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靠神的人必住「堅固的城」,神的救恩是城牆外郭(1節)。作為對比的是「高處的城」,城被拆毁,成為塵埃(5節)。先知藉禱告讓那些只看見高處城,看不見堅固城的猶大百姓知道,要在神審判的路上等候(8節)。「夜間我心中羨慕你;我裏面的靈切切尋求你;因為祢在世上行審判的時候,地上的居民就學習公義。」(9節) 有不信的認為人不過因軟弱才相信神,是因為生活中遇到挫折無法克服轉而尋求心理安慰。在現實生活中,神也確實有時會興起環境,讓人在急難中認識到自己的有限,從傲慢與偏見中回轉,呼求神的恩典。正如以賽亞所說:「婦人懷孕,臨產疼痛,在痛苦之中喊叫;耶和華阿!我們在你面前,也是如此。」(17節)但這卻不是心理安慰,而是出死入生的客觀事實。因為不認識神的人,「他們死了,必不能再活;他們去世,必不能再起;因為你刑罰他們,毀滅他們,他們的名號就全然消滅。」(14節)但真心倚靠祂的,有著截然不同的結局:「死人要復活;屍首要興起。睡在塵埃的阿!要醒起歌唱,因你的甘露好像菜蔬上的甘露,地也要交出死人來。」(19節) 先知的預言雖已清晰,但到主耶穌親自的宣告更為清楚:「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那聽我話,又信差我來者的,就有永生,不至於定罪,是已經出死入生了。」(約5:24)信靠主耶穌基督的人,必復活得生。 以賽亞號召那個時代的猶大人要進入內室,關門隱藏(20節)。我們今天同樣要儆醒等候主耶穌基督的再來,祂的審判、祂的應許都將一一實現。 回應: 「主啊!我願住祢堅固的城,卻不要留在高處的城。祢賜福給全然倚靠、謙卑等候祢的人,卻要審判刑罰高傲驕矜的心。阿們!」

先知以賽亞把對神的讚美記錄下來:神的名應當被稱頌,因祂保護窮乏人,審判強暴者(1-5節);祂拯救的恩典並不限於以色列,而是廣及萬族萬民(6-8節);凡「素來等候」神的必因祂的救恩而歡喜快樂,但驕傲詭詐如摩押的,卻必面對神的刑罰(9-12節)。 當信靠神的人受到壓迫,而不信的人卻似乎事事亨通時,一些人或會疑惑:神啊!祢在哪裡?然而,先知在這裡卻以一連串肯定的語氣(「必」),來頌讚神的作為。這是人藉著信心透過時空,看見神信實的奇妙——祂必按自己的旨意成就萬事。 我們是有著種種局限的平凡人,惟有信心的眼睛助我們藉道成文字的聖經,得以窺見末後的景況,方能以不同的角度回看今天的一切。對「義人受苦」、「惡人得逞」之類的事情,身處當下的我們不見得都能找到理性和感情都能接受的答案。神子耶穌在人的惡中以最羞辱的方式犧牲,就是「義人受苦」的終極表現。只有到了第三天,跟從耶穌的人得見這極端軟弱在聖靈大能中完勝死亡,成就人的救贖,開闢了人重歸於神的出路時,人們才開始瞭解,祂的意念實在非同我們的意念,祂的道路確實高過我們的道路。 先知以賽亞對死亡的宣告(8節),使我們想起使徒約翰所說:「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21:4)在末後的新天新地,神的帳幕在人間,過去的人和事再也不需要言語的解答。只是仍然生活在今天的我們,應不斷的信靠和親近基督耶穌,享受祂輕省的軛,得到真正的安息。 回應: 「主啊!祢的名值得稱頌;祢的奇妙我不能識透,祢的恩典我無法測度。惟有以祢賜下的信心親近祢、等候祢。阿們!」

建議討論: 「耶和華阿!早晨祢必聽我的聲音;早晨我必向祢陳明我的心意,並要儆醒。」(5:3, 和合本) 思想:你的一天是與神一起開始的嗎?如果不是,有些什麼困難,可以克服嗎? 「耶和華阿!求祢因我的仇敵,憑祢的公義,引領我;使祢的道路在我面前正直。」(5:8, 和合本) 思想:你認為神會怎樣回應你走義路的呼求?怎樣知道神的引領? 「神阿!求祢定他們的罪。願他們因自己的計謀跌倒;願祢在他們許多的過犯中,把他們逐出;因為他們背叛了祢。」(5:10, 和合本) 思想:當你懇求神定惡人的罪,但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時,你會怎樣做?

