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常常誤解生命更新必定是通過自己下定決心、不怕艱難、勤學苦練,然後得以實現。但如此實現生命的蛻變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許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就是年初立下宏志,例如完成讀聖經一遍,到了年底卻發覺這個計劃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中途擱置了,也許出得了埃及、離不開西乃山,或許點算了人口、卻進不了迦南。這樣說來,豈不是很無奈?那些歷史記載有名有姓的聖徒、宣教士、殉道者,他們難道是特殊材料造成,不是我們凡夫俗子所能企及?當然不是。 我們常說,有怎樣的生命,就會有怎樣的生活。魚的生物本性讓牠在水裡游而不在空中飛,鳥的生物本性讓牠在空中飛而不在地上走,貓的生物本性讓牠在地上走而不在水裡游。我們人呢?慣於享受罪中之樂而遠離神的聖潔。雖說已藉著信靠主而有基督復活的生命,但這幼小的新生命卻常為舊有的習性所困,沒法自內而外不斷成長、突破桎梏、破繭而出,讓人們看見基督的生命。 我們不過是人,生命的成長不在於自己手中,但我們卻可以營造、改善生命成長的環境。而這也確是我們的責任:就如栽種果樹,我們無法指令一棵樹開花結果,但卻可以為它除草、澆水、鬆土、和修剪枝葉。只要那是真果樹,隨著時間過去,就會結出果子來。屬靈生命也是如此。 我們要除草,就是排拒、遠離那些會誘使我們重過信主前生活的因素、條件、環境。耶穌基督教導祂的門徒說:「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丟在地獄裏。若是右手叫你跌倒、就砍下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下入地獄。」(馬太福音5:29-30)祂這樣說,當然不是叫人自殘;若是這樣,恐怕世上所有基督徒都得去申領傷殘津貼了。因為活在世上不犯罪的義人實在連一個也沒有。祂實在是警告我們這些跟隨祂的人要寧願付出高昂代價,也要放棄那些會使我們陷入罪中的人事物。 我們要澆水,讓聖靈如活水般不斷滋潤心田。耶穌曾公開宣告:「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約翰福音7:38)祂的意思是信祂的人要受聖靈。聖靈的聲音常在我們忙碌而營役的內心響起、提醒,只是微小而不易察覺。我們需要在繁瑣的工作中慢下來、停一停,專心黙想聖經話語,以聆聽聖靈對我們所說的話。 我們要鬆土,就是存開放的心來接受神在聖經中對我們所說的話。從小受的教育和成長環境,影響我們大部分人習慣性地立下「沒有神」的前設,容易對神的話心生質疑,認為「不可能」。這些想法和判斷在我們屬靈的生命旅程中反覆出現,反映出我們的內心仍舊剛硬。惟有把主的話深藏在心,又時常黙想,才能讓祂翻轉我們生命的餅。 我們的枝葉也要常被修剪。人生路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神往往藉著這十之八九引導我們學習對祂的信靠,不再倚靠自己的聰明、按自己的意思前行,而是深信凡事有主恩典的帶領和引導,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藉著時常除草、澆水、鬆土、修剪,可使我們得以享受生命被主更新的樂趣。

