他神的話語一道,要銘刻在信徒的心版上。不過,什麼禮物才最能表達出對母親的愛呢?   對生長在基督化家庭的「信二代」、「信三代」們,把母親按照聖經對自己的教導不折不扣地生活出來,以她的神為自己的神,就是對母親最大的安慰。使徒保羅在寫信給他「屬靈的兒子」提摩太時,提及「想到你心裡無偽之信: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羅以,和你母親友尼基心裡的;我深信也在你的心裡。」(提摩太後書1:5)提摩太的信仰根基並非源自保羅,而是從他的母親,以及他母親的母親,代代相傳而來。既然這信心没有絲毫的虛偽,保羅就提醒他要將神所給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為的是在人前給主作見證,甚至與保羅同受福音的苦難。   而對於「信一代」來說,真孝敬是樂於把自己所得到的最大福分——就是永遠的生命,盡一切努力想方設法,務要與包括母親在內的家人分享,又恆切懇求聖靈在他們心裡動工;因為這是最珍貴的禮物。從未聽信福音的母親,未必會馬上明白什麼神學理論或者得救之道,但我們因信基督耶穌而改變的生命卻是實實在在、一目了然、没有絲毫偽裝的見證。能夠說服家人,特別是父母,順從聖靈的呼召而信主的,不是人間的口才,而是從自我中心到以基督為中心的生命改變。當然,我們也要裝備自己,「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書3:15)   我們怎樣對待父母,就成為我們子女的榜樣。今年的母親節,你會送給媽媽一份什麼禮物呢?或者你會告訴兒女,要送給媽媽什麼禮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