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9/2020 說謊的義人 – 吳牧師

南宋名臣文天祥所寫《正氣歌》提到「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說的是春秋時代的兩宗謀殺案。被殺的齊莊公和晉靈公雖都不是什麼好人,負責記錄齊晉兩國國史的官員卻不約而同地秉書直說:「崔杼弒君亅及「趙盾弒其君」。無論是殺人不眨眼的崔杼,還是被孔子譽為「古之良大夫」的趙盾,都強烈要求史官按照他們的意思重寫。當然,他們的要求遭到一身正氣的太史簡三兄弟和董狐先生嚴詞拒絕;卻也反映出在對自己不利的情況下,人都會力圖掩飾,即使說的是假話、謊話。

偷偷拿了糖吃的小孩,被父母發現責問時,少有坦然承認。有兄弟姐妹的可能推說是他們幹的,沒有兄弟姐妹的就沒凖是爺爺奶奶的事,不然是什麼震了一下剛好就掉到嘴巴裡。無論多荒誕的理由,都可以成為搪塞的藉口。小孩成了大人,糖換成了具像的金錢、財富,或者不具像的名聲、地位,兄弟姐妹也換成朋輩同儕,然後重覆著童年往事。這就是我們的現實世界:嘴唇不潔的人,又生活在嘴唇不潔的人中間。

如同太史簡兄弟和董狐先生,聖經作者沒有把任何人美化成如何「偉大、光榮、正確」,而是直面慘淡的人性根本。即使號稱「信心之父」的亞伯拉罕也有生命中的暗黑時分。在「被算為義」前後(創世記15:6),他分別在埃及(創世記12:12-13)和南地(以色列南部,創世記20:2),說了兩次同樣的謊言,就是對人隱瞞了美麗的撒萊(又名撒拉)是他妻子的事實。亞伯拉罕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必要時斷尾求生;錢財身外物,夫妻如衣服,只要自己留得青山在,一切都好說。當然亞伯拉罕這兩次不名譽事件,都由於神要保守自己超越時空所揀選的族群、聖子將要由此而出的緣故,在關鍵時刻強力介入而確保了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一脈傳承的純正。

正是這樣的記載,使我們知道亞伯拉罕並不是由什麼特殊材料製造;而是與我們有相同性情的人。坦白說,亞伯拉罕為人,與我們所認識的一些好人相比,甚至還有所不如。然而,神卻明白宣告:「我所要作的事,豈可瞞着亞伯拉罕呢?」(創世記18:17)我們可以把他所得的,歸結為「恩典」,事實也確是如此。但恩典背後,是亞伯拉罕的不同:神所說的他未必完全明白,但他卻確信神所說旳必然真實發生,包括國土、後裔、審判、刑罰。正因為他確信,就能在平凡的生活中作出看似艱難的抉擇,包括了離開本地、本族、本家,向未知的國度出發。

我們念茲在茲的「糖」,未必對我們有真正的好處;惟有完全信靠那創天造海的至高神藉著聖經對我們的啟示,才知道該如何在當下活出豐盛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