老子的《道德經》中有這樣一句話:「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確實,能夠瞭解其他人的可算是智慧人。因為這樣就能夠明白這個人過去所做事情的原因,從而推斷出這個人將來可能會做什麼事情。而另一方面,能夠正確認識自己的則是聰明人。因為同樣明白自己作出決定的理由,而不是糊里糊塗的過日子。 但無論知人或自知其實都不容易。因為我們人無法完全客觀地看待自己和其他人。成長的環境、背景、文化、訓練、經歷等從各方面模塑著我們的思想,而我們今天的人和事,也同樣繼續影響著我們對人對事的認識。而且,人看人只能看到表面行為,並以此推斷內心思想。然而,「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利米書17:9)知人或自知,似乎都不可能。 不過,在人看來不可能的事,在神卻萬事皆能。人本來就是祂按照自己的形象和樣式所創造的,每個人都是祂所認識的。因此,無論知人或自知,我們都需要回到神的面前。「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箴言9:10)認識人,包括認識自己,都要從認識三一神開始。 然而,受造的人又怎能認識創造他的神呢?神若隱藏,人又如何能明白祂呢?但感謝神,祂願意啟示祂自己,願意讓受造的人認識。祂賜人眼睛觀察存在於宇宙的萬物,又賜人耳朵聆聽流轉於穹蒼的聲音,再賜人心靈以感受孕蘊其中的愉悅,更賜人大腦思想所有的原則和奧秘;從而通過受造之物得以認識這位創造的主。 特別的是祂黙示生活在歷史中的人,以文字記錄下歷史中真實發生過的事,以彰顯祂的奇妙作為:我們是如何出現在世上、如何與祂分離、又如何能得到與祂重聚的新生命,過同在同住同行的新生活。這是神的特殊啟示——聖經。透過聖經,我們能認識神、也認識人,包括認識自己。因為從聖經中我們可以看見人應有的完美,而今天的自己又如何在方方面面虧缺了祂的榮耀。不但在個人身心靈上有缺失,在與神與人的關係上同樣也有所缺失。 在聖靈的光中,我們能夠認識在這個時刻真實的自己。在禱告中祈求神更新我們的生命,就不再是含糊而抽象的心願,而是具體直面自己內在的黑暗角落,或者長久掩藏、不容任何人觸碰的傷痕與自尊。這樣,就更能在與主內弟兄姐妹互為肢體的團契、敬拜與事奉中,欣賞他人的長處、包容他人的短處、記念他人的好處、擔當他人的難處。當我們在主的恩典中,能以愛神愛人的心,發揮祂所賜的才華和能力,在祂「廣傳福音、建立門徒」的使命中有份,就更要感謝祂也賜下了不同的才華和能力給其他在我們身邊的人,來建造祂的家,就是永生神的教會,真理的柱石和根基。

硅谷灣區是全世界高科技之都。曾有人說,這裡是全美國知識份子高度集中的地方。說句笑話,如果在路旁看到交通意外,幾乎可以肯定,「涉案人」如果不是博士、就是碩士。這許多的博士碩士,論專業知識毫無疑問都有了,但論「智慧」又是不是也擁有呢? 所謂智慧,就是把已有的知識和經驗運用到生活中,待人處事恰如其分;又能從成功和失敗中汲取教訓,轉化和提升自己的知識、經驗。要有這樣的智慧,就必須認識自己——就是把自己看得合乎中道,也認識他人,特別是別人的長處。而要準確而真實的認識人,就離不開準確而真實的認識創造人的神,因為人是神按著自己的形象和樣式所造的。詩篇111篇10節告訴我們:「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凡遵行祂命令的,是聰明人!」當人認識到神超越一切受造之物的全知、全能、全權與全在,而生發出敬畏之心,就不容易為自己擁有些許成就或知識而膨漲起來;遵行祂命令,就是按照愛神愛人的大誡命而實踐祂的大使命,就是真正的聰明人。 但被造的人又豈能憑著自己有限的認知來認識超越的神?然而,聖靈黙示祂忠心的僕人寫下新舊約聖經六十六卷,從歷史的記述中向人啟示祂自己。耶穌基督復活升天後又賜下聖靈保惠師幫助我們明白聖經,並且在生活中引導我們活出真理。因此,認識神的必由之路就是瞭解和熟悉聖經。然而,大部分基督徒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就是翻開聖經看著每個都認識的字,卻對它們組合起來的真正意思似懂非懂;又或者讀了保羅書信就忘記四本福音,讀了舊約先知就混淆了新約使徒。怎樣才能使我們在認識神的事情上穩定成長?透過聆聽、透過閱讀、透過進修。 