翻開電腦的文件夾,看到數年前收集的小故事:一個小孩子在後山看到一群黑螞蟻、一群紅螞蟻。牠們各自忙碌地收集糧食。每群螞蟻都有比較大、看來像是首領的。小孩頑皮,動手把大的紅螞蟻抓了,放在黑螞蟻的巢穴;又把大的黑螞蟻放在紅螞蟻的巢穴中。這兩隻大螞蟻很警覺,馬上尋找出路離開。經過仔細觀察以後,小孩把大螞蟻抓了,先拔掉牠的觸鬚,再放進對方巢穴。失去觸鬚的紅螞蟻,在黑螞蟻的穴中左衝右突,與牠們廝鬥起來;大黑螞蟻也是一樣,與紅螞蟻們打起來。結果戰況慘烈,死傷嚴重。那孩子在旁看著,為自己計謀得逞而樂不可支。然而多年以後,已長大了的他忽地醒悟,自己也不過是隻失去觸鬚的螞蟻。 在教會裡事奉,常有機會與不同的朋友聊天,聽到他們的不同經歷。年紀稍長的可能經歷過抗戰、國共內戰等烽火連天的年日;來自中國大陸的還經歷了艱難時期、文化大革命、改革開放的燃情歲月;從台灣來的則見證了十大建設、經濟騰飛的日子;曾經叱吒風雲的他們,現在則在忙於維護自己的健康。人到中年的,不少則藉著知識改變了命運,從大學後出國、攻讀學位課程,到建立起事業,實現自己的價值。至於年輕的一輩則仍在為學業、工作、居留身分等事情勤奮不懈,也擔憂不已。不同時代的每個人都忙碌著,猶如沿著軌跡孜孜而爬的螞蟻——或是紅的、或是黑的,都在負重前行。 然而,我們卻被拔掉了「觸鬚」。在夏娃與亞當的美好年華裡,人放棄了能辨別道路、認清方向的能力——在古蛇的誘惑中,人徹底的離開了生命之源,就是造他育他的至高神。雖是人,卻如同失去觸鬚的螻蟻,迷失在心事浩茫的廣宇中。不斷努力,卻不知雲橫秦嶺家何在;掙扎求存,卻是雪擁藍關馬不前。直到那天,人認識接受了那為人寃死、為人復活的耶穌,才能把被拔的觸鬚接上,認知了歸家的路。 但同伴仍然在廝鬥著。過去曾經有難同當,今天怎樣才能有福同享?在傳福音、報喜訊的號角聲中,或許你早已有了答案。

2/1 賽23:1-18 2/2 賽24:1-23 2/3 詩5篇 2/4 賽25:1-12 2/5 賽26:1-21 2/6 賽27:1-13 2/7 賽28:1-13 2/8 賽28:14-29 2/9 賽29:1-24 2/10 詩6篇 2/11 賽30:1-17 2/12 賽30:18-33 2/13 賽31:1-9 2/14 賽32:1-20 2/15 賽33:1-24 2/16 賽34:1-17 2/17 詩7篇 2/18 賽35:1-10 2/19 賽36:1-22 2/20 賽37:1-20 2/21 賽37:21-38 2/22 賽38:1-22 2/23 賽39:1-8 2/24 詩8篇 2/25 賽40:1-17 2/26 賽40:18-31 2/27 賽41:1-20 2/28 賽41:21-29