聆聽,並不僅僅是聽,而是仔細地聽進心裡,並且反覆思量。疫情期間,幾乎所有教會、機構、神學院都把他們的活動轉為網上。只要我們願意,除了自己教會的崇拜、主日學、查經班,還可以輕易跨越地域限制,參加各種各樣的講座、專題。然而,我們要量力而行。如果只是囫圇吞棗般聽,沒有內化為自己的領受與得著,那就未免浪費時間。 閱讀,要成為我們的習慣。在多媒體的環境裡,我們逐漸變得更喜歡透過音頻和視頻獲知資訊和知識。音頻和視頻有它們的好處,使人在有限時間裡能掌握的材料最大化。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音頻和視頻卻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我們的思考,回應變得即時快速卻缺乏深入。要更好地掌握聖經知識,閱讀無疑是較佳的方式,至於是紙版或電子版則是個人偏好。當然,閱讀聖經也有一目十行的瀏覽、不求甚解的速讀、精緻深入的研讀、緩慢用心的禱讀。如果把這些方式混合運用,假以時日必定對聖經內容愈來愈熟悉。 至於進修,則是弟兄姐妹們能有系統地認識三一神、認識基督信仰的上佳途徑。除非迫不得已只能自修,參加神學院的校外或學位課程能幫助我們打破一些固有的迷思,是屬靈生命的破碎與重建過程。信仰向下紥根更深,向上開花結果。因為在神學院裡不但能向老師學習,最寶貴的是能與一些共同在信仰上有所追求的同學互相扶持;所得到的不僅是知識,更是靈裡相交的喜樂。

科學家們觀察到去年七月19日是自1960年代以來最短的一天,比一般認知的24小時少了約1.5百萬分之一秒。雖然這並不影響我們日常生活,但科學家們已開始討論,在不久的將來是否有必要把時間往前調整,以配合地球的自轉。 時間若飛幾乎是所有成年人的感慨。居家令下,我們的日程時間表與前很不相同。早上起來吃過早飯,一下子便到午飯時間,再一會兒又該吃晚飯了。一天又一天就這樣過去了,但回頭看看,好像沒有完成些什麼事情,時間就這樣溜走了。 麥哥豋 (Gordon MacDonald) 在他《心意更新——如何調整內心生活》一書中總結到,時間會從四個方面流失。首先是流向我們的弱點,就是將大部分時間用在一些非自己所長的工作上,而留下可以做得既完善、又有果效的工作不做。其次是被其他的人「盜用」,就是該專心做事的時候,任憑其他人打岔。再而是被「緊急」事情「竊取」,就是許多突然發生、需要處理的事未必是緊急的,但卻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最後是我們把時間花在滿足別人的期待上,卻忘記了自己的重要工作。 在時間的使用上,我們的錯誤決定往往由於我們沒能正確地看待自己,以及仍未培養起身為信靠耶穌基督的人應該如何看待世界、事物的永恆價值、以及人生的目標方向。麥哥豋以耶穌基督為例子,總結出我們珍惜光陰的原則。 第一是要清楚自己的任務。路加醫生在他所寫的福音書18章中記載,在靠近耶利哥時,耶穌聽見瞎子的叫聲,就停了下來;但祂的朋友和門徒都感到煩躁,因為離耶路撒冷還要走路六至七小時,他們希望能盡快趕到那裡過逾越節。然而,耶穌不但在這裡停留,他更在稅吏撒該家住宿。表面看來,耶穌似乎誤用時間。但事實上,耶穌正是十分清楚:「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19:10) 祂才會這樣運用祂有限的時間。 第二是要明白自己的限制。耶穌基督是百分百的神,卻又是百分百的人。祂在地上傳道的日子大約只有不超過三年半,但祂常把時間用在與天父靈裡的相聚。開始傳道前,祂四十晝夜在曠野禁食;揀選十二門徒前夕,祂徹夜禱告;最後更在客西馬尼園汗滴如血地懇切祈禱。因為耶穌深知自己所受的限制,所以祂必須妥善安排時間、從父神支取力量,以重新得力,準備屬靈爭戰。 第三是要努力培養下一代。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都需要福音,但耶穌卻使用了大部分時間,來訓練一小撮人們眼中再也平凡不過的門徒。祂與他們研經,分享祂的領受;又讓他們跟從,近距離觀察自己的行動;更個別交談,聆聽他們的想法,指出他們的謬誤,表揚他們的進步。這些門徒最終為主所用,打下新約教會的堅實基礎。 耶穌並沒有讓時間不知不覺地溜走。我們呢?是立志更新自己生命的時候了:要清楚了解自己的任務、明白自己的限制,謙卑地被主所陶造,也培育梯隊式的基督精兵。

現代人生活瑣事繁多。手機、平板等固然讓人方便聯絡,卻也容易使人失去喘息空間。不少外面看似有固定生活規律的弟兄姐妹,內心卻不時會「亂」:一些想做的重要事情不住地推延,自己則每天「救火」,只處理「緊急」的事情。但「緊急」的事情是不是真的那麼緊急呢?沒有平靜安穩的內心,往往會判斷錯誤。 我們經常錯誤地定睛注目在一些外面看得見的努力上,所以在追求生命成長時,很自然地定下許多計畫、參加更多聚會,直到喘不過氣來,甚至疲憊至極。與人相處,特別是與家人相處時,急於表達、聽而不見、容易發怒、忙碌不停,都是內心陷進紊亂的警號。我們實在需要重整、更新內在的生命,才能在生活、家庭、事奉上走更遠的路。 「要認識自己蒙恩得救,耶穌基督是自己的主人,凡事要遵從祂的吩咐,成為基督的好管家,不要只為滿足自己的私慾,而要為主而活。」這些道理和原則,我們每個星期在主日崇拜、主日學、查經班,都聽了不少。但這樣的頭腦知識,怎樣才能轉化為自己的內在生命?我們需要審視自己的內心,反覆思想自己作為「基督徒」的身分、職分、和委身,並從贖回光陰、智慧知識、屬靈操練、和退修復原等四方面調整我們的內在生命。 保羅在寫信給以弗所和歌羅西教會時都提到:「要愛惜光陰。」(弗5:16;西4:5)時間是神的恩賜,理應每天小心應用。設計和安排好時間,並要小心不知不覺中讓時間溜走。我們最有效的節奏,或者哪個時刻頭腦最清醒呢?晚上?早晨?週間?週末?月初?月中?月尾?我們要留心注意自己的規律,整理出自己的節奏,編排平衡合理的時間表,以贖回失落的光陰。 保羅常為不同地方教會的信徒代禱,他提到在為歌羅西教會信徒代禱時,願他們在一切屬靈的智慧悟性上,滿心知道神的旨意。(西1:9)所謂悟性,指理性的認識和瞭解。我們不但要喝「靈奶」,藉著聽道認識神的話語;我們更要吃「乾糧」,藉著積極參與研經、查經,提問及回答,使內心被主的話語充滿。認識主的知識智慧不斷增長,才能鞏固自己的內在生命。 知道甚至熟悉神的話語,卻沒有每天持續、時間相對固定的屬靈操練,我們仍舊不能以永恆無限的遠景回看現實生活、沒有與基督生命的息息相通、害怕在人前將榮耀歸給神、甚至忘記自己是神的兒女。四種最基本的靈修操練是安靜獨處、聆聽等候、深思黙想、禱告中敬拜代求。緩和的古典聖詩,也許能幫助我們把過於活躍的大腦稍為歇息,進入真正的安靜等候。 希伯來書的作者提醒信徒們,「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來4:11)因此,我們要把這主內安息的日程,擠進怱忙的、例行的生活中,以得著主早已為自己而設立的安息。無論個人、家庭、或小組都可以有這樣的安排,使身、心、靈都在真正的休息中得以復原。

自去年爆發新冠疫情以來,我們都受到很大的影響。居家令下,大家無論在生活、工作上都發生了不少改變。例如,我們現在的聚會就不得不在網上進行。而從去年底開始,疫情好像變得比之前更嚴重了,更厲害了;整個社會都面對著嚴峻的挑戰,咱們硅谷灣區也出現了緊急病床短缺、前線醫護染疫等問題。 不同年齡層的朋友所面對的壓力雖然各有不同,但相同的是,不知道這種特殊的日子還要「忍受」多久。在逆反心理的驅動下,有些人故意對防疫採取不合作方式來宣洩自己的情緒。不過,這並不是正確的減壓途徑。在剛過去星期四晚上,我們邀請了「希望之心安寧醫療關懷中心」的創辦人兼執行長陳維珊姊妹,從臨床心理治療師的專業角度,分享面對壓力時的調適方法。她提到以APPLE技巧來處理壓力下引發的情緒問題,就是Acknowledge (認知)、Pause (暫停)、Pull back (退後一步)、Let go (放手)、和Explore (探索)。 