當提到「約」的時候,我們常常只關注到神與祂子民之間的約。然而,神與所有人的約,卻是從創世之初就有:「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創1:28)又「將遍地上一切結果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賜給人作食物(創1:29)。 洪水以後,神再次與人確認:「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凡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都必驚恐、懼怕你們;連地上一切的昆蟲、並海裏一切的魚,都交付你們的手。」(創9:1-2)不同的是,「凡活着的動物,都可以作你們的食物,這一切我都賜給你們如同菜蔬一樣。」(創9:3) 在神人之約中,人有維護環境、治理一切受造之物、並且尊重生命的責任。但「地被其上的居民污穢;因為他們犯了律法、廢了律例、背了永約。」(5節)這不是某時某地某民族的個別糟蹋,而是全人類的普遍行為。根本的解決不是訂立些協議、減少些排放量就可以成功;而是人要回轉過來,歸向創造的主,承認個人和集體的過犯,切實的向祂認罪悔改。 神藉先知以賽亞告訴我們,末日審判下的世界滿目瘡痍,只剩少數餘種,正如洪水的時候只有挪亞一家得救。「這些人要高聲歡呼;他們為耶和華的威嚴,從海那裡揚起聲來。」(14節)敬畏神的人在東方、海島、甚至地極,唱起了頌讚之歌(15-16節),而偏行己路的人卻在恐懼、陷坑、網羅中跌倒(17-18節)。神的榮耀在對全世界的審判中得到完全的彰顯,不但在於祂的公義、也在於祂的憐憫與恩慈(21-23節)。 回應: 「主啊!感謝祢藉先知的書讓我們看到末後的景況,願有耳可聽的都能把握時機、信靠基督耶穌的十架救贖,回應祢的恩慈與憐憫。阿們!」

地上的繁華從來沒法持續到永遠。神藉先知以賽亞對主前八世紀的大商埠推羅(或譯泰爾),終會煙消雲散的宣告,充分說明這道理。 從西班牙南部海港他施遠道而來的商船,停靠在基提(塞浦路斯)時就得到了推羅被攻陷的消息(1節),橫越地中海的商務交易之旅被迫中斷。唇齒相依的西頓、貿易伙伴埃及,都為推羅成為荒塲、居民逃難到遠地、往昔榮耀好像從未存在過而震驚不已(2-7節)。在大能神的審判裡,曾因自己的繁榮高高在上、看不起別人的推羅被夷為平地(8-14節)。雖然70年後,推羅可稍為恢復,但終難復舊時風光(17-18節)。 歷史上的推羅大城曾被亞述帝國攻打,又在巴比倫人圍困13年後陷落;以後稍為恢復,不旋蹱再被希臘亞歷山大的軍隊徹底摧毀。它的遭遇印證了以賽亞先知預言的真確。 繁華的都會讓無數人趨之若鶩:更多的工作機會,更舒適的物質生活,更豐富的休閒娛樂,都吸引著我們的心靈。人們常在努力自我實現中「亂花漸欲迷人眼」,忘卻了身為按照神的形象被造的人所該實踐的使命和責任。然而,耶穌卻提醒真正跟從祂的門徒:「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約6:27) 人生最寶貴的不是在地上短暫年日裡,只爭朝夕地賺取物質豐盈;而在於把握時機得到能長存到永遠的生命,就是主耶穌基督祂自己。人要為此努力,就要在實際生活中與基督的生命緊密聯合,活出祂的樣式。每日靈修、讀經、禱告,生活中操練實踐神所賜的話語,方能帶來扎實的生命成長。 回應: 「主啊!世上的一切都會過去,惟有祢永遠長存。願祢憐憫世人,能越過眼前的風光,看到永生的審判;好把握時機,得著永遠的生命。阿們!」

猶大管治階層並不是鐵板一塊。負責宮廷事務的財政大臣舍伯那極力主張「聯埃及、制亞述」的國策。他與主張不結盟的以賽亞無疑是政敵。神藉著以賽亞斥責舍伯那自掘墳墓:「你在這裏作什麼呢?有什麼人竟在這裏鑿墳墓,就是在高處為自己鑿墳墓,在磐石中為自己鑿出安身之所。」(16節)更宣告了他將客死他鄉的悲慘結局:「你這主人家的羞辱,必在那裡坐你榮耀的車,也必在那裏死亡。」(18節)取代舍伯那職份的是忠心守護大衛家的以利亞敬:「我必將大衛家的鑰匙放在他肩頭上;他開,無人能關;他關,無人能開。」(22節)雖是這樣,猶大最終也難逃被審判的命運,因為「萬軍之耶和華說:『當那日釘在堅固處的釘子必壓斜,被砍斷落地;掛在其上的重擔必被剪斷。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25節) 在生活、工作、事奉上,我們可能會遇到主張不相同的人;或許我們會祈求神站在我們一邊,但最重要的卻是我們選擇站在神那邊。以賽亞並不是故意要與舍伯那抬杠,而是因選擇神而堅持。他的不結盟主張不是憑空而來,而是源於神呼召猶大回歸的啟示。因此,與這樣主張一致的,他就堅持;與這樣主張相悖的,他就反對。 在實際的生活經驗中,我們常常掙扎的,倒不是要不要站在神那邊;而是怎樣明確地知道那是神的心意不是。在我們幻想中,神對祂所重用的僕人,總有神奇的顯現,而我們卻沒有。這可能是真的,但更可能的是這些先知們與我們同是一樣性情的人,只是比我們更單純專一的親近祂、仰望祂、思想祂的話語。我們卻在抉擇的時候,先考慮自己的榮辱得失,而不是單純的尋求神的心意。 回應: 「主啊!我願更多的親近祢、認識祢的心意;但我卻是軟弱的、小信的;求祢親自來帶領我成長,成為祢所喜悅的用人。阿們!」