在這連串步驟中,我們最不容易做到的可能是「放手」。所謂放手,就是在通過認知、暫停、退一步以後,對引發情緒的事物不再思想、不再回應。然而,我們人雖然知道這是出路,但其實憑自己卻是很難做到,幾乎是不可能。因為我們對自己的一切,都牢牢地抓住;甚至是想像出來的後果,都習慣性地緊握著不放。這種以自我為王為中心的習性,深刻地鑄蝕在我們的石心,反映在待人處事的各個方面。即使在信主以後,也不時若隱若現地浮顯,幾乎叫我們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重生得救。 但聖經卻明白地告訴我們:在人不能,在神卻是萬事都能;祂的剛強正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主十字架的應許永不落空,關鍵卻在於我們是不是能常常留意到,祂正黙黙地等候著我們去親近祂,從祂那裡支取力量,藉著禱告和黙想的操練,把所焦慮的、所擔憂的、所不安的,全都卸給這位厚賜與人的主,靠著祂來真正的「放手」。 新冠疫情帶給我們的並非只有煩惱、恐慌與不便,它更提醒我們要回想主的信實可靠,從而再次在祂面前立志一生跟隨,放手讓祂來掌管生命中的一切,包括歡笑與悲傷、堅定與游移、耐心與焦慮、喜悅與憂鬱,全都在祂的手中。我們卻要主動探求祂的心意,如同僕人的眼睛怎樣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樣望主母的手一樣。 不健康的心理各有各的不健康,健康的卻總植根在對主基督的信靠順服之上。

2021年是我們的「更新之年」。雖在疫情之下,我們的生活、工作和事奉都有了不少的改變;可是我們願意主不斷地更新我們的身心靈,以健康的屬靈生命,面對改變帶來的挑戰。我們可以從四個方面來思想:生命更新、家庭更新、事奉更新、使命更新。 基督一家是我們的屬靈大家庭,弟兄姊妹們彼此為家人。生命更新是我們每個家人都重建起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不但有個人的讀經、靈修、禱告;我們更要建立起有同伴一起的靈修和禱告—可以是兩個人三個人,也可以是幾個自己認為合適的同伴。好處是個人的靈性有高有低,有夥伴一起就能互相提醒和幫助。 個人生命要更新,家庭也要更新;包括我們個人的小家庭,以及我們這個屬靈的大家庭。在小家庭裡,父母子女、丈夫妻子、兄弟姊妹,要建立起在基督裡的家庭祭壇。也許我們的家人還不是基督徒,對信靠基督有很多的不理解、不接受。不過,我們起碼可以做一件事,就是藉著細心聆聽他們對事情的看法,甚至抱怨,盡可能的邀請一起禱告,把他們的想法、把他們的期待,把他們的身心靈,都帶到主的面前來。 同樣,我們也要有事奉的更新。事奉不僅僅是做事情,也是神藉此而磨練我們的性情,結出屬靈果子的機會。我們呼召家人們繼續以書面、聲音、或者視頻的方式,把信主和生活見證記錄下來,豐富我們家人見證集的內容。因為這是最基本的、每個人都能參與的事奉。如果你有經歷,卻不知道從哪說起,我們甚至可以用問答、採訪的方式進行。只要有願意的心,神必悅納你的事奉。 在主的恩典中,我們也要更新我們的使命。主使萬人做門徒的大使命、愛神愛人的大誡命都是清楚的。可是怎樣在這個時代、這個地方實踐出來,我們需要有與時並進的決心,敏銳地調整我們的做法和策略。當仍然在疫情中,我們一方面要積極裝備好、預備好,在恰當的時候重新恢復實體聚會,這是必須的,也是重要的。在另一方面,我們除了現在的線上聚會,也要逐步建立和提供更好的網站和APP的界面和內容。網絡上信仰的資料很多,可是良莠不齊,甚至有極端、有異端,需要有教牧同工的審核,整理和組織好以幫助弟兄姊妹在實體聚會以外的生命成長。這樣的事工,需要有系統的研發、維護,和內容管理等項目;亟需有興趣、有負擔、有能力和經驗的同工們參與,共同組建事奉團隊。 願我們眾弟兄姊妹在2021年,都有一個「更新之年」。阿們!