以賽亞的預言從列國轉回耶路撒冷。敵軍圍困下的猶大都城,人們仍未意識到戰禍的可怕,社會仍是「滿處喧嘩、大聲吶喊」、好一片「歡樂」的末世危情(2節上)。 然而,城中的糧食問題、瘟疫問題已威脅到居民(2節下);知道情況想逃跑的官長被抓(3節);耶路撒冷潰敗的跡象越發明顯(3-5節)。面對兵強馬壯的敵人(6-7節),猶大只著意加強各樣防禦工事,卻未想到要仰望神(8-11節)。人們本應懺悔回轉,卻依舊歌舞昇平(12-13節)。因此,神啟示以賽亞宣告:「『這罪孽直到你們死,斷不得赦免。』」(14節) 耶路撒冷人當日醉生夢死的態度,在中外歷史上多次重覆出現,直到今天仍是一樣。人們只注意到高科技和生化醫療水平的提昇帶來生産力飛躍發展,卻對道德觀念的江河日下卻視若無睹,甚至額首稱慶,以為這是「文明」的進步。其實,日光之下又有什麼新事,都是人轉面不看神、漠視祂一而再、再而三嚴肅警告的結果。 但認識神的人在危城中又該如何自處呢?以賽亞給我們立下很好的榜樣,就是無論人是不是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上,但仍忠誠的傳達神的宣告。正如使徒保羅勸勉提摩太:「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提後4:2)並且「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前4:12) 我們既是世上的鹽、又是世上的光,就要發揮鹽和光的作用,影響身邊的人,讓他們也能透過現象深入本質,覓得生命的真意義。 回應: 「主啊!若非祢的憐憫,我仍是心蒙豬油、耳朵發沉、雙目緊閉的一員;願祢使用我以祢話語呼喚身邊的人,好讓他們與我同蒙祢救贖的恩典。阿們!」

猶大雖不與亞蘭和以色列結盟,卻與「海旁曠野」(1節)的巴比倫結交,指望他們能有對抗亞述的力量。然而事與願違,他們的希望只會落空。雖然巴比倫日後在尼布甲尼撒的統治下,成為帝國的替代者;但當亞述雄師東征南侵時,他們也曾被橫掃征服(1-10節)。先知以賽亞宣告說:「看哪!有一隊軍兵騎着馬,一對一對的來。他就說:『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它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於地。」(9節) 先知預言的意義在於警告當時的南國猶大,不要與必然失敗的邦國結盟。然而,巴比倫在聖經中又喻象不信神、敵擋神的力量。以賽亞預言的最終應驗在末世時代。正如啟示錄中天使的宣告:「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啟18:2)因此,無論以賽亞時代的猶大,還是新約時代的信徒,都不應與「巴比倫」有任何的關連。 傾倒的又何只巴比倫,以賽亞還提到度瑪(11-12節)、提到亞拉伯(13-17節)。度瑪是以東東面的一座城,與以東的西珥息息相關。但「早晨將到,黑夜也來」(12節),災禍接二連三的來,不容他們有喘息的機會。至於底但和提瑪是亞拉伯曠野中的綠洲,同樣受到亞述的攻擊(13-15節)。強大的亞拉伯基達部族,甚至被亞述消滅(16-17節)。這些民族都是猶大抵擋敵人從東面入侵的天然屏障,卻都不可依靠。 巴比倫、以東、亞拉伯都不可靠。惟有神,只有祂是當日猶大惟一的保障;而祂也是今天的我們所惟一可信靠的。 回應: 「主啊!除祢以外,還有誰是我的磐石、我的山寨、我隨時的保護和幫助呢?惟有祢是我的依靠,我願一生一世都在祢的蔭庇下。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