聖經中的十誡是耶和華神對那些已經離開了埃及、越過了紅海、走過了曠野、來到西乃山下以色列人的吩咐。而排在十誡之首的是「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埃及記20:3) 以正面的方式論述,就是摩西在離世以前,對曠野中長大的以色列年輕一代的叮嚀:「以色列阿!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 「獨一」這個字在希伯來原文中至少有三重意義:首先當然是數目字「一」的意思。例如,耶和華神藉先知以西結對耶路撒冷陷落前已被擄到外邦的以色列民宣告:「主耶和華如此說:有一災、獨有一災;看哪!臨近了。」(以西結書7:5) 這節聖經所使用的是相同的「一」。這個「一」表明了耶和華神是獨一無二的。對認識祂的人來說,祂是創造主、救贖主、也是末後的審判主。因此,如果有人以任何其他的人、事、物來代替神,放在祂該有的敬拜位置上,都是否認祂的獨一性,那是神絕不允許的。主耶穌曾教導門徒:「一個僕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路加福音16:13) 就是要他們警醒,不要在日復一日的生活中走迷了路。 其次,「一」這字也是序列排行「第一」的意思。最明顯的是神創造宇宙萬物的記錄:「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創世記1:5) 因祂是首先的,所以無論舊約新約,聖經都提醒我們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我們的神 (參申命記6:5及馬太福音22:37)。綱舉才能目張,惟有我們與神建立起正確的關係,我們與人之間、與物之間才能建立起良好合宜的關係。而且,當人真正的認識神時,神在人心中居首位是自然不過的選擇。正如使徒保羅所做的見證:「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腓立比書3:8) 最特別的是這個「一」還有「聯合的一」或者「多數的一」的意思。舉例來說,神對祂所創造的一切都認為是「好的」或者「甚好」,而惟獨在創造亞當以後說:那人獨居「不好」。因此,祂以亞當的肋骨創造了一個 (是惟一的、獨一的) 女人夏娃,並且把她帶到亞當面前。聖經說:「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世記2:24) 「一體」的意思不是亞當與夏娃重合起來了,或者連體了。他們仍是完全獨立的個體,但卻是身、心、靈都契合連通的一對,直到後來罪的進入才發生了質變。與之對比的是,主耶穌在面對猶太人的詰問和挑戰時,曾明確地說:「我與父原為一。」(約翰福音10:30) 聖父是神、聖子是神、聖靈也是神;但聖父不等於聖子、聖子不等於聖靈、聖靈不等於聖父;這是三而一、一而三的奧祕。我們或許不能完全領悟這奇妙的「一」,但使徒保羅告訴我們:「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裡面同歸於一。」(以弗所書1:10) 我們既歸入這「一」,現在模糊不清的,卻都必將完全明白。 (線上課程「活出信仰——十誡」,從11/7起,逢星期六晚6:30-7:30)

在神吩咐以色列人十誡以前,祂除了告訴他們「我是耶和華你的神」外,還強調了「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出埃及記20:2)。 讀聖經到這裡的時候,不少人都在想:那還用說嗎?出埃及記1-19章豈不是都在講這件事情嗎?再三提起,不是令人有點「施恩望報」的感覺嗎?當然,如果我們把舊約聖經繼續讀下去,就會看到以色列人後來的表現。這樣的提醒實在太有必要了!我們人的記憶雖然比金魚的七秒好些,卻也是太容易遺忘。 不過,神強調「我曾⋯」,最根本的原因其實不在這裡。而是祂要告訴以色列人,「你們現在離開埃及了,不再是別人的奴隸了;是自由人,就要活出自由人的樣子;不懂怎麼活?好,我來教你們:就按照下面十條誡命,做該做的,不做不該做的。」 然而,從舊約聖經以色列人的歷史我們看到,離開埃及的以色列人並沒有完成這身份認同的轉變,依舊落入埃及地奴隸的慣性思維中,得不到神為他們預備的活潑新生命。所以,神藉著先知阿摩司重提這段歷史的時候責備他們:在曠野四十年,你們以為抬著神約櫃的帳幕嗎?不是!你們抬的不過是假神偶像的帳幕和神位。(阿摩司書5:25-26) 以色列人的經歷,實在是我們這些蒙恩得救,行走天路的信徒引以為鑑的鏡子。使徒保羅在書信中提醒我們:「所以我說,且在主裡確實的說:『你們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虛妄的心行事。』」(以弗所書4:17)我們從前是外邦人,就存虛妄的心行事。但現在呢?因著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救恩,我們藉著信就擁有了基督耶穌復活的生命。有什麼生命,就過什麼生活。這才叫做「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以弗所書4:1) 我們並非信主以後就遺世獨立,而是仍然在人群裡過人的日子。但對人、對物的不同態度,卻反映出我們與神關係的建立。因此,人如果曾接觸過基督信仰,就認出我們是主的門徒;而若從未聽聞,也會看到我們與世人不同,成為見證耶穌基督救恩的契機。 與世人同樣面對工作壓力,我們的盼望在哪裡?與鄰舍同樣要處理夫妻矛盾,我們能倚靠著誰?與同齡人同樣要培育孩子、照顧父母,我們的幫助又從何而來?信仰能帶給我們心靈安慰,但卻絕不僅是心靈安慰,因為我們所信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祂帶給我們盼望,倚靠和幫助。重要的是,聖靈以祂說不出來的嘆息為我們禱告,呼喚著我們放下既有的觀念和想法,藉著順服遵行主的話,我們的屬靈生命一天新似一天,與神人與物的關係就不斷的更新。 十誡好比是擺在前頭,告訴我們該如何愛神愛人的指引,呼召著我們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父神在基督耶穌裡召我們而得的奬賞。 (線上課程「活出信仰——十誡」,從11/7起,逢星期六晚6:30-7:30)

主耶穌在登山寶訓中明確地對門徒說:「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馬太福音5:17)猶太人觀念中的律法,是以舊約聖經的前五卷——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為基礎核心內容。而其中出埃及記20章1-17節的記載,一般被稱為「十誡」,更被認為是律法的綱要,並且在申命記5章6-21節重覆記錄。既然律法在主耶穌裡被成全,十誡就不僅對舊約時代的以色列人有意義,對生活在新約時代二十一世紀的我們,也同樣有意義。 在神吩咐以色列人十誡以前,祂先申明自己的身份,就是「我是耶和華你的神,曾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出埃及記20:2) 神告訴以色列人,祂的名字叫「耶和華」。事實上,用拉丁字母把這原文名字寫出來,是「YHWH」。由於缺乏母音,這個字是讀不出來的。那是以色列人在抄寫這個字的時候,為怕「妄稱神的名」,就故意略去母音。時間久了,正確的讀法也就無人知曉。因為猶太人看到這個字,直接讀為「Adonai」,即「主」的意思。一些西方學者把Adonai這個字的前三個元音字母加到「YHWH」,成為「YAHOWAH」,後來翻譯演變為英語的「Jehovah」及中文的「耶和華」。不過,現在的英文版聖經一般把它寫為「the LORD」。以後又經拉比和文士的細心考證,認為應該在YH之間加上A,在WH之間加上E,即「YAHWEH」(雅巍)。 當聖經中提到「耶和華」這名字時,一般帶著至少三個意義。首先是神對於時間和空間的超越性。祂是在時間和空間以上的神,因為「起初,神創造天地」(創世記1:1)。一切被造之物,包括我們人,都受限在時間和空間之內,而惟獨神本身就是時間和空間的創造者,不受時空的約束。祂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示錄4:8)。 其次,當提到「耶和華」時,也點明了神與對話者的關係——「你的神」。亞當和夏娃被創造出來以後,他們就面對著三種關係:人與神的關係、人與人(包括自己)的關係、人與其他受造物的關係。而後兩者完全依賴於前者。當人與神有著正確的關係,人與人、人與物,也就能有良好而平順的關係;但當人與神的關係不正常,人與人、人與物就容易產生各種張力,甚至彼此傷害。 人與神最基本的關係是創造者與被創造者的關係。神對人有著創造的藍圖,賦與人才華和能力。然而,人的背叛破壞了這關係,不但使自己不得不面對在永恆中與創造者分離的結局,而且使物,包括地球,也遭到毁壞。神出於祂愛的本性,親自為人預備拯救的出路。神差派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脫離奴隸的捆鎖,正是指向後來聖子耶穌的十架之路。因此,人與神之間還存在救贖者和被救贖者的關係,或者稱為「再創造」的關係。 十誡所以為「律法」,而不是「建議」或者「參考」,正是基於「耶和華」這名字的含意;是身為創造者和救贖者的神給身為被創造者和被救贖者的我們,在世上存活的指南,與神、與人、與物的相處之道。 (線上課程「活出信仰——十誡」,將從11/7起,逢星期六晚6:30-7:30)